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非首发】《鸳凤双飞》作者:花非艳【暂停更新】

查看: 6|回复: 6

[耽溺于美] 【非首发】《鸳凤双飞》作者:花非艳【暂停更新】 [复制链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8-6-28 00:38:08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楔子8 G4 A- C; h" e. X) ?9 I) m$ d

" `. M+ H6 [0 |, E+ h3 C4 X2 c雪凤,血凤……) g+ X5 s$ H) Z5 q$ L8 K
我多想再见你一面。
3 q, c$ j% H+ t8 w4 j3 {在那个雪白色的季节,( {' ]- n& Y& O: C! A
你一袭绯红色的冶艳,
( U' H8 R+ h8 p: l- c深深地扎进我的双眼。
+ W5 W  P( V* c血凤,你……; x8 l, _* [# p- I' h; H
你的名字,你已经忘了吗?
5 `9 s0 y9 ?" ?3 U! s, s纯洁,不染一尘的美丽的凤啊,9 s3 z  S9 Q, e$ I. D
褪去你充满腥味的武装,+ Z7 E9 J# `% ?
请珍惜那只为你着想的鸳鸯。) o  z$ f1 T0 }; @5 h  M) ]% _# a* ]
雪凤,你……
* w6 a+ A' `! l' Q- z8 T+ |& T5 \你听不见我的声音吗?
, }6 P3 p% s3 r0 `& @+ O我一直都陪在你的身边啊,6 k9 C2 h+ K3 D" ~& `
卸下我所有厚重的笨拙的伪装,
! w3 ^( P( G  g: w4 r- V还你那只最初的傻傻的鸳鸯。5 k% ?. W4 V- t, M+ o; H( u2 U
雪凤,雪凤……) O: P# H4 }+ b" x5 Q
你不是染血的凤凰。
  w. \' ^7 y( C9 P7 ^9 {# L: }( v9 I, ?  s  {+ f/ k1 X7 N

5 \5 y8 _& ~% {; D+ A- `" N# I一.如果现在后悔还允不允许
2 b' h' L4 N/ j) L% r: }
. q3 E9 c& V. x1 c9 Y, l" J# y
3 d8 u6 K4 J6 P柳梢绿小眉如印,乍暖乍寒犹未定。
6 C4 {- x1 h' z$ r; @. L
4 P: r2 p( ^9 V. v7 p  D9 v日本今年的春天来得真不是时候。
$ D$ Z8 X; ~1 T7 T
4 m5 y& T2 x0 S3 W4 l连绵不断的细雨下了整整三天,庞大的城市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被打得湿漉漉的公路上,只有一朵淡蓝色的花儿无畏的盛开着,靠近了看才发现那是一把伞。  \7 w/ F; e- Z- h

6 l: N' |: y1 O; l! }: g2 {  m撑着伞的是一位身材相当高挑纤细的二十多岁美女……不,准确说是美男。之所以用“美”这个字眼来形容他,都是因为这个百分之两百是男性的人的外貌实在是……太神奇了。0 j5 y. {6 [) h% P8 D
2 d+ Q3 Y$ r) |! Y3 V: ~
湿气使他那头顺滑的齐肩黑色秀发紧贴着脸颊,其中最为明显的是一小束被刻意染成酒红色的发,给他带来了一股蛊惑的冶艳美。肤如凝脂,眉如远黛,而此刻他微抿着如桃瓣般的唇,目光跟随着远处几个正在移动的身影,两眉间不觉锁上了皱褶。
7 s% p5 E3 p% }, ?
% ~1 n# v& }% n8 h“切——”美男不屑地轻骂了声,随即便一手扔掉伞朝着那些身影跑去。
: B8 q6 T& M3 E& k3 T% ^
% n" k8 V* J' q) D/ s9 ^$ O- O若非注意到他所讲的话是什么,恐怕那极具磁性的嗓音又要让一堆的文人雅士甘拜于他的牛仔裤下了吧。
! t1 z; L& m5 u! Y7 ^# H+ g% t9 e2 u, f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美男用力地推开其中一个人,快步上前夺走另一个人手里的一团色彩缤纷的……鸳鸯?!他紧紧地将那团……呃,那只鸳鸯抱在怀里,迷人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那些欺负它的人。3 G6 t( {  M# m1 W5 [* O
% c& G( C. i6 Z
话说回来这只鸳鸯也真是大的奇怪,而且身上还有着与平常的雄性鸳鸯所不同色彩的羽毛,这使它显得很……妖媚。对,就是妖媚。无法想象,一只鸳鸯可以艳丽得让人不寒而栗,美丽的东西总是非常的危险……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声音在回响。5 `  ]/ H1 s: k9 z6 @) U! L

