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2/10/26出版】《大唐女法医》作者:袖唐

查看: 35|回复: 35

[言情预告] 【2012/10/26出版】《大唐女法医》作者:袖唐   [复制链接]

Rank: 1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金币
1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3
精华
0
鲜花(2) 鸡蛋(1)
发表于 2012-10-26 11:36:13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大唐女法医》
作者:袖唐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26日
关键词:罪案、情节奇诡、穿越、宫斗、三角恋、孽缘

起点女生网最高点击,最多读者评论之作
罪案与推理并行,理智与情感PK
她笔力出众,文章架构宏大,一步一悬疑,无处不迷局。
将一段段离奇案件、一桩桩无可奈何演绎得异常动人。

叱咤风云的首席女法医,穿越成大唐贞观年间的名门弃女,
解开一个个杀人谜团,旁观世间千奇百怪的爱情故事。
罪案奇案迷案疑案    案案惊心  
神秘验尸扭曲爱恋    疑云重重

图书信息:
书名:大唐女法医•江南卷
作者:袖唐
开本:16开
定价:52.00元(全二册)
页码:576
书号: 978-7-5104-3316-0
出版时间:2012年10月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内容简介:
悲催的首席女法医冉颜被助手暗害,意外重生于大唐贞观年间,初来乍到,便发现诸多疑点:原主莫名失忆,家人不闻不问;又见到了兰花澄泥砚,那是现代母亲送给自己的珍品,难道自己还能穿回去?
为在唐朝生存下去,她发挥小强精神,拜铃医为师,谎称病中受教,苦寻赚钱法门,提炼青霉素,治梅毒,并利用自己验尸技术和经验,解开一个个杀人谜团。
自此,一段段潜藏于盛唐风貌下的皇室后裔、宗室氏族暗杀内斗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当然,有冰山美人,自然也少不了华丽丽的男主角。冉颜遇见了三个性格迥异的男人:
苏伏,他是雨夜阴冷的杀手,也是才华盖世的太医院医生,熟练配置各种毒药,能杀人于无形之中,他们不是良配,可他却是冉颜在唐朝遇见的第一个心动的男子;
桑辰,才华横溢、制作进士科考试百发百中宝典、爱迷路、爱脸红、爱较真,晕血,老是掉链子,却偏偏喜欢上了她;
萧颂,腹黑的刑部侍郎,人称“官场鬼见愁”,断案推理能力超强,很有福尔摩斯的风范,虽然长相超一流,声音超感性,可他却克死两任妻子、两个侍妾,是个名副其实的女性克星……
究竟谁才是冉颜的真命天子……
   
