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写手团】《萧萧暮雨》作者:莲坞主人【7月31日更新至第十章】(宠文+江湖朝堂,保证更新质量)

楼主: 莲坞主人

[言情小筑] 【首发/写手团】《萧萧暮雨》作者:莲坞主人【7月31日更新至第十章】(宠文+江湖朝堂,保证更新质量)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7-28 11:36:32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那个……纯属巧合,书名是开写的时候顺着取的,后面如果没什么意外,应该会改一改的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2 11:44: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莲坞主人 于 2013-8-20 20:25 编辑 4 ~- b# e4 k8 W( `" h9 S" v

1 j6 Q- n* k, v第六章 惊蛇
1 s3 M& R8 J( O; e8 A5 G8 ~2 E, b
! t: @1 }1 v+ d5 ~
   且不说房梁上的萧悦震惊得如何无以复加,就是坐在几案边的萧鲁,也差点惊得跳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规矩,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淡定抿茶的萧珦然,嘴唇哆嗦了半天,愣是没吐出一个字来。
- Y  R. O4 @7 f* L1 m0 o  N
* ^" y& Z8 O% [+ ]8 h- S9 i+ v" w9 H4 [! {" H% ^6 W* n
   对面的萧珦然好似没看见面前那根发抖的白胖指头,又继续抿了几口茶,放下茶盏,早早候在一旁的侍女立马奉上一方素白的锦帕,萧珦然接过,先是沾了沾淡薄浅红的唇,放了回去,而后又拿起另一人手中鹅黄色几乎透亮的方巾,细细地将他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手擦了一遍,待身后两人都退下后,这才抬眼对着萧鲁道:“七叔,怎么了?”
% P! l# e! _- [/ x$ I# v7 e1 d0 |" N5 G7 o) n& {! h2 x" _1 @2 k
' T0 H6 g, D  z7 T! y1 ]) y* V9 k. P
   萧鲁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只手僵在半空中,收也不是,放也不是。萧珦然略偏了头,不再看萧鲁。浮冰碎雪的黑眸里隐约可见一丝深绿,像是万载空寂的雪山之巅长出一株长青的松柏,枝繁叶茂挺拔苍劲,勃勃的生机掩藏在千年的冻土之下,只要心念一动,便会破冰而出,将绿意染满寂静的山峦。
! G; e# r4 D7 |0 a8 W( Y* M9 q7 I4 @' q. o: ]! @' e
( h2 v- }8 b$ \
   但这种充满活力生机的眼神一闪而过,瞬息不见,转眼间,所见还是那个眼神冰冷却面容绝艳的后山大长老。萧悦愣了愣,不明白在族中位若神袛的萧珦然怎么会有这样隐忍而坚毅的眼神,那样的神情,应该属于多年前母身死父无暇的她,应该是她滴在后院莲叶接天的荷塘中莹莹的泪珠,又或许是萧氏大灵堂中,为嫡亲兄长发狠起誓的她,但无论如何,却不应属于现在身份尊贵气质凛然的的萧氏大长老,萧珦然。+ Y0 E. c7 h. _+ U% g( N
. N4 Q7 v2 X) E, k" D
# E" r/ L% ?! S) l( o% d+ ?2 ~
   萧悦有些恍惚,脑中一直盘旋着萧珦然那个奇特的眼神,并非暗生情绪,而是遥相呼应,仿佛多年来在暗夜中踽踽独行游子,找到了同归的旅伴,或许经历不同,或许感念迥异,但只要一眼就知道,他们终究,都是一样的。
, v; t: Z7 Z: D( w' f9 s% B% l. d1 p# T* z6 c: P! Z9 c0 x! I
* v, a0 H% L* }) @# ?0 S
   这一晃神,下面的两人已说了好几刻钟的话,不知道萧珦然又交代了些什么,而后萧珦然伸手从袖中拿出一个包裹,放在了小几上。
9 Z0 l) O& f+ w; l% K" o  X& D; X9 K2 |" ~( ?
. d3 |) i  w3 H* i4 g
   此时殿内一下又安静了下来,只听见两人翻动包裹的窸窣声,萧悦觉得甚是无聊,听不见看不着,只好背靠着一根竖梁打起盹来。% L3 q/ h( k# ?! [" E: _* L
$ E. W) l/ C" J* {! O
, c0 D! m& s4 X2 C5 ?
   萧悦在殿梁上已经呆了快两个时辰了,双脚都有点发麻,一片安静中,下面“叮”的一声,不知是谁弹响了手边的青瓷茶盏,横梁上的萧悦正坐着,可是木柱圆滑,又上了烘漆,实在不好落座,被下面这一吓,撑住横梁两侧的双手一滑,上身就从横梁的一侧翻了下去。
9 i$ c8 M" n6 c& ?) q
$ D9 ^5 R9 H# U/ q
" t5 Y' Q, U0 f- g1 j. L- p+ k3 @. f6 {   但萧悦毕竟是萧悦,干多了翻墙爬楼,飞檐走壁的事,从小到大也没少摔过,刚刚猛一下失了手,这会儿往下掉的半秒功夫,突然就回过了神来,脑子尚未思考,还搭在横梁上的双脚便是一错,呈剪刀状夹住了梁木,而刚才一直攥在手里的黑色长鞭一甩一卷,就搭上了另一根横梁,这样两边一搭,萧悦就像架桥一样横在了半空中,虽说确实有些难受,但总好过掉下去摔个七荤八素的好。又将手中的拉了拉,确认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她才咬牙切齿地低头看去。
) _1 B, P; r6 O- X1 z4 e5 o: l3 o  R3 ?8 ^/ Z
6 i. G% f1 P* J: G/ x" P1 l. f
   这一横一搭,却是正好悬在了小几的正上方,萧悦低头便瞧见了那包裹里的东西。$ e- Q3 t0 t' d* U) n, p1 p

