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3/05/10出版】《折碧(上、下)》作者:月佩环

查看: 87|回复: 87

[耽美预告] 【2013/05/10出版】《折碧(上、下)》作者:月佩环   [复制链接]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签到天数: 589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26298 枚
威望
221 点
好评
3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713
精华
0
鲜花(225) 鸡蛋(0)
发表于 2013-4-24 14:22:54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shunong17 于 2013-4-24 14:24 编辑



[D131]《折碧 上》
作者:月佩环
绘者:四喜
出版社:威向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0日

【文案】

青竹帮少帮主罗夜暝一夜风流,
半路竟杀出个闻人昊仰仗美色夺人所爱,
硬是诱得床伴许致青一颗心随人去!

虽因练功而浑身青黛,
但罗夜暝可绝不戴绿帽!
为了泄阳后得以短暂回复的容貌,
他拼着精尽人亡,也要当那一夜十次郎!
拖着疲软的身躯和出众的容貌,
满心以为能与爱人重拾旧情之际,
罗夜暝竟落入陷阱成了供人淫乐的器具!

身体内不受控制的热切渴望,
与那人不时冷漠酷虐的猛烈索求,
罗夜暝觉得自己恐怕要跟爹娘说声
──不孝儿子先行一步了……



[D132]《折碧 下》
作者:月佩环
绘者:四喜
出版社:威向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0日

【文案】

闻人昊想他该是疯了。
居然会对掳回的那根绿草药苗动了心!?

人总是情到浓时即转薄,
他耽于夺去别人所爱时的快感,
以及鱼水之欢的片刻。
所以他抢了许致青,掳了罗夜暝当药人。
一切都再合理不过。
只是那根傻呼呼的丑绿苗,
情动之时,明净眼眸中痴迷温柔的神态,
竟让他早已冷透的心蠢动了起来。

直到床上那青竹般的身影消失无踪,
闻人昊才惊觉一股如坠深渊般的恐惧,
如果多些认真的对待,是否就来得及握住那颗真心?

【试阅】

  第一章

  「妖怪啊!」青年清脆的声音尖锐地刺破了客栈的黎明。

  罗夜暝被这一声尖叫惊醒,瞬间睁开眼睛,看到昨夜和他欢好一夜的许致青衣裳整齐,一手擎着油灯,站在床边。

  油灯照着他姣好的面容变得惨白,满脸惊恐地看着他,他便知道事情已经败露。

  他慌忙坐起,果然看到身上的污浊完全和别人的白色黏液不同,而是泛着淡淡的青色,不由有些吃惊。他早就知道因为自身所练邪功的关系,身上血肉都是剧毒,想不到就连自己的淫液也是一样,连和人欢好也会让人痛苦。

  他想遮住满是污迹的床单,却发现身上全是,又忙着用床单遮住身上,但处处青碧,衬着他黛青眉毛,乌青唇色和青白面容,越发显得人如妖魅,也难怪许致青会叫他妖怪。

  「致青,我不是妖怪……」罗夜暝硬着头皮解释。他抱着床单,遮住下身,如此狼狈模样,对于青竹帮的少帮主来说,可说是绝无仅有。

  「你……你到底是谁?」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许致青却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一个个站了起来,他绝不能相信,和自己相识两年,琴笛相和,引为知己的男子,竟然是这么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

  却听这极为妖异的男子柔声回道:「致青,你识得我的声音的,我是夜暝啊!你不是说,不管我长成什么样子,你都不会嫌弃的么?」

  许致青颤声道:「你若是像你在自己信里所说的,长得丑陋便也罢了,可是你……你这长相……分明就是个绿皮怪物……你、你……」

  罗夜暝吃惊地看着许致青,说不出话来。

  他原本想过,自己面容泛绿,必然会让许致青不喜,却不想许致青会如此直言不讳地说他是「绿皮怪物」。

  他昨天晚上趁着月色黯淡,和许致青在这家客栈相会,还特地吹熄了灯火,只想着和许致青说几句情话就好,却不想许致青听到他的声音,便情不自禁地扑到他怀里。他一时激动,就将许致青抱上了床。

  本来他打算等许致青睡觉后再离开,却没想到,许致青和他云雨过后,他控制不住地泄了身,竟让许致青沾染了毒液,浑身发冷不适。他不得不留下来,悄悄给许致青度了一道真气,将许致青的毒逼出,但许致青浑身发冷,竟窝在他的怀里,不舍地抱着他不放,他不能脱身,辗转反侧,在黎明前疲倦之极,竟然不小心睡了过去。