二愣子四次元呆兔桑辰vs忠犬
冷面天人的杀手苏伏vs莫里亚蒂
冷酷腹黑的大唐侍郎萧颂vs福尔摩斯
啰嗦絮叨自行搬演案情的刘青松vs华生

【内容节选】
(一)楔子
“冉博士,检验报告已经打出来了,请您签字吧。”
办公室中,一个斯文俊秀的男人身着白大褂,白净的脸庞,高高的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减去了几分俊秀,显得温和而干练。
顿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人回答,但是男人似乎知道冉博士一定在,伸手嘭嘭嘭地敲了几下门板,又提高声音:“冉博士?”
“好,先放在这里吧。”办公桌堆满的文件之中传出一个公式化的女声。
“冉博士,刑侦队的李队长已经催了好几回,请您尽快。”男人小心翼翼地把办公桌上满满的文件移开一部分,将手里的文件放了上去,末了,不放心地用桌上一只古色古香的砚台压住。
男人叹了口气,再不签字交出去,估计李队长要过来杀人了。
想起李队长那煞气冲天的样子,男人立刻再次提醒:“冉博士,文件我用砚台压住了,请您尽快签字。”
厚厚的一堆文件中,抬起一张精致如瓷娃娃一般的脸,好看的眉头皱着,声线平平:“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我亲自把文件送过去。”
张助理得到明确的答复,这才放心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心里却不知是惋惜还是赞叹,都说这世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那么像冉颜这样拥有双博士学位的女博士,应该是博士中的战斗机了!可惜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可能是长久面对尸体,显得死气沉沉,好像没有雌性荷尔蒙分泌似的,所以迄今为止依旧是无人问津的圣女一枚。
办公室中,冉颜一直忙到晚上才松了口气,起身去泡茶时,看见砚台压着的验尸报告,便放下手中的杯子,又坐回位置上,拿起报告书看了起来。
这件案子中,死者是一家五口,根据尸体上的伤口检验来看,属于虐杀,其中还有两名女性遭到了性侵犯……冉颜皱眉,看向最后两行,致命伤为宽1.3厘米、长7厘米的刀伤?
是别人重新验尸,还是有人篡改了验尸报告?
冉颜放下报告书,拿起座机的电话,拨了分机号,里面“嘟——嘟——”的声音传来,过了许久,也没有人接电话。冉颜瞥向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估计除了看大门的,其余人都下班了。
虽然心里已经判定是可能有人私自篡改报告,但法医小组里也有几个自认是资深人员的老顽固,重新检验,也不是没有可能。冉颜向来恪尽职守,必须要再次验证确认才行,她抓起挂在门边的白大褂,飞快地套在身上,然后取了手套、口罩,准备去停尸间。
走到门口,她忽然停住脚步,转回来把那份报告放在复印机上印出一份,压在砚台底下,将原稿锁进保险柜。
做完这一切后,冉颜才再次出门。报告书需要她签字之后才能作为证据,篡改得这么明显,必然会被她一眼看出来……
“糟了。”冉颜低呼一声,按着电梯的手一松,连忙转身往外面跑。
如果那个人明知道会被看出来,还这么做,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诱她再次来检验!那么——凶手的目标是她!
然而,她还不曾走出两步,身后一阵劲风袭来,砰的一声,脑后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狠狠砸中。
冉颜只觉得脑后有股热热的东西顺着脖颈流到背后,她放弃了呼喊求救,停尸间在地下一层,隔音隔热效果一流,再加上现在是夜间,她获救的可能性为零。
咣当!砸中冉颜的东西在地上摔成几瓣,她下意识地想回头去看凶手的模样,脖子却被人从后面拿住。
冉颜能感觉到,那人戴着橡胶手套,这个停尸间一般人进不来,所以此人更有可能是小组里别的法医。
“原本,我的计划毫无破绽,可是谁让你偏偏从伤口上验出线索来,那就怪不得我下狠手了!”森冷的声音凉飕飕地从身后传过来。