# z8 ~+ k2 y9 J* E( z- _) s- `+ g' F7 |
4 X3 K, b. `1 {& l3 T, m! `; R
   包裹外层有一块白棉布,拆开之后,是一块丝绢。这绢布四方规整,绢面泛黄,应该是年岁颇为久远的缘故,可运足目力细看之下,还是能发现其精细之处。整块丝绢都用银线绣了暗纹,整片的云雾翻涌,其中依稀可辨的是一座巍峨耸立的山脉,山势陡峭绵延不断,据此来看,倒不像是易于攀登的隐山,左侧图纹完整,但右侧却明显是未完之势,这般精细绘画气势磅礴的绢布,不像是用来做手绢包物什的,反而像是古时大富人家用来作书写之用的锦帛。; {1 R6 |5 Z' k; @# N0 N8 i3 q! p2 d

  y( I  N8 e3 S5 N+ y8 s; r4 S; N
( {; `* l) S. h4 K, w# a1 B
( ]/ s  `4 \5 J6 K  W   锦帛里包着的,是一块长形的青玉牌,玉质通透莹润,微黄的烛光几乎可以穿透玉牌,远远望去,仿若日出第一缕晨曦中微微颤抖的青色莲瓣。萧珦然伸手拿起玉牌,萧悦这才发现,玉牌极薄,托在萧珦然的手中,恍若一抹青光涂在他莹白的指间,这景象着实清绝瑰丽,只一眼,便可以让人忘却所有。萧悦的眼睛直了直,过了半晌,才费力的将眼睛挪开,某人实在是天生的妖物,就是一伸手一转头,都是无可比拟的风华。4 o  y  ~) \) }: f7 F& {
% y$ m6 f: W& `* V# X

6 I4 |) C! Q- `+ F' Q' x6 u% X   盯着横梁清醒了一会儿头脑,萧悦才敢慢慢回头,却发现无论怎么仔细去找,她实在瞧不出这玉牌上有什么东西。按常理说,就算这玉牌并非特殊之用,上面也一般镌刻有发放势力的名称,比如萧氏的白玉牌,以及天下各皇室的令牌;若是有什么特殊功能,一般牌面上都会刻有大量的符文,而这样的玉牌通常叫作“符牌”,据说只有巫山圣殿能够制造,但中原各国倒是有少量流传,萧氏的库房内也有不少,可萧悦从小到大,并未见过毫无痕迹还如此光滑的玉牌,更想不出有何作用。
3 g) S5 h% I' W% E* B2 K* a! p
/ }. l7 @$ z. O& |) a( o# N) p) L
/ h$ ^% A( N3 D+ J   这块玉牌玉质上佳,一看就不是凡物,但在萧珦然手中翻动之时却不见铭刻,仔细看来,这玉牌好像生来便是如此,在开天辟地后接受日月光华风雨洗礼,最后成就了这般规整形态,一点也不见雕琢打磨的痕迹。
7 Z6 J% h* I! c4 U( q, J% G! J5 U
. L$ t0 ^6 M$ `( I1 j& ?
   萧悦越发迷惑,正当此时,两人人突然又开口说话了。
( Z. w( ^( m# P8 R: ]3 W. Q% X- g2 W. T& g. a* K( Y

* q5 [8 h/ d( O' ^   萧珦然收了玉牌,又揣回左袖中,对萧鲁道:“七叔,此次出行,事关重大,我出山一事,还望莫要告知他人至于同行的本家萧悦,萧霖和后山两位长老,我自会一一通知到位。”3 L. K( B& N# C% c, T. ?. }0 E) D

  ~( h( c) T; ]: W& g1 p- U# ~0 C- ^" x# `0 i0 y/ D' Z% C- V
   萧鲁脸上笑开了花,由此见得,那两位长老之中,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诶,等等,萧珦然刚才说……同行的萧悦、萧霖?!; {( u6 x6 y1 u0 k
# a  }3 ~1 D1 p; v  Y/ O9 V1 t
   
9 p% h3 _9 Y' V# H; L
* M7 L: _5 m8 Y% x2 I5 ~0 g正文·1766字+239字(修改添加)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梅绽雪静初。 + 177 首发/写手团 1766*0.1=177

总评分: 金币 + 177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18 20:46: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眉眉 于 2013-8-19 19:10 编辑 ; n& ^3 S  k- V" N

