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20/07/22出版】《注定要休夫?》(惊世小娘子系列III之一)作者:千寻

查看: 1|回复: 1

[言情预告] 【2020/07/22出版】《注定要休夫?》(惊世小娘子系列III之一)作者:千寻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32 天

[LV.5]常住居民I

金币
3247 枚
威望
26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7-30 12:02:20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hywaiting 于 2020-7-31 21:40 编辑



书名:《注定要休夫?》
作者:千寻
系列:蓝海E90601
出版社:新月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年7月22日


【内容简介】
再见初恋情人,你会做什麽?
姚知书在衝击过后仍完美展现所长、维持她的骄傲,
为她开设的顶尖幼儿园做了详尽的解说与介绍,
可没人知道此刻她的心有多乱,比她四年前初穿越过来大秦时还乱!
现在她已凭著自己的幼教专业及美食爱好在京城站稳脚跟,
铺子一间一间开,无数名流子弟抢著要进她的幼儿园,日子过得很充实,
可对于这个分手后还想要当朋友的前任,她不知是自己疯了还是他疯了,
明明是堂堂威武侯、皇帝看重的大将军兼兵部尚书,
怎会閒到天天往幼儿园来陪孩子玩,还拐得她两个孩子恨不得叫他爹,
出人出力解决她日常难题是基本,无师自通的甜言蜜语更撩人,
让她没出息的一遇上他就忘却所有原则计划,只想和他再续前缘,
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没有记取当年两人分开的教训……