声音很熟悉,证实了冉颜的想法,是她的助理。
冉颜冷冷一笑,忍着疼痛和脑子发蒙的感觉,努力组织语言:“张助理,你……太小看我了,我虽死在你手里……但,你逃不掉……”
咔嚓一声,也许是颈椎被拧断,冉颜已经痛得察觉不到别的了,她只记得自己倒下前,看见了地上四分五裂的古砚台,那是身为考古学家的妈妈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二)名门弃女
六月初夏,清晨的苏州城笼罩在一片烟雨迷蒙之中,楼阁屋檐高低错落,偶尔有飞扬的屋角冲破迷雾,黛瓦白墙,青石小巷,或深或浅,或远或近,与岸边的垂柳形成一幅绝美的水墨画。
然而距此往南四五里,却与城内坊间的气氛截然不同。
树木环绕的山脚下,一大块平坦的农田中央有个村子,只有四十来户人家,炊烟袅袅在雨雾中飘起,四周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此处房屋矮小破落,中间只有两栋房舍高大精美,与坊间屋舍类似,显得极为突出,其中一栋是村里的祠堂,另一栋却是冉府的庄子。
冉府的庄子厅堂深广,仪门精雕,院子不是很大,风从过道能够直接吹进主屋,屋内木板铺就的地上有些返潮,整个屋子里极为阴冷,帘幕犹如浸润了水一般,显得极为沉重。
冉颜头昏脑胀地躺在草席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情形: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自己躺在一个木台上,四周有细细密密的竹帘,她身下是几层厚厚的草席,身上盖着水粉色的绸缎薄衾,衾褥面上是苏绣芍药,雅致精美。
她记得自己正准备去停尸间验伤,却被人……谋杀了!而且根据她的经验,自己是被拧断第三四节颈椎,就算侥幸不死也得瘫痪……
冉颜讶异地撑起身子,脑中一阵阵发晕,许多画面在眼前闪过,画面中自己似乎是一名古代女子,在大唐贞观年间,她是名门嫡女,生母过世,五年前开始恶疾缠身……
画面如快速切换的幻灯片,过大的信息量涌入,令她头疼欲裂,刚刚支起的身子又跌回榻上。
咬牙忍了许久,疼痛如潮水一般退去,冉颜不由得轻松地呻吟了一声。
记忆十分混乱,她依稀捕捉到了脑海中关于古代的一部分记忆——冉府的十七小姐,与自己同名,也叫冉颜,因为缠绵病榻,久治不愈,两年前被送到庄子静养。
说是静养,还不如说是“发配边疆”来的贴切。
“骗人的吧……”冉颜喃喃自语。她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对于穿越这等事,她的诊断是:前几天不慎看见电视上的穿越剧了,因而大脑进入深度睡眠时,不自觉地做了这种荒谬的梦。
冉颜闭着眼睛许久,却没有丝毫睡意,心中惊涛骇浪,远不似表面这般平静,多年的认知让她不相信神神鬼鬼,可近在眼前的一切,身上丝绸的柔滑触感……难道真的只是梦?
她倏地爬起来,撑着虚弱的身子下了床榻。
头重脚轻,有些眩晕,站在原地稍微适应了一会儿,略微好了点,冉颜才开始仔细打量所处的环境。
透过竹帘隐隐能看见外面是层层缎绡相间的帷幔,水粉牙白,无一不显示出女儿家的秀气娇柔,屋内只有几张矮几,简简单单的摆设,却透出别样的风雅。
冉颜拨开帘幕,入手的真实感,让她几乎忘记了呼吸。
帘幕之外依旧是矮几,只是墙根处的矮桌上多了一面盆口大的铜镜,镜中映射出一个模糊而纤细的身影,一袭淡黄罗衫,青丝披散直至腰臀。
距离这么远,虽然只看见模模糊糊的影子,但冉颜知道那并不是自己!她木然地低头看见自己白嫩却毫无血色的小手,脑子里嗡的一声,身子摇摇晃晃瘫软在地。
冉颜对人体再熟悉不过了,根据这个手掌的大小以及皮肤和骨骼特点,可以判断“自己”现在大概只有十五六岁。
冉颜尚处在震惊之中,屋外却响起一阵吵嚷声,那些声音由远而近,其中有一个尖锐的少女声音最为突兀:“十七久病不起,母亲也是好心,你们莫非巴不得她死不成!”
这少女说话口无遮拦,而且“死”字咬字尤其重,听起来绝不是关怀,而是诅咒。
冉颜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冒出一个名字:冉美玉。