/ c: J. O, v* Z- }* R4 k8 k7 B% S第七章 暴露! I8 w$ Q* X) t& U
2 B6 `! G/ w6 {2 m

: g* _4 K! |! _" G7 n   萧悦很激动,萧悦很兴奋。
4 x* O1 Y/ [% M$ e1 X. c' Z
- p; U" o( J& k# G
/ Z) |) R1 n$ P7 J! H7 h7 Z   下山是好事,能出门当然也是好事,隐山的云阵守得比后山地宫还要紧,更不要说云阵本身就是一大利器,从她出生到现在,愣是没有一个人出去过。当然,没人出去不代表没人敢闯,自老祖拿回这云阵的几百年来,也有那么几对不容于族的苦命鸳鸯想要逃出生天逍遥自在,从此以后天下之大任我行,可惜不管是三百年前云阵初落成时的那两只,还是两百九十三年后想要重蹈覆辙的那一对,都没什么好结果。% o; U- j3 _" J% [- b3 E
; O( I  o; f1 m1 Y5 N+ D& U- ?. @' I
# u1 b( L$ N. X; S) f/ `4 H
     三百年前的那两只,是萧氏宗族本家嫡脉的一对亲兄妹,这两人中,哥哥号称是萧氏上下千年来最完美的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就已经打败了后山大长老,甚至对隐居不出的前代老怪物也发起过挑战,但至于这个妹妹么,实在是让人费解。这位萧氏嫡脉的大小姐不但天赋不高,甚至可以说低得惊人,三岁练武,十八岁还只会几招拳脚功夫,不论她旷世奇才的哥哥堆了多少天材地宝补药丹药在她身上,都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动静,因此这大小姐脾气端的是暴躁无比,甚至是上激高层下犯众怒。按理说这姑娘当然不会长命,应该是不知天高地厚四处闯祸然后得罪她大哥的心头好最后被一剑击杀全族欢呼雀跃从此天下太平。; w+ U$ ~8 R9 V
; a- A: p2 B- J. D) a

& N. c3 Q; A- ^7 S* D     ……可惜的是,她就是那天才哥哥的心头好。当然初时只有对内的两个人心知肚明,对外这大哥被解释为极其护短,于是乎全族上下敢怒不敢言者十之八九,而剩下的这一成则是视而不见,但是不久两人在后山被长老发现有情,东窗事发,这天才少年血气上涌翻手一剑,可怜的长老一命呜呼。待事后一冷静,两人悔不当初,可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大天才同学干脆拉着妹妹独身创阵,大阵外的弟子当然不是问题,只可惜这一代天才一代草包入了云阵却是再也没出来,落得个亡命鸳鸯的下场。
8 k  [. t2 L( k1 @' P
5 G/ ?* K8 }3 D4 A3 X' |; X0 Y
. B( K* h' O7 z5 }+ S4 R     至于两百九十三年后的那一对……萧悦突然发现下面少了个人。% Q; z. n5 A! B" a
4 ?, Q, U* y1 l6 n& v+ K: L
' E5 h% I5 j; b* g! C/ q  o1 _. X

0 Z  P7 a& Q0 `; `  k; @+ u5 B     刚才萧珦然收起玉牌之后,萧悦因为害怕被发现,于是又挪到了大殿左侧的一根浮梁之上。浮梁不甚牢固,在规模宏大的殿宇建筑中只做装饰之用,如今萧悦虽然身轻如燕,但一踩之下,这梁木还是不稳,于是她一边偷听一边注意脚下,却没时间去看殿中两人的动向,如今旧事忆罢再抬头一看,却发现本该镇守大殿的萧鲁不知所踪,只余下一身蓝衫的萧珦然站在中堂,那副绣画,却是又变作了地图模样。# v9 C/ e' }6 G! J
& U# z! B8 u' f5 |' v

$ T2 a) c" [5 ]) e, Y4 [) W6 l% P+ m     萧悦眉头大皱,可苦于一时半会确实猜不出萧鲁的去向,只好又继续研究这地图还有什么玄妙之处。萧悦现在位置偏左,外面弯月早已过了中天,天边眼看便要泛出鱼肚白,另一半的地图被烛火天光照了个通透,只见一层薄纱。低低叹了口气,萧悦一蹬脚下梁木,正想着搭上刚才蹲踞半晌的距地,脚下的空心的雕花浮梁突然一摆,萧悦一惊,脚又是一蹬,浮梁嘭的撞上了横木,萧悦背后唰的冒出一叠冷汗,在半空里生生扭身,右脚在竖梁边上一蹬,双手抓住梁木一撑,眼看便要破屋而出,却突然束手一松,直直的掉到了……地板上。* y- g4 _8 Y! `) o4 [7 `, Y2 c8 J% N
# G0 |- j3 X& j; x% G