  许致青对自己的失言也有些后悔,不得不忍住内心的厌恶,问道:「你怎么会长成这般模样?」

  罗夜暝忙道:「我原先并不是这般模样,比如今英俊千倍,只是我身为青竹帮的人,怎可能不练本帮神功?本帮神功但凡练到五层以上,都会面目泛绿,和青竹的颜色相同……」

  「你竟然是邪派子弟?」许致青失声惊呼,「你说你是江湖中人也就罢了,我也不在乎你的来历身分,但青竹帮向来作恶多端,你怎地竟然和他们为伍?」

  罗夜暝十分无奈,他老爹是青竹帮帮主他也没办法,难道还能换爹不成?他正要解释,许致青又道:「我听说你们帮主还强抢良家女子为妻,无恶不作,令人不齿……却没想到罗兄泥足深陷,竟然还将这邪功练到第五层……」

  看到许致青满脸鄙夷之色,罗夜暝本想解释母亲虽然是被父亲抢来,但后来父亲就没敢再抢第二个母老虎,还有自己的武功其实不止练到第五层,甚至达到第八层的事,但许致青说得也大体没错。父亲当年让年少的他练这邪功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容貌算什么,你爷爷抢了你奶奶,才生了你爹,你爹抢了你娘才生了你,哪天你有喜欢上的人,管他三七二十一,抢过来便是了。」

  他当时虽然觉得不妥,却也说不出不妥在何处,直到年纪渐长,这才知道,由于抢亲的关系,青竹帮历代帮主夫妇感情不和,关起门就打架的事几乎全帮皆知。

  罗夜暝自然不想过着一样的日子,只得哄着他道:「你若是不愿意我练这武功,我以后就再也不练就是。」他自己觉得练到第八层还好,揽镜自照时,还觉得自己虽然完全比不上当年俊容,但也只是比普通人怪了点,并不算太丑,可是许致青如此反感,他不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自信心过于强盛了些。

  「骗子!」许致青大叫道,「你们这些邪派中人,哪个不是骗子?我只恨我瞎了眼,才和你结交,将你引为知音!」

  罗夜暝被他厉声斥责,冷汗涔涔而下,却是心里发虚,作声不得。

  两年前他在山林间听到许致青抚琴弹奏,琴音绝妙,悠然飘渺,不由得一时技痒,拿了笛子与他相和。一曲过后,他原本想和抚琴之人缘分已尽,但远远看到这人韶秀美好,风仪堪称绝世,竟是忍不住写了一封书信,让人送了过去。

  他在信中写的无非是琴曲一艺的感悟,并没有其他,但许致青却十分欢喜,迅速地给他回了信。

  一来二去地,信中便带了些各地的所见所闻,风物人情,也不知是谁开始,在信中提了风月,两人感情渐生,许致青就有了想见面的意思。

  罗夜暝自然不敢答应,只说许致青青年俊美,且出身书香门第,自己形容丑陋,又是江湖中人,断然不敢相见。

  他这么一回信,许致青就不高兴了,原来罗夜暝早就偷偷看过他的容貌,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于是让人送了信来,只说一定要见一面,听听罗夜暝的声音,感触到他是真实存在的就好,并不在乎罗夜暝的身分相貌。

  罗夜暝从没有见过有人不嫌弃他相貌的,登时十分感动,左思右想之下,才约了他在苏州城中的一家客栈相见,但他仍然不愿许致青见到他的面目,于是要求熄灯说话,许致青都一一答应了。

  当夜他犹豫了许久,直到半夜才用扇子半掩住面孔,到早就订好的房中去。

  许致青果然十分温柔体贴,轻轻和他双手交握,似乎感到他手心里的冷汗,坐在屋子里和他说了许久的体己话,还夸他声音好听,令人心醉,挨着他的肩头靠着,甜蜜欢喜无限。

  罗夜暝不由动情,心惊胆颤地试着进一步接触,许致青也都一一默许了,任由他抱着自己,两人情不自禁,便上了床。罗夜暝原本还想克制住,但许致青温软的身子靠在他怀里,说着爱恋之极的话,又许了一生一世的诺言,让他也忍不住一时激动起来,幻想着许致青接受了自己怪异的容貌,两人能够长相厮守。