“十八娘,万万不可,求您去跟夫人说说,我家娘子病重,大夫说了,眼下挪动定然会令病情加重,求求您,老奴给您磕头……”老妪苍老的声音颤巍哽咽,满是乞求。
另一名少女冰冷凄厉地道:“邢娘,休要跪她!您还瞧不明白,十八娘是巴不得我家娘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好做正儿八经的嫡女,求她有什么用!若是娘子出了事,大不了我们就随着娘子去,免得落入这些狼心狗肺之人手中受辱!”
邢娘、晚绿,冉颜再次反映出这两人的信息,这样奇异的事情,让她呆呆地趴在地上,一时忘记爬起来。
“你!来人,把这个不知尊卑的贱奴给我绑起来!”声音尖锐刺耳,显然已经怒到了极点。
纷乱嘈杂的脚步越来越近,冉颜伏在地上,费力地偏过头,面朝房门。
还未等冉颜爬起来,房门便嘭的一声被撞开。
外面的雨水伴着湿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凉气沁入心脾,最先入眼的,是一双小巧的脚,屐鞋刬袜,高高的木底被雨水浸湿,看起来十分沉重。
来人似乎被躺在地上、双眼大睁的冉颜给骇住,惊叫了一声,连连向后退了几步,被她身边的婢女扶住。
被吓到的不止是她,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邢娘和晚绿挣脱束缚,急忙奔上前来,惊恐地唤道:“娘子!娘子!”
娘子是唐代对女子的称呼,冉颜脑海中隐隐冒出这个意识,她努力抬头,看见面前两张写满焦虑的脸,一个满脸皱纹,鬓发花白,瘦到皮包骨头的脸上老泪纵横;另一个是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丹凤眼琼鼻丰唇,嘴角有一颗小小的红痣,除了因为过瘦而凹陷的两颊之外,倒也算是个美人儿。
是侍候自己的邢娘和晚绿。
“娘子!你醒了?你怎么躺在地上,若是再受风寒可怎么办!”邢娘见冉颜动了,又惊又喜,生生止住哭声,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眼泪却一直吧嗒吧嗒地掉。
麻布葛衣,有些扎人,冉颜嗅着淡淡的皂角味,心中一阵温暖,不禁对那个逼人太甚的冉美玉厌恶起来。
“十八娘!我家娘子已经醒了,只需休养些时日便可大好,无需移到别处去。”晚绿大声道,嚷嚷得直让屋子里里外外都能听得见。
“哼,大好?怕是回光返照吧!”冉美玉声音尖利,与她刻薄的话语如出一辙。
冉颜不知她要把自己移去哪儿,但看方才身边这两名护主心切的仆婢哭得肝肠寸断,也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管是梦还是现实,冉颜都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
她虚弱地轻咳两声:“扶我起来。”
声音喑哑,几乎只有吐息的声音,邢娘怔了一下,连忙将冉颜给扶了起来。晚绿挡在她身前,神情狠厉,大有谁要是敢过来,就与谁同归于尽的架势,吓得一干侍婢也都顿住了脚。
自古以来,再狠的也都怕不要命的,晚绿浑身上下也就有这么股劲儿。
站起来之后,冉颜看清了面前少女的形容,十五六的年纪,一身朱砂色齐胸的襦裙,外面罩着一件半透明的薄绡对襟半臂,针脚细密整齐地绣满金色海棠花,云髻娥娥,上面插着两支做工精细的金簪,生得也是明眸皓齿,俏丽妍妍,只是她颐指气使的模样,和方才的恶毒语言,让冉颜没有半点好感。
冉颜向前走了几步,与冉美玉只有半步之遥。冉美玉一脸嫌恶地用袖子掩住口鼻,生怕被病气传染似的,对身边的侍婢叫道:“贱婢,你们还愣着干吗!快将她拉开!”
冉颜看了那些侍婢一眼,眼中的死气惊得一干侍婢寒毛都竖了起来,她们大概也怕冉颜得了传染之症,再加上晚绿的阻挡,四个人竟然没敢冲过来把她拉开。
可见,这冉美玉也十分不得人心,否则怎会连身边的侍婢都不愿意为她卖命!