) g  f; a2 u, G- T' N  O+ R, F     这一跤摔得萧悦七荤八素,幸好是头上脚下的凌空而落,若是这头先着了地,那萧氏本家这一代恐怕就只剩他哥一只独苗了。纵使还留得小命在,这一跤也着实不轻,萧悦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咒着萧珦然——其实刚才她绝对可以一飞冲天然后趁机遁逃,即使动静颇大,但至少可以回到她寝殿之中,可萧珦然不知何时飞起一针,直接扎到了萧大小姐的脚心,萧悦只觉得脚底一痛双手一软,就直愣愣的掉在了地板上。
; v  {% J% \. l2 i8 @4 s
1 o0 T# t  g2 v$ R. l$ B
2 d' L; h2 `) S/ R9 M0 p     萧悦龇牙咧嘴的当口,萧珦然站在离她五步开外的位置一挥袖袍,萧悦脸上那块冰蚕丝的上好蒙面黑巾就掉在了一旁,萧大长老再一挥袖,黑巾扶摇直上到了他手中,验过了货色,萧大长老再回神一看,露出一个略显呆滞的表情。# p' c; g6 n( P: g7 w5 C. _

1 P( E( C" d5 |; {( N1 |4 @* E' _' L( Y# D
     这其实是萧悦的错。她当然知道屋顶上的蝙蝠们大多都认识自己这副有特色的容貌,原因无他,只不过是身份使然罢了。为了防止在打斗中不慎掉落面巾从而暴露身份,萧悦让红菱找药房要了今年由山南怒海运来的黑藻,捣碎了抹到脸上,遮掩容貌的同时,顺便补一补熬夜不睡的隐患,如今萧珦然一揭面巾,却发现此人面目漆黑五官难辨,只余一双锆石般墨黑的眼底一抹鲜亮的翠绿,却越发显得鲜明突出。萧珦然呆了一呆,袖袍又是一挥,萧悦只觉得双颊一阵凉风拂过,然后——自己就白白净净的躺在地上了。7 G. t2 B' U; J9 z4 ~/ T1 f* t( |
+ d2 A8 d3 ~& D8 o2 k8 f5 g6 _
$ ?9 `3 V+ H/ G% I% D

/ R" i% G; f+ t6 y     暴露了不要紧,要紧的是暴露了还能伺机而逃。萧悦在地上躺了一会,觉得比蹲在梁上舒服多了,于是抑制住心里千万分想要奋起跑路的想法,偏了偏头,对萧珦然露出一个十分乖巧的笑容:“大长老,徒儿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他当年在后山常用的招数,萧氏一大家子有一个通病——护短,即使是清修多年眼神冻人的萧珦然也不例外,她在后山闯了祸,萧珦然从来不会对着苦主当面责罚她,只要她莞莞一笑就可以揭过,只不过第二天的功课……非言语可以形容。% x8 \& L/ ^7 N
0 y" M. x4 o6 A

3 i, d! k2 A3 b4 w9 Y6 ]     如今看萧悦旧态复萌,萧珦然浮冰碎雪的眼神掀起几分水波,不过随即压在了漆黑一片的海底,然后一步一步踱到萧悦头边,袍子一掀盘膝而坐,低下那张堪称绝艳的脸,深瞳里冰破雪融春暖花开,对着萧悦轻轻一笑:“阿悦又不乖了。”
1 E! L; i& r: q3 i9 K: \$ c, r" c2 ^/ c: o) L/ A& J5 }
, I, F- r( e3 E) `
     萧悦只觉得头皮一麻,差点就直接从地上跳起来——她装傻卖萌博取同情,可却没想过萧珦然会陪她一起演这场思旧大戏,按照当年的逻辑,萧珦然不应该是提起她的衣领然后将她拎回浩然殿,将她摔在她族长父亲的门口然后扬长而去么?这这这孩子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了……
- K1 y* C- H# ^1 S; N6 Z8 E+ V4 u2 K' A
. u# S7 @! O* ~8 K( X8 j: C2 O
     萧悦的呆滞延续,中间时长足够萧珦然将她一挥一挥再一挥的送上了那张大床,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又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然后俯下身来皱眉道:“阿悦,你如何了,莫不是刚才摔坏脑子了?”5 ^8 u7 d% H9 H& o' h- f+ }

* [8 m% t4 H* L; U. E* X7 [
% {& S/ i! O. P. E2 f6 h. s     你才摔坏脑子了,你们全家都摔坏脑子了!萧悦幡然醒悟咬牙切齿,可脸上又绽出一朵笑花:“师傅,你将徒儿放到榻上来做什么?现在已近白日,徒儿这就回寝殿补眠去了。”萧珦然又细心地为萧悦掖了掖被角,笑得凤眼中一汪春水宠溺满溢,启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那怎么行呢?阿悦独自回殿,为师如何放心,不如就在此地就寝吧,为师守着你呢,不用怕。”萧悦听完捶胸顿足,几乎想两眼一翻晕死过去,去你的不放心,去你的不要怕,萧珦然一通人情世故阴谋算计,你让我今时今日如何过活!3 }! e3 k4 T7 M( E5 |5 G. G, \1 ^  `

$ Y  o$ N# t7 o7 G% \2 O& c. `+ X

/ `1 w. J! Z9 E3 |3 }2 n% n2 Q; }. _5 _" a& z' ]; p( @3 z
    word:2380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眉眉 + 238 写手团首发:2380*0.1=238J

总评分: 金币 + 238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19 14:34:58 |显示全部楼层
522189583 发表于 2013-8-19 13:33 ( G+ J7 _% z8 q9 \; u6 J
写的太精彩了

2 K; }& H: l7 p% l谢谢看文愉快,以后多光顾哦~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签到天数: 500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54119 枚
威望
247 点
好评
3 点
爱心值
5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389 点
帖子
2266
精华
1

书香宝贝勋章 活动之星勋章 富翁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356) 鸡蛋(0)
发表于 2013-8-20 10:59:21 |显示全部楼层
你才XXX,你们全都都XXX
' ?; E8 G4 N7 V% y( E每次看到这个句式都会忍不住想笑/ A) \, G, N4 J  C
角色名字起得好,我挺喜欢的
0 J2 I. {5 ?8 o文章写得也很不错哟
( J$ E" X) \3 n- Y2 b/ ~7 y楼楼继续加油更新袄!~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辑柔尔颜 + 2 欢迎交流!