【试阅】
楔子 千金沦为童养媳
贾姨娘红红的长指甲陷入掌心,在上头刻下深深指印。
她容貌美豔,尤其一张朱唇丰满红润,高耸的胸部、浑圆的翘臀,虽然生过孩子,却仍然是姚老爷的心肝肉。
姚老爷是谁?他是政平县最有钱的商户,外人都以为他是靠贩粮、卖布赚得钵满盆溢,却没几个人知道真正内情。
其实让他能在短短数年内迅速累积财富的行当是贩售私盐。
你没听错,就是犯法的事儿,可赔本的生意没人做,而杀头的生意……有钱赚就有人抢著做。
姚生财便是这号人物,他心大、够狠,有得赚就敢往前衝。
都说这行风险大,但打做这买卖的八、九年来,他一路顺风顺水,从没碰过灾祸,因为……好运?或许吧,但姚生财始终认定是娶了贾姨娘的关係。
姚生财迷信,当初听和尚的话,挑选八字富家的贾姨娘为妾,从那之后开始贩盐,从没赔过半毛钱,为此他把贾姨娘捧在掌心,疼到不行,便是传出那宠妾灭妻的名声也毫不在意。
这辈子他最在乎的东西有三样,钱、钱以及钱。
「大姑娘能耐了,连长辈的话都不听?」贾姨娘咬牙,恨不得往姚知书脸上搔几道血痕,若非想端著温良贤淑的好名声,哪能任由姚知书撒泼任性。
「你算哪门子长辈?不过是个破落户出生的下贱女人,没知识、没脑袋,也不知道活著为啥?教你,仔细听了,妾为婢,用以传宗接代、令男人愉悦身心,可以打骂羞辱、买卖赠与,听明白吗?若还是不懂,我让徐嬷嬷来与你教教规矩。」姚知书抬起下巴,轻蔑地上下打量两眼。「不懂规矩的贱婢敢以长辈自居?还当姚家和姓贾的一样,是杀猪屠狗的贱户?」
姚知书把贾姨娘恨进骨子裡了,若不是她,娘不会处处委屈,不会生生把自己给熬死,娘过世,她满腔忿恨只能朝贾姨娘发作,她牙尖嘴利、出口皆恶言,将娘亲多年教养抛诸脑后,只图一个嘴皮子痛快。
姚知书的鄙夷深深打中贾姨娘的自卑。
没错,她出生杀猪屠狗的破贱户,要不以她的容貌,进宫当娘娘都非难事,最后却只能落得嫁给又肥又丑的姚生财,还得拚死争活把正妻弄死,才能接手姚家中馈。
她心比天高却命如纸薄,她憋屈伤心,但志高的她不向环境低头,她非要活出一副人样儿。
可她这麽努力,姚知书却不时往她心上扎刺儿,是可忍,孰不可忍。
望著姚知书远去的背影,贾姨娘咬碎一口银牙,她气到失去理智,抓起地上的石块往姚知书后脑丢,谁知石头没砸到姚知书,却砸到追著小狗、从花丛中窜出来的姚知礼。
姚知礼尖叫一声,抚著右额,放声大哭。
听见身后动静,姚知书转身,看见贾姨娘的大黑脸,脑子一转,猜到事儿,高傲一笑,像看傻子似的瞥母女俩一眼后离开。
贾姨娘气急败坏,捧起她的脸检查伤势,只是看到女儿那张脸,莫名的火气蹭地狂飙上来。
想想人家姚知书,鹅蛋脸、新月眉,肤白如雪、眸如点漆,整个人粉妆玉琢,像仙女似的,才十岁就有政平县第一美人的号称,而见过她的都讚她何止是政平第一美,就算在京城也能排上前十位,嫡女如此模样,而自己的女儿却肖似姚生财。
虽说这份肖似让姚知礼更得姚生财疼爱,但猪头脸、招风耳、小到得用两指拨开才看得清楚的眼睛……谁见著不叹两声,贾姨娘怨呐,好端端的不像自己,怎往亲爹那方长?
「娘……疼。」
「还叫,你就不能待在屋裡唸书刺绣干点正经事?成天追狗抓猫的,哪像个女孩子?」贾姨娘迁怒,揪住女儿耳朵,弄得她鸡猫子喊叫。
姚知礼身后的小丫头吓得畏手畏脚,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夫人饶过二小姐吧,二小姐年纪还小,不懂事。」大丫头如翠低声劝道。
「不懂事?那房的妖精,六岁就能诗会文,哪像她啥都不懂,难怪咱们母女教人瞧不起。」贾姨娘把话给带歪,姚知书分明瞧不起的是她的出身,她却把问题往女儿身上推。
如翠朝小丫头眼神示意,她忙拉起正号啕大哭的姚知礼,把人带走。
如翠心知肚明,主子正在气头上,若不尽快把二小姐带走,真被夫人给弄伤……回过头来,夫人还是得把这条帐算到自己头上。
「气死我,当娘的都死啦,女儿怎不跟著一块儿去,不是孝顺吗?怎不到黄泉底下伺候。」贾姨娘恨恨地扯下一段柳树枝,往地上丢去,踩个稀巴烂。
「夫人别生气,大小姐这牙尖嘴利的性子,日后嫁到谁家都得不了好。」
「还等她嫁?我等不了啦,一不做、二不休,她娘怎麽死的,她等著吧!」
又要动手?如翠心头重重一跳!
大夫人那事儿,她日夜恶梦不断,连掉好几斤肉,烧过好几回纸钱才缓过来,她真的害怕老天有眼,报应不爽。「大夫人已经……若大小姐也这般,老爷是个精明人,早晚会猜出端倪,夫人忍忍吧,大小姐已经十岁,再过几年就能出嫁……」
「我等不了,我要她现在立刻消失。」
立刻?如翠下意识低头,看著自己殷红的掌心,像沾满血似的,她绝不要再摊上一条人命!
咬唇,如翠压低声音道:「夫人,不如再请惠明大师帮忙?」
惠明?如翠的话提醒了贾姨娘,嘴角微微勾起,当初她是怎麽进的姚府,如今就怎麽把姚知书给弄出去。

一整船私盐全被盗匪给抢了?
贾姨娘笑弯两道眉毛,连老天都在帮衬自己呐,她正想不出藉口把老爷拐到惠明大师跟前,而今……老天不是亲手送了个大藉口过来?
当年听到姚生财在寻妾室,她跑到惠明大师跟前许诺,若自己能进姚府大门,必赠他纹银百两,惠明虽是个出家人却视财如命,他舌粲莲花,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为了百两银子,卯足劲儿把贾姨娘命格说成「生来荫夫」、「必得贵子」、「荣耀门楣」……总之娶她回家,必定好事不断。
贾姨娘心想事成,事后也没断了这条线,时时给以供奉,如今又用得上,人家能不帮忙?
当下心裡一合计,忙派如翠去给惠明递话。