冉颜冷不丁地抬手拔下冉美玉发髻上的金簪,她动作也不快,但冉美玉不愿正面对着她,一时不曾反应过来,婢女们离得稍远,竟让她给轻易得手。
冉颜拈着那支细细长长足有六七寸的金簪,莫名地叹了一声:“真是精致。”
“还给我!”冉美玉到底是个半大孩子,见自己的东西被人拿去,什么戒备都忘记了,立刻伸手过来抢夺。
冉颜似是料到了她的动作,早已向后退出三四步,因着身体弱,又退得急了,脚步有些踉跄,幸而有邢娘扶着才没摔倒。
冉美玉的婢女倒是没急着上来抢,反正她们这么多人,还怕抢不回一支金簪?只不过她们也有些疑惑,这十七娘是病傻了,还是穷疯了,居然当众抢人财物,能跑得了吗!
冉颜稳住身子,淡淡道:“你说,这支金簪若是插进我的咽喉,别人会如何想?”
说着,那尖细的簪尾已经抵住了自己的咽喉,划开细嫩如白瓷的肌肤,血珠渗了出来,在白皙的皮肤上犹如美丽的珊瑚珠。
扎入皮肤的疼痛让冉颜皱起眉头,原来眼前的一切真的不是梦!
冉美玉惊骇地望着冉颜,她没想到平素软弱可欺的冉十七居然能对自己下这般狠手,再看那张苍白却毫无瑕疵的容颜上看不见一丝活人的生气,黛眉轻蹙,黑白分明的眼眸宛如枯井一般没有生气,她颤声道:“冉十七,你,你疯了!”
“娘子,使不得,使不得啊!”邢娘慌乱地伸手,想要把那簪子夺下来。
“邢娘!”冉颜喝道,“你的手要是再往前一寸,我保不准会扎多深。”声音异常冷漠,令人无法怀疑她话的真实度。
晚绿比邢娘冷静些,她也察觉今日主子行为反常,似乎也不是真的想自裁,但表情却又如此决绝果断,与平日大相径庭,但眼下“大敌当前”,容不得她再多想,只能绷紧了神经,仔细不要让主子真的伤了自己。
邢娘看着冉颜苍白无生气的脸色,也是一阵心灰意冷,悲从中来。自打夫人去了以后,堂堂嫡女被遗弃在庄子里自生自灭,头一年还给拨些药钱,现在连药钱都不给,继室只手遮天,她们去求了几回,不仅没有拿来半分钱粮,还被好一阵羞辱,她这是要逼死冉颜啊!这么受尽折磨地活着,也许还真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邢娘抹干眼泪,声音略带些颤抖,咬牙道:“好,老奴不拦着,娘子若是去了,老奴跟下去侍候您便是了,老奴没照顾好娘子,正好向夫人请罪。”
“奴婢也跟着您!”晚绿也被邢娘这一番话弄得心伤不已。
冉美玉眼中闪过一丝恶毒,无论如何,冉颜不是自己杀死的,身边这些侍婢都能作证,那就让她死好了!
冉颜一眼洞悉她的想法,嗤笑一声:“你想用贴身婢女为自己作证?都是你自己的人,谁信?堵得住悠悠众口吗?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了,也要让你身败名裂,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你自己要跑来做垫背的,我开心得不得了!”
冉美玉被冉颜疯狂的模样吓住了,太平盛世,闺阁小姐,对见血之事自然怕得很。更何况,今日她在这里,冉颜要真是死了,不管真相如何,风言风语肯定少不了,想到此,她又有些迟疑。
冉颜哑然失笑,模样更像是有几分疯癫:“滚!要不是你欺人太甚,我也不会拉你一起死,再不走,可就别想走了!”
冉颜一通软硬兼施,一面威胁冉美玉,一面又说自己也活不了几天,明摆着是告诉她,她做这一切都是多此一举,愚蠢地自找麻烦。
冉美玉虽然鲁莽,却也不笨,听冉颜这样说,心中也有了些计较,身边的婢女也怕惹出事,都催她赶紧走。冉美玉连忙命婢女撑伞,急匆匆走入雨中,连金簪都忘记索回。
冉颜脱力地软倒在邢娘怀里,手中还紧紧地攥着那支簪子。
在原来冉颜的记忆里,这个十八妹是个欺软怕硬、喜欢狐假虎威的主儿,有些小聪明,却远远比不上她那精明的母亲,所以冉颜就唬了她一下。也亏得是这样,否则,这大下雨天的,以这具身子的状况,若真是被扔到哪个荒郊野外,准活不过一天。
冉颜用金簪刺喉,其实根本没刺到要害,不过是破了皮,流了点血没什么大碍……关键是……她穿越了!灵魂穿越!这也太荒谬了!
晚绿见冉颜呆傻的样子以及缓缓闭上的眼睛,心中猛地一紧,连忙急匆匆地跑出去叫大夫。