总评分: 金币 + 2   查看全部评分

很多事情明白了就好了
鲜花(1356)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20 14:26:08 |显示全部楼层
曜月 发表于 2013-8-20 10:59
! G0 J  U3 G, h你才XXX,你们全都都XXX
1 b( l2 [# c8 [每次看到这个句式都会忍不住想笑
: D' {! r% ]* u# u6 p! X角色名字起得好,我挺喜欢的

+ j1 p) C8 @7 @2 c" P( \$ m, T戳中笑点神马的其实是我的死穴啊……谢谢点评,多光顾哦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3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4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24 02:03:12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太好了,最近正在找书呢

点评

莲坞主人  谢谢~多点击多留言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8-25 14:48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25 14:48:37 |显示全部楼层
心安理得 发表于 2013-8-24 02:03 & ^4 s* ~( v/ ]
不错,太好了,最近正在找书呢

: n9 J; L  V2 G$ C谢谢~多点击多留言哈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3-9-1 12:52: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猫扑的脑残粉 于 2013-9-1 13:41 编辑 ! W: H6 p0 q1 x8 H) f" A

0 P! A4 r# A  ~1 }) h7 Y; |7 a. v5 M第八章 心思8 a! v8 Q& c( I& @# R+ z

+ ]  n) ]! w: S) i. z. x见萧悦脸色是藏不住的难看,萧珦然脸上笑容微褪,却多了几分真实可感,眼里满溢的宠溺泛起几分涟漪,浮出了几分奇特的温和,像是冰雪高原上开出了一朵绚烂的花,虽然极小极弱,却不可忽视。
; i( G  P' E' x4 p1 g+ g2 f( M! {+ z/ x5 d  a4 w
5 T9 ]9 I  ^" t4 k7 C3 g

' F0 ?( R" ~$ ]4 y+ Y. P4 l$ x# o2 F  n  R萧悦过转头,正好对上他闪亮的眼睛,这般冰消雪融的感觉与刚才在梁上偶然窥见的眼神八分相似,只是前者生机盎然暗藏机锋,后者温和微小潜含柔软。这两种眼神虽不稀奇,但却决然不可能如此频繁地出现在萧珦然的身上,今晚她有意无意地看见这种堪称透露重重心事的眼神,到底是萧珦然故意为之,还是他在她这个多年不见的故人面前,放下了自那年藏经阁起,就开始构筑的心防?
5 F: Z9 m0 w; x5 q; m+ M0 t. }* x& V% c) M& O" {

$ P' s$ E4 [0 y: `' U6 |) m- z3 L  N% Y  R  K' L7 _. `/ _
萧悦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o/ R" H  j9 Z- m* W0 {. l9 V) U7 S, @% _

2 c- N  g+ {7 B' W
+ X* t2 L: E- ^$ p# J萧珦然此人,她虽然了解不多,但她与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远远大于除他父亲以外的任何萧氏族人了。那三个月虽说不是朝夕相处,但也是常常相见,至少当时八岁的她已经被告知,萧大长老,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好,也绝对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G' B, H' X) R

) O5 u0 Q( E' N
4 X1 t8 n4 @3 r5 w6 d) r9 E/ h  i0 F+ A2 Q4 I
当年她去后山,是由族长父亲一人送去的,但时年十六,父亲刚去世的萧珦然并没有亲自迎接,甚至连面都没露,只是吩咐从人说失怙而悲极,不便迎客。后来她父亲一走,萧珦然就亲自将准备闹腾的她拎到了后山最偏僻的蔽室侧室,让她面壁静思。当年性子跳脱的她如何受得了这样的苦,当晚就从侧室溜了出来,知道回不去前山,于是仗着父亲兄长亲授的轻功,直奔后山中心的怀瑾殿。
+ S4 h  q  x7 n# m! [& ~: z; s( S$ |2 U2 ?
8 \5 H* {' n# D6 ^3 A, x- W

/ B. a7 [3 @$ A- w: C' A# \+ n7 ^怀瑾殿是萧珦然的寝殿,后面有一处温泉,萧珦然命人用晶莹的琉璃在温泉中造了一间没入水中的屋子,四面挂上轻纱,当清晨夜间、落雨飘雪之时,在琉璃屋中沐浴,可见日出万道霞光,晴空月朗星稀,或是千丝万缕细雨飞落,纷纷扬扬白雪飘洒,总之,这温泉琉璃屋绝对是人间享受之圣地,心中休憩之秘境。; j/ y% a8 F: u# ~9 f) z) G