「夫人,老爷已经到东大街啦,要不要……」如翠低声暗示。
贾姨娘连忙坐在镜前,卸簪除环。
如翠取来清水,帮她把脸上厚妆擦去,躺上床后,道:「记住,我连作大半个月恶梦,加上惠明大师开示,急病了。」
「奴婢记下了,先去院子熬药。」
戏得做全套,既是生病自然得飘点药香。


姚生财无比烦躁,看什麽都不顺眼,这回整整丢掉一船私盐,损失近五千两银子,加上之前打点的,这趟路赔到让人心疼,他实在没有心情去应付贾姨娘,但是听如翠提到惠明大师,想了想还是提脚往贾姨娘的院子裡走去。
贾姨娘看到姚生财,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可是「病」了多日,全身无力,整个人差点儿滚下床。
见她如此激动,姚生财心有不忍,抢快一步把她抱进怀裡。
她忙在他身上到处碰触,哽咽问:「爷安好对吗?爷没有受伤对吗?财去人安乐,只要爷好好的,丢掉再多的钱也没关係。」
姚生财没想过贾姨娘会派人在港口打探,更没想到私盐被劫的消息会这麽快传回府裡,因此听到问话,表情瞬间凝肃。「你在说什麽胡话?」
贾姨娘反应极快,一怔之后鬆下气。「是胡话?所以恶梦不准,爷没遇到土匪?盐没有损失?太好了,定是妾身多思多虑,才会连日恶梦,天晓得在妾身梦到老爷被土匪一刀当头砍下那刻,妾身吓得……没事就好,多谢佛祖保佑。」
她投进姚生财怀裡,儘管嫌恶他一身汗臭,却硬是挤出笑脸,手臂往他粗腰上环去。
姚生财心中一凛,没错,差一点他就被土匪给当头砍下,幸好风浪大、船身不稳,他重重滑一跤,才狼狈地避开那刀。
贾姨娘兀自在姚生财怀裡喃喃自语。「往后再不往慈恩寺去了,惠明大师满口胡言乱语,差点儿吓得妾身没命。」
姚生财闻言,推开她的肩膀,问:「你在说什麽?讲清楚。」
她鼓著腮帮子,委屈回道:「这次老爷出门,妾身莫名其妙地感到不安,妾身安慰自己、不让自己多想,可接连几天作相同的恶梦,妾身哪裡还坐得住?只好上慈恩寺,请惠明大师开释,可大师他真坏,听完他的话,妾身气到不行,扭头就走。」
「他说什麽?」
「他说老爷这次出门必会出事,运气好的话失财,运气不好会连命都丢掉,妾身一听不得了,那怎麽能啊!想我姚家乐善好施,好人该有好报的呀,可惠明大师竟说……」她小心翼翼地瞥姚生财一眼,闭嘴,沉默。
姚生财一双小眼睛皱得都快看不见啦。「他说什麽?」
「他说咱们家的大姑娘八字不好,八岁剋母、十岁剋父,除非大姑娘立刻出嫁,否则往后府中灾祸不会间断。大姑娘打心底不喜欢妾身,要是我再存下这个念头,姚家后院能不鸡飞狗跳?这分明是挑拨离间。」
如翠见隙接话。「夫人一听不乐意,当场就翻脸走人,可奴婢心想,惠明大师说事一向很准的,因此多嘴问上几句。
「奴婢说我们家大姑娘才十岁,怎样也不能这麽早出嫁,能不能暂且把她送去庄子住上几年,可惠明师父说不嫁这事儿就没完,大姑娘不但要嫁,还不能乱嫁,得嫁个剋父剋母的命硬男子,否则早晚也得把丈夫给剋死。
「夫人不信这话,但回府后夜夜作恶梦,即使精神不济还是硬撑著把附近大小庙全给拜过一轮,夫人说,只求老爷平安,其馀再不敢多求。
「可奴婢心疼夫人,悄悄地託爹娘在外头问问,有没有惠明大师口中讲的那种男子,爹娘不过几日便找到了……」说到这裡,如翠连忙双膝跪地,额头猛往地上磕。「大姑娘的婚事不是下人能多嘴的,只是夫人她……奴婢心疼。」
姚生财对长女本就没有太多感情,妻子是落难的官家千金,当年用钱买回来,本就打著显摆的心思,妻子长得美又懂诗词歌赋,日后到官家妇人跟前帮著交际,多少能给自己几分助力。
可惜妻子不与他齐心,不爱应酬,眼神裡又老带著那麽几分轻蔑,教他难受啊,要不怎会娶贾姨娘进门?
只是养著养著,发现女儿越长越好,心底还盘算著日后要靠女儿搭上一门好亲,给自家生意来点助力,岂料她竟然剋父?
隔日,姚生财进了一趟慈恩寺,与惠明大师谈过大半个下午,临行前请他给女儿及如翠挑选的男子排生辰八字,结论是—— 天作之合。