(三)醉芙蓉
从客栈的后院到前堂不过几百步的距离,刚刚出了游廊已经能听见大堂中吵吵嚷嚷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女子的尖叫哭喊声。
进屋之前,歌蓝拽住冉颜,从袖中掏出一块薄纱给冉颜覆在面上。
竹帘撩开,冉颜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看见冉韵正扑在冉平裕的怀里发抖,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冉平裕见冉颜过来,连忙道:“阿颜快回去歇息,莫要管此事。”
冉颜顿住脚步,打量大堂里一圈,原来那一声轰响是因为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断裂倒塌,二楼围栏边站了许多围观的客人,显然是被困在楼上。
楼梯倒塌的地面上有许多碎木,碎木间有鲜红的血缓缓向四周漫开。大家都远远站着不敢靠近。
堂中的骚乱渐渐平息,一个中年锦袍男人才从后堂风一般地冲了进来,看见现场的情形,立刻指着小二嚷嚷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救人!”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兴许人还没死呢!
几个小二连忙上前去,手脚麻利地将上面压着的木头移开,一个衣衫半裸的中年男人露了出来,那人身体蜷着侧躺在地上,脸微微向外侧偏,五官扭曲,一副骇人的表情,而脖子以下的皮肤看起来比脸上白皙很多,后脑勺上鲜血淋漓。
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半裸的背上露出的雕青——一个带着微微笑意的佛头!
青白之色映衬着那人惊骇的表情,那笑意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一个稍微胆大一些的小二连忙用手指探了探这人的鼻息,须臾,倏地收回手,颤声道:“死了,死人了!”
另外一个小二似乎想起什么,立刻转身指着冉韵道:“方才就是这个小娘子火急火燎地上楼时,梯子才倒塌的!”
一个小娘子能把梯子给踩塌了?说出来人家也只会说他们店里的楼梯年久失修罢了!那掌柜气急败坏地跺脚:“立刻去报官!”
吼完之后,掌柜的缓了缓火气,拱手朝四周围观的人道:“今日小店不幸出此祸事,各位的酒钱一律全免,还请诸位且留一留,待官府来人,还请帮忙把此事前因后果说清楚,小的在这里先拜谢各位了!”
掌柜说着,朝四方各作了一个长揖。
众人见他态度恳切,且也怕这会儿走了,回头官府怀疑他们与案件有什么干系,遂都应承下来。
不过面对一具死尸,众人很难安坐,都有些不安地贴墙站着。
冉颜也随冉平裕一起站到旁边。
这个镇子距离县城不远,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衙门的人便赶到了。
来的是一个捕头和十几名捕役,没等人进屋,洪亮的声音便传来:“掌柜何在?”
门口光线一暗,一名身着栗色公服的彪形大汉走了进来,四方大脸,眉毛浓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掌柜连忙迎了上去:“秦捕头,您可要为小店做主啊!”
秦捕头生的粗犷,行动间虎虎生风,看了看那楼梯道:“你店里砸死了人,人家死者家属还没让做主,你倒是先嚎上了!”
“小的可真是冤枉啊,这店里头年才修整过,不说别的,这楼梯就是新木,断不可能年久失修!”掌柜说着,随秦捕头走到尸体旁边。
秦捕头倒是不怕死尸,看了几眼,随手翻了翻尸体。
冉颜微微皱眉,心里对秦捕头的做法很排斥,这时候随意移动一点东西,都有可能影响验尸人员的判断。
“仵作去别县验尸去了,傍晚才回来,先把尸体抬走。其余人证,都留在这里,不许离开!”秦捕头朗声道。
他话音方落,立刻引起了众人的不满,这家店靠近码头,店内停留的多半是南来北往的行客,谁有时间在这里耽误?若是半个月都破不了案,他们岂不是半个月都走不了?
“哪个是踩塌楼梯的小娘子?”秦捕头转头问掌柜。
掌柜伸手示意一下冉韵的方向:“就是这位。”
秦捕头点点头,目光淡淡略过冉韵面上,随口道:“带回衙门审问!”
冉颜眉头皱得更深,这个秦捕头怎的如此轻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死因并非是冉韵踩塌楼梯。她向前走了半步,却看见抱着箱子站在门口的刘青松,立刻扬声道:“刘仵作,你难道打算袖手旁观吗?”
众人正是急着脱清嫌疑好离开,冉颜此话一出,刘青松立刻成为全屋的焦点,可他依旧装作不知,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
秦捕头走到他面前道:“你是仵作?”
刘青松向左看又向右看,秦捕头不耐烦地吼道:“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刘青松被震得脑袋嗡嗡作响,半晌没反应过来,秦捕头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给拖到尸体旁边,没好气地道:“验尸!”
“你吼什么吼!在下是医生!心情好了才勉强帮刑部验验尸体,在下是官人户籍,你给我客气点!”刘青松拍掉秦捕头的手。
秦捕头有些愕然,原听见人叫刘青松仵作,所以根本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压根没想到他竟是官籍。