5 L# S( ^9 x( j4 D8 ~1 V# U" \2 q, G
: H# }# h% g( y( c6 d, w, i
而当夜,萧悦安然抵达怀瑾殿后,立刻感觉大殿四周温暖许多,凭着本能向温热的源头靠近,萧悦摸到了殿后的琉璃屋。当夜已晚,萧珦然并未在沐浴,萧悦好奇地转了几圈之后,觉得这池子屋子没什么好玩的。估摸着池子里一定会有人洗澡,小豆丁费了大力气,在靠岸一边的纱幔上挖了个洞,又站在岸边望了望,觉得这洞中没有美人甚是可惜,而后,就心安理得地摸回偏殿睡觉了。
& X- y  L( I# E) `: X
+ U9 \: ]. S% p1 H# x( n* [/ e- [. G0 k, u
: W  w0 z  e  B9 ~4 o( ]
听说,后来大长老早起沐浴之后,所有伺候的侍女都因天干物燥,鼻血横流不止;听说,大长老晚间再次沐浴发现纱幔破损,将早间伺候的侍女们一概剜去了双眼;听说,大长老密令拱殿的箫音卫纠察纱幔破损的原因却迟迟无果……不过后来萧悦才发现,那些都是假的,只有萧珦然才知道,真的是什么。
9 {) Y( Y; a2 R% \% q0 n2 y
% Q: y- K. U5 Y; f7 F" [6 L( _  [8 z' T1 o+ _' H
$ k- ]1 d8 a1 k7 x) W
第一天,萧悦照常去怀瑾殿找萧珦然授课,偶然看见萧珦然附身教她写字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回头却发现两个倒茶的侍女姐姐捂住鼻子匆忙退下。% a! f2 n4 m" Q

$ ~/ d; s$ @' C6 F. X) Q: W0 ?( W% P9 _* W2 r

$ L2 f1 s0 `: j- ]8 I第二天,萧悦“散步”到殿后温泉池,发现几只穿得乌黑乌黑的蝙蝠正在丈量坏掉的纱帐,萧大小姐十分好奇地走过去细瞧,蝙蝠们连忙起身行礼,萧大小姐却因着豆丁身高不小心被纱帐拌住了脚,“噗通”一下连人带纱全掉进了池里,待蝙蝠们手忙脚乱地救起大小姐的时候,那块被视作证物的纱幔已经在萧大小姐“惊慌”的“挣扎”中被绞了个粉碎。
3 j& k' c( M( \3 M+ e$ b4 J+ r% A/ W0 Q/ L$ v8 ^
3 z: y- u2 D1 t5 d. }3 }1 e2 |. I

/ f7 [5 ]9 X! B1 G第三天,在萧珦然教授完她例行功课之后,萧悦脚底抹油准备开溜,却不料萧珦然开口道:“等等,为师有东西给你。”萧悦莫名其妙,萧珦然平时话本来就少,而对她除了讲课,闲谈之话每月不超过十句,今天居然说要送她东西,简直是六月飞雪天下红雨。
" m0 }3 C# g4 p( u
0 U, ^4 K9 B) b! S, q1 h' G7 I7 T( [* m3 q

; g* l* b6 _0 [) z似乎看出了萧悦的惊诧,萧珦然慢慢展开一个笑容,拿出一个黑漆红纹的食盒对她道:“不是为师送你的,是你父亲托我转交。”萧悦被他莫名的笑容给吓到,心道你不会是要借我爹的名头害我吧,但马上就被他手中的食盒吸引了视线,杏仁榛果糕!她闻到味道了!这下一定没错,知道她喜欢吃这个的,只有父母亲以及兄长。萧悦喜笑颜开,拿过盒子,破天荒地给萧珦然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而后才奔回了偏殿,可惜的是,萧大小姐吃了果糕后,上吐下泻三日才好全,而后的一月时间里,她连走路都需要人搀着,自那以后,她总算是领教到了萧珦然的厉害,也对他偶然展露的温柔有着绝对的恐惧。
2 F" H6 p7 U/ ~5 F) \9 d# y$ d4 T
4 L/ ^8 r7 b: g* ?% @/ \
- p4 A, {, M% f" _
回想今日之事,萧珦然恐怕早就察觉到了她挂在梁上,任由她看了玉璧地图,听了对话商谈,不过只是因为她本来就要随他一起外出,这些事早晚都会让她知道。如今她偷听了偷窥了,也不过只是提前而已。如此一来,在这样严密保护的大殿内,萧珦然还用传音交谈一事也可说通,那应该才是今晚最重要的秘密,重要到她这个身份高贵的随行人员也不能得知。若果她没猜错,这才是除开玉璧一事以外,萧氏派人出山的主要目的。1 E0 N7 ]: U% W5 g. B1 Q) D
9 k" }1 z1 f7 u