一身素服,姚知书跪在母亲牌位前,她没想到父亲会这样对待自己,母亲才过世多久呐。可还有什麽好怀疑的?宠妾灭妻都能做得出来,不过是打发掉女儿,有啥困难?
堂堂姚大户的女儿竟会沦为童养媳?想著,嘴角忍不住浮上一抹嘲弄。
姚生财眼底盛著不满,怎地母女俩一样倔强?那女婿他也不是随便挑挑的,他掌过眼、谈过话,也确定他对女儿上心,当然……女儿那好模样,是男人见著都要上心。
何况他不单偏信惠明大师所言,他还寻过其他师父看过八字,都说是天作之合,一个个都笃定道:若婚事能成,男子将飞黄腾达,女子一世无忧,平安到老。
若女婿真能飞黄腾达,他这个当岳父的岂不是有了新依仗?为此,他还把嫁妆从一千两提到两千两,这可是政平县的头一份儿,这两面都好的事,就不晓得她在倔强什麽?
「吉时已到,快换上喜服。」姚生财将杯子往桌上一掼。
「喜服?何喜之有。」
贾姨娘满面掩也掩不住的得意,终于能把人给扫地出门,往后的日子想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我明白大姑娘心底难受,可老爷这也是不得已呀,若不是大姑娘特殊的命格……唉,想我那可怜的姊姊,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身为女儿,就算不能为父母尽孝,总也不能害过亲娘又害亲爹,怎麽说他们都对你有生养之恩。」
都到这时候了,贾姨娘还挑拨个不停,恨不得这对父女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姚知书厌恶道:「主子说话,岂有奴婢插嘴的分?」
闻言贾姨娘脸色数变,咬牙切齿,恨不得抓起茶碗往她身上泼去。
如翠眼看夫人就要发火,忙抓住姚知书衣袖,苦口婆心劝道:「大姑娘,你好歹想想徐嬷嬷吧,她再不请大夫,许是真熬不过这回。」
徐嬷嬷是大夫人身边的人,她忠心耿耿,与贾姨娘作对不是一天两天,大夫人过世后,贾姨娘想方设法想除去徐嬷嬷,这回为著逼姚知书成亲,贾姨娘诬赖徐嬷嬷偷窃,一顿板子下来……
徐嬷嬷都上了年纪,怎能禁得住这番折腾?
这话提醒了姚生财,他缓下怒气道:「你乖乖上花轿,我立马给徐嬷嬷请医,待她伤好,便给一笔银子让她回家养老去,你若非得固执,就等著送她的尸首回乡。」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姚知书却无力拒绝。
点了头,她丢的是自己的一生,可若是摇头,将会葬送徐嬷嬷未来,她无从选择呐!
满腔不平、怨恨,她恨不得烧毁全世界,两行泪水怔怔地滑出眼眶……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晴_^ + 10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签到天数: 81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2449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0674
精华
0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8-8 00:30:28 |显示全部楼层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