9 A9 L+ X: }6 [7 w' l+ m7 J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它身上除了那些不堪入目的被踢伤的痕迹,凝固了的血块黏在美丽的羽毛上,伤口处时不时还有鲜血流出来……多么让人于心不忍的一幕啊!但,即使如此,这只美得仿佛不是人间之物的鸳鸯依然沉默着,没有一丝一毫的悲鸣,它凌厉的琥珀色双眼盯着那群欺负它的男人,冷漠地就像在看他们表演的一场幼稚至极的马戏,甚至会出现幻听,认为它正在不屑地冷哼着。
9 A; V) p; q. w0 w
. E6 `# a2 u  ?美男心中不禁泛起一阵可怕的阴寒。然后,他低下头轻轻地抚摸着鸳鸯已经变得暗红的羽毛,暗暗骂着自己看太多玄幻小说了,一只连自己也保护不了的小动物又怎么可能危险?朝着它一笑,在无形中给予鸳鸯活下去的勇气。
) r* L1 e- t4 t6 F0 c
  `5 o7 g8 h5 o) A5 o另一边,那群劣质的男人们看到美男微笑这一幕,都惊呆了,错愕了,神仙下凡了难不成?!这样貌……这被雨淋湿而显露无疑的姣好身段……动物的本能使他们舔了舔干涩的唇,这样想着不良信息的同时他们也没敢放松着,美丽的娇人儿,他们势在必得!一个使美男的人生从此彻底颠覆的想法诞生了。
( X8 ?% [0 S( U2 x9 M$ V6 r$ Z7 I+ `. o
如果那时没有糟糕的天气,没有必须要买的东西,没有欺负弱小动物的他们和善良的它,也许就不会有现在如此幸福的他。当然,这是后话,在此暂且不提。
4 f1 H8 e5 K1 L% G/ j  \+ ~. X& C0 \) \9 z$ t
“怎么?你算老几啊?我们做什么你管得着?”其中一个男人口气张狂的对美男说道。  j% Z2 P3 o/ J, `4 A- j) c! G
8 K$ M5 G6 N2 T
“小姐,想救那东西啊?不如……我们一起来做爱做的事情,这样就可以放了它啦,对吧?”另一个笑得很痞子的家伙看了看同伴以求回应。
. _5 v$ s; n; z" W% z. g
* `0 p- Z( J6 ?) x9 U“哈哈哈……这主意不错。”点着章鱼头,貌似是他们首领的家伙淫笑着,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7 W& t. }$ D: ~$ e0 ?( c7 K
* F  T0 R7 ?6 }$ o! T美男压抑住即将暴走的自己,在心里想着:镇定!镇定啊,凌濑恭弥!只不过是一群无礼之徒罢了……对,他们只是普通人,可经不起自己练得炉火纯青的空手道,柔道,跆拳道,还有散打的连续攻击!更重要的是,我可不要到警务局饮茶啊!!
5 r+ g) Q2 T! f5 u7 f* @: D8 u- O% i/ D  {- b2 S3 I( m3 i" k
然后他冷漠地说道:“我,对你们,没•性•趣。另外,我•是•男•的。”
& H% D- D8 Q" N$ O; ?/ }2 {8 a- O8 O
7 f0 E/ B* V# X2 W* _0 H再然后,过了不知道N分钟——在第N+1分钟之后——
1 Q1 o8 T2 A# g! c! C
& |4 Y9 v5 F/ S4 q. \“哎呀,美人这又何必呢!我们不在乎性别的。”不愧是他们的首领,章鱼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家衣服都淋湿了还不明白他性别的人算哪根葱啊!不愧?)# R+ s" l( c0 @1 p: y
) ~5 y& [7 D" P* H
“我没那个美国时间。”语毕,凌濑恭弥打算转身离开。7 q$ G6 C/ `! Y2 a7 S
- L$ ~+ h' O8 Y; E4 U
但是他有那么简单就可以走吗?——答案当然是,NO!
1 @/ ]0 K7 ~* B4 u$ K/ T
4 D' _) b1 R( T. X四个比恭弥高一个头,初步目测约一米九几的男人围着他,脸上净是一副非洲难民见到鸡腿(喂喂——将美丽的恭弥君比喻成鸡腿也太差劲了吧!-_-|||)的摸样。# p! G3 q% C! n7 d7 q2 A