+ B0 e# t: q" z) S- p2 A
" M0 p! [& V) A! _% x. Y想通了前因后果,萧悦反而镇定了不少。萧珦然今晚对她有意无意格外柔情,或许不是因为偷听了什么秘密,而是为了利用当年那事,给她一种思维的暗示。他想要告诉她,你听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你一定知道了很多事情,你看,他又要绵里藏针口蜜腹剑地对你了,难道那些事还不重要么?( Z# w" e' r4 X5 ]7 j
" N( x' h8 ?, m8 ~$ y- x; w$ r
6 q% n7 P# m2 m. a! K
2 T2 q4 ?  w. _8 p: ]) N- k3 p
定了定神,萧悦撑起身子,将萧珦然覆在她额上冰凉的手挪开,也乖巧的笑了:“师傅,不想笑就不笑了嘛,你让徒儿想了这么久,徒儿我现在已经怕不起来了。”
& M6 [  V- r# G7 L2 H/ ^& J2 m/ r. N) B; ]; }) e

5 Q% L% g$ O  \7 v7 M) Z
1 X" D, ~% k2 a( Z萧珦然柔和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纹,慢慢地消褪,最后化作一缕不可闻的叹息飘散。他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但眼中又恢复了一片冰海雪湖。他伸出那只被萧悦拂开的手,理了理她头上的松散的发带,淡淡的道:“阿悦总是这么聪明,为师什么都没说,阿悦就明白了。”不及萧悦答话,他又自顾自微笑,温和得像是一个抚慰受惊幼徒的普通师长,“若当年你习文练武用到这一半的聪明,为师也不用日日罚你抄书了。”' x! H: m; }& \/ h  j3 U

; G! D6 }8 V/ p7 |) \5 a  O( }- H% ]7 t4 S. o4 v8 ?6 P0 z# u
: X0 Z, \' f0 R% l3 N
萧悦心里突然又有点发虚,按理说,掀开这层面纱,萧珦然定然不会再和她虚与委蛇,他这人是能演,但在不必要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浪费丁点力气,现在萧珦然只是撤了眼神的功夫,这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别扭,难道说,他还有别的目的?* O' ?9 N4 g6 F3 V! _& F7 K, ]
! c9 R5 }! m1 i9 X* t5 U

3 P- C1 h) K; _7 `
6 B  V: u; k: ]. ~) x2 ?一晚的时间,萧悦基本上都是在思来想去,现在夜已深沉,时近凌晨,萧悦的太阳穴按捺不住地突突直跳,混沌的痛感撕扯着她的神经。本来就已经烦躁的心再也禁不住这样的刺激,萧悦深吸了一口气,逼得自己将脸色眼神均严肃了下来,这才直视萧珦然那双镶着墨绿的冰冷眸子道:“萧珦然,你究竟想干什么?”& i5 q6 d* `5 R, u" {- \
% P- V) K7 I1 H$ V# o3 j& r; T2 u
正文·2426字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梅绽雪静初。 + 243 首发/写手团 2426*0.1=243

总评分: 金币 + 243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9995 枚
威望
4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鲜花(150) 鸡蛋(0)
发表于 2014-1-31 12:26: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绽雪静初。 于 2014-1-31 23:50 编辑
7 s6 I6 R5 W" e, O( g, {& n, T  S! ~: Y+ a# T
第九章 脱身' z& L% l% A5 o0 }! x) \9 w5 ]

% H# t. k1 L+ e  E& Q! [8 }/ `2 V5 c# Z" q0 Y
  萧珦然沉默,半晌,替萧悦理了理衣襟。
& n& {" J3 D; k7 |0 V/ j9 L' ]. Z0 F3 l3 h" U- ]% m
. ]* c4 d# e: P: Q
    两人肌肤相触,萧悦感觉到他手指冰凉,像在寒冬腊月的雪水里浸过一般彻透人骨。不由得耐着性子笑道:“夜里寒凉,师傅出门可要多穿点衣物,免得受了风寒也没个人看顾。”
9 u$ e0 y& g+ S  i8 D& E- ]" ]" c! w  m/ T  `5 m4 S8 a/ `
  萧珦然闻言,寒冰砌雪的眼里泛起三分嘲讽,轻笑道:“徒儿你真是有心了,倘若为师病了,你来侍疾倒也不差。”右手手肘向下一压,正好咯在萧悦腰侧。
4 g) X3 }8 o0 [+ W
/ T  N& e! P1 ~- R/ v- ]  T  我……靠!5 M* s# O' v1 T* @9 u4 R
+ Y. n, D. Q: m. p

& k* I  t" M- ^8 s9 N. Y5 u" _, ~  萧悦猛地瞪大了眼睛,上下牙一磕,差点咬到舌头。
, {, v& y+ L6 N! ]" ^* u8 u  f' A$ s2 U0 Z+ }  Q  P' |
' y& g' h0 m3 P! u* r
  看见身下人眼睛溜圆的模样,萧珦然心情颇好,抬了抬右手道:“如何,乖徒儿,可长记性了?”
8 ?( @  V# h+ B1 i
7 e4 f, V* n( K# g5 t& P3 J, H$ `
  萧悦躺在床上,大口喘气,额间隐隐有冷汗冒出。$ n- G" E: b+ E6 C