  但他也知道,自己长得不好,许致青不可能立刻就接受,必须一步一步来才行。不料两人才云雨了一度,许致青就按捺不住好奇,偷偷起床,点燃了油灯,细看他的模样。

  他本来就没想过能瞒得住多久,这件事迟早要向许致青坦承,但没想过这么快,只得说道:「致青,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在意容貌,我……其实我原来长得比现在俊美万倍……」

  他不说还好,一说许致青更为生气:「得了!你现在都变成这副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样,就是俊美千倍万倍,又能怎样?我根本不介意你长得什么样,你还不明白吗?」

  「我知道,昨天晚上让你不舒服了,我身上是有点冷,以后我一定改……」

  「改?你能怎么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知道么?」许致青的声音越来越高,相比之下,罗夜暝的解释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人轻轻敲了三下,一个男子清朗的声音道:「二位,先别急着吵架,开开门好吗?我也是这家客栈的客人,就住在隔壁。」

  罗夜暝这才知道这场争吵惊动了隔壁,不由十分尴尬。许致青早就穿好了衣裳,他自己忙于解释,此时还拿着脏兮兮的床单遮掩着自己的身体,正要阻止许致青去开门,等他穿好衣裳再说,但已经来不及了。

  许致青愤愤不平地开了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男子,十分年轻,约莫二十岁上下,容颜绝美,眼睛微微而笑,看起来十分亲切。

  罗夜暝虽然时常羡慕别人长得好,但对长得好看的人从来没有生出嫉妒之心,对于失去的英俊容颜只是觉得惋惜而已。可是今天见到这个男子的容貌时,却觉得很是不适,虽然他的态度十分亲切和气,但是总觉得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慢,看不起这天下所有的人。

  那男子扫了一眼房内,眼神落到罗夜暝身上时,挑了挑眉毛,估计是没见过长得这么古怪的男子,却也没有太过惊讶骇然,只是自然而然地转头看向许致青,目光隐约有些赞叹,微笑道:「在下复姓『闻人』,单名一个『昊』字,因为有事来到苏州,几天前在这家客栈投宿到现在。今日想必是三生有幸,得见兄台尊范。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许致青看到闻人昊身边战战兢兢的店家,还有远处指指点点的客人,便知道他们二人在房中吵闹惊动整家客栈住宿的旁人,不由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在下姓『许』,双名上『致』下『青』,只怕污了公子的耳朵。我和这位罗兄是兄弟论交,不想这位罗兄竟然欺瞒于在下,所以有所争吵,惊动公子了。」

  此时黎明刚过,天才蒙蒙亮,正是好眠的时候,被吵醒的话,不管是谁都会不高兴。闻人昊笑眯眯地道:「哪里哪里。在下听到公子凤声初鸣,这才忍不住出门,果然看到公子仪表不凡,实是好生喜欢。」他转过头对身边的店主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去罢。」

  那店主唯唯诺诺地答应了,退了下去。

  「闻人公子,外面说话不便,请进来罢。」许致青显然对闻人昊十分欢喜,在他的印象里,能吹得一手好笛的,就应该是像闻人昊这般的人品样貌,像罗夜暝那种人,练了邪功让自己变得不人不妖的,哪里配得上这般的气质?

  只怕那个与自己书信往来两年的人,早就被他害死了,他冒用了人家的名头,这才迟迟不敢相见。毕竟两人两情相悦了以后,连琴笛也很久没碰了。

  他心中狐疑,口中便问了出来:「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罗夜暝?你的玉笛呢?怎么不见带来?」

  罗夜暝昨夜犹豫不决,不知自己该不该去见许致青,哪里还记得带玉笛在身上。

  他被许致青叫醒,又被许致青指责,原本十分愧疚,只觉得对不起许致青,但如今看到这个自称闻人昊的人和许致青初次见面,两人就十分亲近,竟似将他撇在一旁。

  心里的醋意让他忍不住难过,只勉强道:「不带又如何?你既不信我,又有什么话好说?」顿了一顿,又对闻人昊道,「闻人昊?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多年,未曾听说过这个名字。我和致青的事与你无关,还请阁下早些离开。」