“我有眼不识泰山,但是眼下……这尸体……”秦捕头脸色有些涨红。想想一个堂堂捕头在那么多人面前落了面子,尤其还有他的属下,这多丢人啊!
后世的很多故事里都把唐朝捕快塑造得威风八面,而实际上唐朝没有捕快,只有捕役,而且它们都属于贱业,捕役或衙役不仅自己不能参加科举,连儿孙都要脱离这个行业三代以后才可以参加科举。
所以秦捕头的身份比刘青松要差上几级,面子再重要也得低头。
刘青松趾高气昂地理了理衣襟,放下箱子,用脚踢了踢尸体:“尸体都硬成这样了,至少死了两个时辰以上,而且你看看这个楼梯,断口如此整齐,分明是有人处心积虑地截断,这也得等没人的时候干,你们查查在这家店里待了两个时辰以上的人吧!”
刘青松傲慢的样子,让人看了想往他脸上狠狠来几拳,奈何他是官籍,真揍了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那个……”秦捕头也做捕役许多年了,虽没验过尸,却看过仵作验尸,因此也明白人死之后半个时辰才开始渐渐僵硬。
刘青松就是摘除了他自己和极少数人而已,这家店是客栈,只有几位客人是刚刚才到的,其余人都住客。
“这个人是被冻死。”冉颜沉冷的声音道。
刘青松看着冉颜冰冷的神色,不禁打了个哆嗦,看来他故意只摘除自己,惹怒了这位祖宗。
“冻死?”秦捕头见冉颜衣饰不俗,也不敢嘲笑,但心里却不以为然。这人流这么多血,怎么会是被冻死!而且这才八月天,就能冻死人?
冉颜走上前去,扯过刘青松的袖子,硬拽着他靠近尸体,用他的广袖擦拭尸体的后脑勺:“看见没有,这血根本就是后倒上去的。”
“冻死的尸体蜷缩,皮肤苍白,外露肢体皮肤收缩,出现‘鸡皮疙瘩’,身体私处缩小。人在遭遇寒冷的时候,身体会自动进行调温,经历过寒冷的人都知道,有时身体会被冻到麻木没有知觉。”冉颜环视一周,见有人不断地点头,亦有人附和,“一旦身体温度无法调节,一直处于热量流失的状态,反而会产生身体发热的幻觉,有时会自己脱下衣物。”
这种现象,在法医学上称之为“反脱衣”现象。
冉颜俯身用刘青松的袖子包着手,稍微检查了一下尸体:“方才面色萎黄,稍得热气则两腮红,口有涎沫出,其涎不粘,此是冻死症。尸温……较低,一般尸体温度降到与周围气温相等约需一昼夜的时间,秦捕头不妨过来探一探,这具尸体的温度明显低于现在的气温。如果是死了一昼夜以上,尸体腐败情况比现在要严重的多;而如果尸体是被冻僵了,就会停止腐烂,影响仵作判断死亡时间。但是想冻死一个人,让尸体稍微解冻,再做出这么详密的计划,至少也得一夜的时间,刘医生,你说是吧?”
冉颜最后一句话,问得缓慢而阴沉,刘青松干笑道:“正是正是。”
秦捕头沉吟一下,问道:“他脑后的伤,是死后被人砸伤?”
“有头发覆盖,暂且不能判断。但他身上已经出现尸斑,说明血已经沉淀分解,也就是说即便还能流血,也肯定不会色泽如此鲜红,并且量如此之多!”冉颜如实答道。
有人疑问道:“可是这个天也冻不死人啊?”
刘青松抢着说:“富贵人家不是有冰窖?有些客栈酒楼不也有冰窖?谁说一定就是天气冷才能把人给冻死!”
“来人!”秦捕头大吼一声。
有个捕役疾步走过来,拱手道:“在!”
“把他们说的这些个……额,验尸……都找纸笔记下来!”秦捕头吩咐道。
那个衙役颇为难,凑近他压低声音道:“头儿,我们都不识几个字啊!”
“在下来代劳吧!”人群中有个士子模样的年轻郎君向前几步。
秦捕头打量他一眼,拱手道:“有劳!”
掌柜立刻吩咐人准备纸笔,这年轻郎君跽坐在几前奋笔疾书,将自己方才听见的都一丝不落地写下来。
“这位娘子,死者面色微红,难道不是醉酒?”秦捕头依旧有些疑惑,一般人死后不都是面色青白可怖?怎么可能还泛红?
众人也都听得津津有味,一时也都忘记她只是个年轻娘子,遂都纷纷附和着问。
“当然不是醉酒了。一来,他身上根本没有酒味,二来,这根本就不是红晕,而是尸斑。”冉颜也不在意众人面上的惊讶,继续道,“这种尸斑称之为芙蓉色。”
记录验尸的年轻郎君,不禁顿笔,不解道:“芙蓉色?如此可怖之状,为何有个雅致秀丽的名字?”
冉颜不紧不慢地解释道:“醉芙蓉颜色不定,一日三换,早上初开花时花冠洁白,并逐渐转变为粉红色,午后傍晚凋谢时变为大红,因此又称三醉芙蓉。冻死者始验时,面色萎黄,待到稍稍经受热气,两腮红,面如芙蓉色,这与三醉芙蓉岂不相同?”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还是有名头的。
刘青松听得十分认真,他以前是中医,只是略知道一些法医学常识,后来才在大唐学习的验尸,他虽懂得人体解剖结构,但与冉颜这个有千具尸体解剖经验的法医完全没法比。
学习验尸,也是被萧颂所迫,刘青松对验尸之类的工作并不十分感兴趣,甚至有些厌恶,但现在听见冉颜讲述的这些,他忽然觉得自己兴致萌发了。
堂内静默了许久,一会儿便有人小声议论起来。毕竟古人畏鬼神,对死人敬而远之,对了解尸体的人,敬佩归敬佩,却也不怎么喜欢。
秦捕头也有些反应过来:“娘子是……”
“我也是名医生,只不过看的病人多了,对人自然也就了解了。”冉颜见刘青松在一旁乐呵呵的,“刘医生是没看出来,还是故意端架子?”
不管是哪一种,也足够众人鄙视的了。
刘青松立刻就抱上了大腿,笑眯眯地道:“当然是没看出来!要不然怎么能劳动师傅您出手!”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2) 鸡蛋(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签到天数: 103 天

[LV.6]常住居民II

金币
45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2-12-30 23:08:40 |显示全部楼层
有TXT的没,给打个包吧,据说很好看滴。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1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4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5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1-1 12:04:46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完结了吗?等待中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576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210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2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2-5 19:38:39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不是叫《金玉满唐》吗?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金币
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943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2-12 01:28:51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2:}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金币
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943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2-12 01:29:13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2:}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78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4044 枚
威望
2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561
精华
0
鲜花(14) 鸡蛋(0)
发表于 2013-2-15 22:39:1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网络版应该叫《金玉满堂》吧,确实相当的好看,准备实体书出齐了搬一套回家
鲜花(14)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13 天

[LV.3]偶尔看看II

金币
7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5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4-12 19:55:03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满唐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金币
8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7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7-3 20:05:3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不错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7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132667 枚
威望
166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0545 点
帖子
3560
精华
3

书香爱好者勋章 书香宝贝勋章 风雨同舟勋章 富翁勋章 活跃分子勋章 鲜花大使勋章 出勤勋章

鲜花(158) 鸡蛋(0)
发表于 2013-7-25 03:39:31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金玉满唐》,不是说频文化也出版了吗?一书还能这样两出啊?
鲜花(158)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