' X/ ?7 n6 `8 j# a4 F“哟,美人,你还真以为你可以逃得掉?!”章鱼头侃调着,准备将他那只肥腻的油猪手搭在恭弥身上。不料,恭弥一个轻巧的侧身就躲过了,害得章鱼头牙痒痒地直切齿。+ i2 U7 R" m/ n! L3 {
8 M, }2 H' f" d: g9 Z* W% Z# I! |. M
“我没打算逃。”恭弥冷漠的眼神看得他浑身不自在,而恭弥怀中的鸳鸯从刚才开始就根本不屑看他一眼。, ~9 ?6 x6 s: T+ t8 Q4 R
5 d  A5 d. J' Q3 V  g
这叫我颜面何在!; e: ]: Q! c5 w
9 P0 c- O8 q, W, D) ~$ b
章鱼头抓狂似的大喊:“兄弟们,给我上了他!”
9 g1 o6 j1 y6 K9 c6 C9 S
* b- w) J- u. V$ V( v一声令下,三个大汉张牙舞爪地朝着恭弥的方向扑去。恭弥蹙着眉,身子往后一倾,躲开了。他真的不想伤害他们,再加上怀里还有只受伤的小家伙。所以只好努力地躲避着。可是,一个不小心,恭弥发现后面已经没有了退路。因为,他的身后是一个庞大的湖泊!
0 y2 s8 X5 N1 Y' G3 s: o; G
, S# H! }# V" o% U" i是湖泊就算了,但,问题在于,一,天下着雨,再掉进湖里会感冒。二,受伤的鸳鸯需要照顾。三,还击的话要去警务局,麻烦。(人家都说生不进衙门,死不入地府嘛!)更重要的是,他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说了也没人信)竟然不•会•游•泳•啊!!
/ b3 _! |9 k+ ~$ C# _( [7 F$ `/ g
; H' u( b& @" B" Q: C糟糕!现在不是发愣的时间!
: k8 {+ v8 B% O) C- `1 g; V9 d2 _
“啊——”
- r0 Z3 W8 l1 }7 v, }! C( v8 P0 o! p2 p3 `& a8 T. J/ X5 w
噗通!. @8 C# x: o, X6 B- \. u
% J- X: I& p' z7 c5 o4 F4 S8 _
伴随着一声惨叫和重物落水的声响,树林里躲雨的乌鸦惊飞了起来。* m5 ]* l- o6 e7 Q