  闻人昊还没说话,许致青便冷冷回答:「人家翩翩公子,自然不会到江湖上打打杀杀,你现在既然不能证明自己的身分,还是你先离开的好,我现在不想再见到你。」

  罗夜暝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他想再解释,但在闻人昊面前却是多有不便。却听闻人昊笑吟吟地道:「在下出生寒微,自然和罗少侠不能相比,传闻罗少侠武功高强,一双毒掌独步天下,掌力到处,在人身上留下黑印,三日三夜后没有解药,就会毒发身亡,实在是功力高深,令人生畏。如今却见罗少侠双手拿着床单捂住下身,好生奇特,难道是新的练武方式不成?」

  他语含奚落之意,惹得许致青咯咯直笑,罗夜暝的脸皮不由青了又红,红了又青,冷冷道:「闻人昊,你不要得意太早,咱们走着瞧罢,我早晚会知道你的底细!」他下身还沾着青色凝固半液体,自然不愿意被闻人昊嘲笑,如今留在这里,更是尴尬。

  原本穿来的衣裳就踩在许致青的脚下,也无颜再去要了,于是将床单一裹,纵身跃出窗外。

  看他如此狼狈,闻人昊不由得哈哈大笑,许致青笑声也是十分清脆,这些声音自然也传入了刚刚离去不远的罗夜暝耳中。

  罗夜暝气得火冒三丈,但却没有办法。现在他身上才裹着一条被单,而且到了清早,有很多人出来吃早点的,街上最旺的一家店还有许多人在排队买包子,好不容易躲躲闪闪,踮起脚尖,才飞快地纵身离开。

  青竹帮的总坛并不在江南,而在中原一带。罗夜暝仗着自己武功高强,从十五岁起就离开中原,四处闯荡。

  别人远远地看他相貌奇异,也不来惹他,即使有些敢惹怒他的,也都是一些奸恶凶狠之辈,他顺手处理了,江湖上的人却因为他面目可憎,并不会赞扬他任侠仗义,却都说他手段残忍,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浑身黑毒,果然是邪派中人。

  只是他手下死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别人也只能说他喜怒无常,却不敢说他是恶徒魔/头,不过邪魔外道这个字眼是跑不了了。

  可惜罗夜暝武功虽高,但青竹帮的势力却是不大。他召集江南所有帮众,但召集了三天,也只得十三个人,其中只有四个人练过一点三脚猫的武功。其余九人不是资质不足,就是胆小怕死,连武功都没练过。

  罗夜暝不由得喟叹青竹帮在邪派里也只能算乌合之众,比起北方的独尊堡、天吴教,南方五毒教这几个大派来说,真是寒碜。

  抱着聊胜于无的心态,罗夜暝打发他们去打探那闻人昊的消息,自己也只好亲自出马,去调查闻人昊到底是什么人。许致青即使不会回心转意,对闻人昊也有些防备,不至于一头栽倒在闻人昊的迷幻术里。

  罗夜暝练到改变容貌的青竹功法第五层时才十五岁,依稀知道自己非但长得不难看,而且相貌堂堂,器宇轩昂,比起闻人昊眼角上挑,总带着一种难言的风流大不相同。

  闻人昊的长相令人无端生出一种亲近之意,但看在罗夜暝眼里,却是令人生厌。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妒火中烧。他有些丧气地想。

  如今容颜早已毁弃,再提旧事也没什么意思。

  他穿别的颜色会显得肤色迥异,所以他的衣衫一例都是青绿色,一来彰显他青竹帮少主的身分,二来他的眉目青黛,便如手绘的妆容一般,不会那么突出。

  时下女子常在额上双鬓处饰以鹅黄,他这种绿色的妆容在大白天里招摇过市,别人只是指指点点,笑他怪异,化妆化得眉目都看不清了,但也绝不会像许致青举着火烛照着他的脸时的惊讶骇然。

  才过了两天,罗夜暝就接到了消息,那闻人昊和许致青两人相谈甚欢,只除了没有同住,每天十二个时辰几乎就有六个时辰在一起。罗夜暝如坐针毡,恨不得立时飞到两人身旁把两人扯开,可惜每次他找到地方,那两人都已先行离开。

  原来许致青不愿意和他相见,远远地听说有个浑身青绿的男子过来,便拉着闻人昊跑了。

  罗夜暝查了几日都查不到闻人昊的身分。只听说他出手豪阔,像是富贵人家的子弟,但要是试探他有没有武功,却是试不出来。有人向他吹射青竹镖时,他总是恰到好处地弯腰拾东西,或是欠身说话,堪堪避了开去。

  依照罗夜暝的经验,这闻人昊的武功是高到没边了,至少比起这群不成器的弟子们高了十倍,但知道他武功高又如何,看不出他的来历,自然就捏不到闻人昊的把柄。

  这一日他接到消息说,闻人昊和许致青将会同行去杭州游玩,他就急火火地深夜赶到官道旁边埋伏。

  吃了大半天的灰尘,到次日午时,罗夜暝才远远看到被青竹帮做了标记的那辆马车慢悠悠地过来,当下他朝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一群人便即将这辆马车团团围住。

  罗夜暝还没说话,闻人昊就施施然地从马车里出来,手里摇着一把白扇子。

  罗夜暝定睛一看,险些没吐出血来,那扇子正面画的是几株兰花,背面是他手抄的一首李白的诗,内有「兰生不当户,别是闲庭草。夙被霜露欺,红荣已先老」之句,正是他那天晚上带到许致青房里去的,只是离去匆忙,却没想被闻人昊拾去了。

  他还在生气,闻人昊一边摇着扇子,一边道:「不知阁下拦路在此,有何见教?难道还想抢劫不成?如果要抢劫,你这里人是少了些啊!」他扇子一收,朝着稀稀拉拉的七、八个青竹帮众点了几下。

  青竹帮十几个人抢劫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但这闻人昊显然是个不好惹的硬茬。众人都不由得面露尴尬之色,其中有人咳嗽了几声,正要说几句场面话,却听罗夜暝忽然怒道:「你拿我扇子作甚?」

  他平时不习惯用扇子,之所以拿着这把扇子去见许致青,其实也是想向许致青暗示自己生性和出身大不相同,希望许致青不要介怀,并且还有些怀才不遇,世风日下的感叹,却没想被这衣冠禽兽的闻人昊拿去了。

  闻人昊十分诧异:「扇子是你的?你画的画?你写的诗?」

  画虽然是他所画,但诗却是李白所写。他刚想辩解,闻人昊就当他是默认了,嘲笑道:「凭你这样子,也画得出这种好画,写得如此好字?别是拿了人家的东西,在此自称自赞吧。」

  罗夜暝气得脸色发青,但他面色本来就青,也瞧不出来,冷冷道:「多谢谬赞了,画是我画的,字也是我写的。」

  「罗兄……」许致青彷佛叹息一般,从马车中徐徐下来。他年纪极轻,此时不过十六、七岁,身形自然有些单薄,闻人昊便上前扶了他一扶,轻声责备道:「你下来作甚?这些人我随手就可以打发了。」

  许致青微微一笑,道:「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些许剑舞之术还是略懂的,闻人兄不必担心我。」

  剑舞和剑法没什么相干,罗夜暝也没得空闲指摘他的错处,听他对闻人昊百般维护,气得肝疼,厉声道:「致青,闻人昊身分可疑,只怕连姓名也是假的,你为何如此信他?就当不提我们之间两年的交情,你也应该信我不会骗你,这闻人昊绝不是什么好人!」

  许致青看了他一会儿,像是不忍看他如此丑陋模样,微微偏转过头,不愿和他对视:「罗兄,即使你真的是和我鸿雁传书两年的那个人,事到如今,只怕我们缘分已尽了。此时此刻,就是有闻人兄在我身边,我面对你时,仍然觉得心中惧怕。罗兄还不明白么,我不喜欢你的乃是你的行事为人。这世上有许多相貌不堪之人,他们自珍自爱,不去练这种阴毒的邪功,可是罗兄却执迷不悟。奉劝罗兄一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罗兄,好自为之。」

  罗夜暝迷茫地看着许致青,只见他容颜绮丽,斯文俊秀,乃是自己追逐了两年的人,这个人曾经说过,不论他是什么人都可以真心对待,却因为他练的功法过于毒辣丑陋,而选择放弃他。鼻尖一酸,却是强忍着没有落泪,一言不发。

  许致青却看也不看他一眼,扯了扯闻人昊的衣袖,轻声道:「我们走罢!」

  「罗兄告辞。」闻人昊朝罗夜暝抱了抱拳,十分谦和有礼。刚才许致青说话时,他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看着罗夜暝,似乎觉得此人十分有趣,明明相貌丑陋,偏偏这么厚颜无耻地死缠烂打,可是看到他伤心气苦,他竟然难得地没有出言讥讽,连自己也不禁有些疑惑。