# i% @* p3 b; }8 y$ F“老大,她(?)掉到水里了。”笑得很痞子的那个家伙向章鱼头报告着,仿佛这一切都是他们设计好的一样。
# y3 @2 x: E) V, G, }" C) J. I/ y+ n( K  M3 T
望着在湖中挣扎却还不忘保护好鸳鸯的恭弥,章鱼头用故作深沉的嗓音道:“美人,如果你答应陪哥们玩玩就考虑把你救上来,如果不肯……哼,你看着办吧!”
: A; U: e% H! K
6 [8 N! D/ U! h6 H“我!……宁•死•不•屈!”一字一顿,十分艰难地把话说完后,恭弥竟然真的一点点沉下去了!!
# \" t% |0 ^/ O, r( g% J8 k  t4 {2 P. r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望望怀中的鸳鸯,恭弥虚弱地笑了。奇怪?难道人死前都会产生幻觉?不然,他怎么会认为那只灵性很强的鸳鸯在悲伤而且后悔的看着他呢?
( L7 s7 [, q; i1 w9 j1 Z9 v# ^- z& M, T7 S3 I
算了,已经,不要紧了……
8 @8 E5 i. l& y) u
( q" ?) S, g! T1 P恭弥慢慢地闭上那双诱惑人心的丹凤眼。 本帖最后由 紫艾月樱 于 2011-9-12 12:45 编辑
4 ]( U* F* N5 w1 G7 G* B2 K5 o7 f. ?6 f: ~' c! @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盘丝小精 + 20 原创帖子!加油

总评分: 金币 + 20   查看全部评分

﹒︶ 什庅罒愛情﹖両亇灵魂‐弌亇躯躰︵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8-6-28 00:40:51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归于黑暗。
) s2 `  y9 _- K0 r% N
# P9 M7 f$ X4 I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冥冥之中,恭弥听见一把低沉,很好听的声音在呼唤他。1 a  Q) o0 R$ O9 R
$ \1 x% R2 H. q9 Y$ x
“唔……”努力地睁开眼睛,撑起身子。恭弥被眼前这个担忧地俯视着他的三十来岁男人赫了一跳。
* m  j$ c+ r1 ]. N& X1 V9 D; g/ w" B: u  h- Y; Q
很美……
3 Q4 g7 \; F7 }2 O8 f: m' u3 v7 M$ ^' r
恭弥自认为自己是那种眼光长在头顶上的人,也许这跟他本身样貌就很出众有关吧,总之,一般的美女他是看不上的。然而,男人却与他出生为止到现在所见过的美人都不一样。他不是偏向女性阴柔的美,却比她们更胜一筹。他高瘦,却不会弱不禁风,反而给人一种倔强的感觉。3 E$ c9 a1 H8 ~# x+ T- c! H( b& j

% k$ v8 \# z" P- J+ I所以,一时语言乏力的恭弥只能用“很美”来形容了。( f, P, u! d9 H5 @' t; {& R
" L3 `3 A% w6 X( B
男人一袭亚麻色的古装,潇洒中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他与生俱来的高傲和……妖媚?恭弥突然想起那只鸳鸯,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他墨绿色的长发被白色的银丝随意束在脑后,一双深邃迷人的酒红色眸子透露出不安。真是我见犹怜。
4 Y. n; c. W/ v! T9 d0 b
2 P8 B) b9 X1 ]4 q“咳咳……”意识到自己的无礼,恭弥尴尬的转过头四处张望,刚才有够像个专拐美女的金鱼眼大叔的……(众人:敢情你说弥弥是金鱼眼大叔?!来人啊,拖出去,斩了! 某亲妈:偶错了还不行吗!SOS!)
. i; t+ F& S" k  Q. n% e/ y8 T0 t/ c; o: o. @7 f
“那个,我是不是……死了?”恭弥摸了摸鼻子,不怎么好意思开口。
  C- Q" s" X* }0 R- k7 _/ ?2 S+ \9 s0 r- [, }- [
男人皱着眉,似乎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e; M! o- q% F! P# u) [) H
7 L) \. P$ B" A1 b1 w. y; E
“对不起……”男人跪下来与恭弥平视。
6 e( a8 O/ ~! o5 q9 @4 G
. I3 }0 \0 e/ C. @. u& r恭弥不语。他等待着男人的解释。
: P# Q* j5 k# i2 C( w) g) X7 t; J' g' }% [* S/ ~/ Y- b1 [
“我……不是人类。”  n8 a; R8 \. w9 x0 f5 P
“……”恭弥一副沉思的样子低下头,而后抬起:“恩,我也不是。”因为已经死了嘛。
6 c* Z) b8 q0 }3 f0 ^9 }3 N* I# W; W! _( C8 J7 {; N
“我不是这个意思!”男人无奈,原本严肃的气氛被恭弥这么一闹倒是消失到爪哇国去了。害得他现在哭笑不是。
% m. E( L" ?1 n* I- n, y1 I* _! x% o$ S8 A" ~
嗨……男人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要继续说,可一开口,却又不知从哪里接下去好,只能为难的闭上。咂咂嘴,他鼓起勇气打算从头说起。- w4 O, d) P/ ^3 ?4 `+ F7 }/ p
. ]7 E! D) g$ P+ M5 r+ F
“我出生于中国。我的名字叫林惜鸳。我……是一只鸳鸯精。你救我的时候,我刚好被天兵追杀——那群杀千刀的家伙竟然用暗器!气死我了——咳,那个,很抱歉你为了救我而牺牲了自己,我必须报这个恩!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你重生的。”林惜鸳诚恳的看着还是不解的恭弥。
# x/ f( }$ c6 k/ f$ |. ~4 c0 |9 g. u3 j0 |
“唔……可是,我不是连累你也死了吗?还怎么可以要求你帮我呢?”恭弥闪躲着林惜鸳那双仿佛会摄人魂魄的眼眸,淡淡的红晕在不知不觉中浮现了出来。3 B" S! L" y) S1 u' x# {, b- D
9 j: t, S. f" p" \
林惜鸳一惊,紧张地开口:“这怎么可以?!啊,对不起。但是,请你一定要让我帮你!不!这是你在帮我啊!”他抓着恭弥的袖子拼命摇晃。* k. O9 ?/ d5 N6 ?3 f

5 }9 W: w5 S1 I( F) G! v6 `: L( |“痛……我怕你了,那你怎么办啊?”恭弥有些担心他,毕竟,他也很可怜的。为什么会被天兵追杀呢?恭弥很想问他,但是仔细思考下来又好像觉得这个问题太……那个了,所以还是没问出来。
, G1 c( ~- T' Y0 ^) b/ X" }0 O3 c6 J0 y- P
“我是鸳鸯精!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翘掉呢?好歹我也活过了三千二百个年头啦。你就别管我了,好!我们去古代吧!”林惜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站起来,一只手还夸张的锤了一下胸脯,结果似乎是碰到伤口了,他龇牙咧嘴地喊着痛,一边拉恭弥起身。* ^1 k8 F1 [- r% f1 H/ R. e

/ M2 e% _$ |0 H8 I恭弥被他逗笑了,摇摇头,摆出“I服了U”的样子。
6 }* X$ z- K6 I* h4 T- \, z% z; G+ L' q, g4 \1 Z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林惜鸳温柔的书香门第。$ w6 x" I% g/ N9 }- g
! j" K# P& ?) t8 a4 s& f
“凌濑恭弥。”" M% K& w$ e/ d/ I
8 {6 e: b) }$ R. T1 `& l
“恭弥,我可以这样叫你吧。你……会后悔么?救了我。”
5 v: W  ]: }$ N4 i- `/ H* D. e! \' |8 n3 |$ f) N0 Z; j
“怎么会?我很高兴能认识你。”
% r9 z' l! Y% X( {8 Z5 l
( K% R5 T' J# ^" R! E“厄,恭弥,你介不介意多告诉我一点关于你的事?”  x) i( ^  T4 P, p