  听到闻人昊说话,罗夜暝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外人面前失态,看着两人上了马车,扬起一股烟尘,辚辚地往杭州驶去。

  众人看了看罗夜暝的脸色,却发现他并没有妒火中烧的样子,脸上反而尽是思索和迷茫,似乎还在想着许致青话里的意思。

  其中有一个名叫来喜的道:「少帮主,要不要拦?」另一个叫阿进的嘴快,说道:「拦?除了少帮主,谁有本事拦?」来喜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就是在问少帮主去不去拦人,眼看着人就去杭州了,再追就来不及了。」

  罗夜暝豪气地摆了摆手:「罢了!人家既然无情,我也不能探了脸去给他打。都散了,去做自己的事!」

  众人都纷纷称赞少帮主心胸豁达,不和小人计较。心下都是抹了一把冷汗。少帮主的武功他们是拍马也追不上的,听少帮主说,这闻人昊武功极高,想必少帮主也斗不过,那他们跟着上去岂不是送死嘛?当下更是变本加厉地溜须拍马。

  罗夜暝开始时是顾着面子,到后来也有些飘飘然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鲜花鸡蛋

lkjhgfdsal  在2015-12-16 02:1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8
yuushe  在2014-1-7 15:5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八重夜雪  在2013-6-22 22:0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枉为人  在2013-6-9 11:1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blue0743  在2013-5-29 06:0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39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154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28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3-4-24 15:10:2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虐文么??
鲜花(3)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签到天数: 94 天

[LV.6]常住居民II

金币
22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5-7 22:32:5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下载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6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5-12 03:02:49 |显示全部楼层
看文案內容感覺還不錯
偏偏出租坊暫時沒有進這本 T^T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6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371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113 点
帖子
411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5-17 09:33:0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275 天

[LV.8]以坛为家I

金币
155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5 点
帖子
49
精华
0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13-5-18 18:29:53 |显示全部楼层
月佩环大人高产的可怕啊=口=
不是说在写白龙岛主的故事吗╮( ̄▽ ̄")╭
鲜花(2)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584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928 枚
威望
6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89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5-23 09:35:0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5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5-28 16:22:12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发文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16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81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24
精华
0
鲜花(10) 鸡蛋(0)
发表于 2013-5-29 13:40:07 |显示全部楼层
还想看啊,感觉罗小受好呆萌
鲜花(1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金币
36195 枚
威望
1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 点
钻石
100 颗
贡献值
24735 点
帖子
17614
精华
649
鲜花(7707) 鸡蛋(227)
发表于 2013-6-7 20:13: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指慈悲 于 2013-6-7 20:16 编辑



《折碧 上》作者:月佩环
绘者:四喜
出版社:威向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0日




《折碧 下》作者:月佩环
绘者:四喜
出版社:威向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0日


【文案】
青竹帮少帮主罗夜暝一夜风流,
半路竟杀出个闻人昊仰仗美色夺人所爱,
硬是诱得床伴许致青一颗心随人去!
虽因练功而浑身青黛,
但罗夜暝可绝不戴绿帽!
为了泄阳后得以短暂回复的容貌,
他拼着精尽人亡,也要当那一夜十次郎!
拖着疲软的身躯和出众的容貌,
满心以为能与爱人重拾旧情之际,
罗夜暝竟落入陷阱成了供人淫乐的器具!
身体内不受控制的热切渴望,
与那人不时冷漠酷虐的猛烈索求,
罗夜暝觉得自己恐怕要跟爹娘说声──不孝儿子先行一步了……


【文案】
闻人昊想他该是疯了。
居然会对掳回的那根绿草药苗动了心!?
人总是情到浓时即转薄,
他耽于夺去别人所爱时的快感,
以及鱼水之欢的片刻。
所以他抢了许致青,掳了罗夜暝当药人。
一切都再合理不过。
只是那根傻呼呼的丑绿苗,
情动之时,明净眼眸中痴迷温柔的神态,
竟让他早已冷透的心蠢动了起来。
直到床上那青竹般的身影消失无踪,
闻人昊才惊觉一股如坠深渊般的恐惧,
如果多些认真的对待,是否就来得及握住那颗真心?




鲜花鸡蛋

闻醉书香  在2013-6-22 17:27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鲜花(7707) 鸡蛋(227)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