) E; N5 X1 Y% K  B6 x. _“恩?可以……”恭弥有些奇怪他怎么会好奇自己的事,不过告诉他也没什么不行的吧?反正,他已经把他当成好朋友了。(这叫同是天涯沦落人?)
6 d( D* R; V0 p" o7 G( e1 {8 ]8 G; ?2 T' G9 }' `
“我住在日本,是日美的混血儿,家里有爸爸,妈妈,和可爱的妹妹。就读于‘圣•彼安’高等学院大学三年级,平时喜欢看书、听音乐和绘画。因为个性比较闷,所以都没什么朋友。恩……大概是这些?”+ C: {; ?& D* f- k
8 C- a6 r! \, O* D' b
“那你遇过哪些不好的而且特别难忘的事?厄,如果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4 y) H$ W; ]; l* v( [8 c/ m# L' G& _6 A  {% @
“不好的话,我想应该是那次吧?”恭弥做回忆状。0 o6 ?* F* |" A" C

3 f' O1 f8 d' A  _9 E; L“哪次?”林惜鸳问得有些着急。
2 w, Y; |% i2 s! j+ @
! e/ Y5 [4 Z3 h. f8 l; m恭弥笑笑,“怎么紧张得跟自家女朋友受欺负似的?”1 m6 p/ M) b' Y& A  S5 @
2 X* Q7 F4 i  A* E, b* I/ y% M# E
说完就连恭弥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是怎么了?于是连忙扯开话题:“哦,只不过是被一个喝醉的错认是他女人罢了,哈哈。”外加差点让人给吃掉,所以事后才猛练拳脚功夫的。
# X7 g  J6 w( \- M# @$ D: A+ j" L2 X
1 K- c4 i  E( ]& e“只不过?你遇上这种事不止十次八次了吧,怎么就记住那次了?我很担心你。”林惜鸳微微逼近,直到他呼出的气息喷在恭弥脖子上,这才让恭弥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竟是那么的靠近!0 j' o6 X* k7 E' }+ d! F+ u' I
! p, L. Q6 [! N3 H2 w3 k- D
天啊,我在想什么?疯了!恭弥在心里狂骂自己,而身体却僵硬得无法动弹。2 `' t+ l# x% s! E+ h* ?

1 f/ F4 `; V7 R林惜鸳笑着眯起丹凤眼,右手一挥,恭弥便晕了过去。
; A" X) G  f$ j# G4 Q3 k# ?9 N* z/ X# N, ~" C
抱起他,林惜鸳的眼中净是看不透的秘密。他望着远方,轻轻叹了口气,又低下头望向恭弥,一抹歉意闪过眼底,但,消纵即逝。
3 G( n" r/ H, i- a" m
2 M/ E+ j% _% h! T0 L! \& S“对不起……我说过了吧。所以,请你以后别再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恭弥君……”
: w3 A5 j1 |7 b5 T5 |4 h- K# e
; y4 ?+ Q; Q9 \8 w+ K: S2 q随即,亚麻色的身影消失在微风之中。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大头。 + 5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 什庅罒愛情﹖両亇灵魂‐弌亇躯躰︵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8-6-28 00:43:36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 M( v5 S, r- G: b这是穿越文,年下攻,玄幻类,无H。
﹒︶ 什庅罒愛情﹖両亇灵魂‐弌亇躯躰︵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1902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009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8-6-28 02:15:16 |显示全部楼层
附件啊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8-6-29 08:47:38 |显示全部楼层
附件?& k# S' d, Z3 J
抱歉啊,这个……懒惰的某艳还没写完的说。
﹒︶ 什庅罒愛情﹖両亇灵魂‐弌亇躯躰︵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1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99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6-7 20:30:01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金币
83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81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6-7 21:29:20 |显示全部楼层
打扰了,抱走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