0 c2 [( B- ~, \! E$ V! o, R  萧珦然那一肘子,直接把她腰腿间的骨缝错开了又接上,外伤没有,但这痛感却极其鲜明,像是有人拿了把尖利的锥子直接戳进了她骨头里,一时半会根本没缓过劲来。) s4 @3 y! r- `. g8 T7 B7 ^; p
7 F* S- t9 ]9 o# o  e
  而今听见萧珦然问话,她又咬了咬牙道:“萧大长老,本少今天不过是夜深寂寥,四处逛逛解闷而已,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 ^  @( |8 {  y
( \2 t( ?" o' Y4 N  “萧大长老?本少?夜深寂寥?四处逛逛?”萧珦然眯眼,嗖嗖寒气如同实质一般扎在萧悦脸上,本有松动的手又向下压了三分,“少尊主,莫不是要寻着萧鲁长老来春风一度么?”4 h/ P) B3 `; o* w* U0 V1 p
; u* C6 b7 M: U+ a! h% I( r$ d
  萧悦神色一僵,萧珦然此人毒舌功力见风长!/ t! o/ g! K; D7 F/ @
! p% v2 t) P3 _. J# {: Z
  刚才她被气得气血翻涌,平日里的自称便忍不住冒了出来,可萧大长老最是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拿乔。她一向对他伏低做小甚为乖觉,自从那次被他糕点整蛊之后,她就差没有晨昏定省奉扇相随了,今儿个这一嗓子……恐怕前功尽弃。9 O, D2 z! J8 j' L. a
) M( g( g. S* C; ~3 W6 I: e$ ~
  萧悦面色正僵,不知如何接口,萧珦然又微微向下倾了倾身子,整张脸在萧悦眼里放大,束在脑后的如瀑青丝便散在了她脸旁。; [+ m$ c  o' X: W0 }' M* M# C
2 J6 ~3 w4 o' u' P' ]" X) @
  萧悦怒,你丫的得寸进尺!张嘴就咬住了离嘴最近的一撮头发,顺势一扯,整整地崩断了好几根。/ v: v6 k- j3 j# _
( m8 b8 a, e7 @) R0 H
  萧珦然张口正要说话,猛然注意到小丫头含了一口青丝。青丝如水,在灯下泛着微光,衬着她水润粉嫩的嘴唇,煞是好看。他不由得怀念起那个被父亲强捆着到后山的小夜猫子,白日里睡个天昏地暗,夜里仗着三脚猫的功夫飞檐走壁,不蒙面不换衣,红唇白齿锦衣夜行,自己还要叮嘱着蝙蝠们给她让道,免得磕着绊着这小大爷。
7 m$ e4 x; a# m& L4 u, }( Q: S3 P9 i4 D0 P; I+ Z: q+ K. X

* Y7 n+ e2 ?* t  萧悦见他脸色不对,不知道他又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干脆“呸”一声吐掉了嘴里的头发,转头问道:“你想什么呢你?”
. M9 m2 H" ]4 y3 |
+ O/ U. Z  s! B4 ~1 N; }5 V  萧珦然尚有些迷蒙,觉得眼前躺着的还是那个半夜不安生非要四处偷窥的小夜猫子,张嘴就要答,突然转头间,自己细心打理的一缕发丝上,好像挂着亮晶晶、白闪闪的……口水。, _, I6 s! P" a
2 m4 j" E1 O/ a: T/ r- X2 b
  他这回是彻底清醒了,脸色从青葱绿到苹果红到墨汁黑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最后变得泛白。& m/ V0 Y5 H# `6 m

' j: B# `1 w' T; W! g& b  萧小尊主欣赏完变脸颇觉无赖,又张嘴,把嘴里的头发……嚼了嚼。
1 R5 |. p% v2 M/ m
3 K: ]  C: U+ M9 _  萧珦然这才有了反应,黑着脸一言不发,直接一挥手,宽大的袖袍带起一阵劲风,向床上的萧悦兜头罩来。萧悦蓦地一惊,也顾不得刚才腰上刺痛,钩腿向下一缩,避过了萧珦然的手臂,左手紧扣着颇为光滑的丝绣被面,右手一抓,扣住萧珦然的袍角,借着他毫不留情的力气,直接甩上了一边的矮几。. |( {% ^5 h" q2 D9 l! H
* q# ]# ^( }4 {0 X, F
  可她双脚还未踩稳,被拧了衣袖、脸黑得可以滴出墨来的萧珦然翻手挥出一柄透亮的玉如意,向她下盘攻来,萧悦一惊,登开小几向上一冲,同时抛出一只泛着乌光的钢爪,那钢爪在半空里张开成形,顺势扣上了萧悦头顶的横梁,萧悦再用力一扯,便是要荡到房顶上去。
  w5 ?" ]6 `# {$ P' x# `4 o7 s9 I5 s
  萧珦然站在床前,见她想要原路返回,不由得冷笑,招手收回那玉如意,贯注了内力便向萧悦钢爪的拉绳上攻去。本以为是一击即中,长绳自然崩裂,萧悦必又会摔个四仰八叉,却不料那如意碰上细绳便溅出星星火花,期间还杂有叮叮的脆响,彷如碰上了金石之物一般,坚不可摧。
1 {) O6 b( W$ Z1 O. \6 \( g8 q+ n8 T- z3 ?+ H
  萧悦嘻嘻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要飞至面前的玉如意,这可是上好的蓝田暖玉,就算自己内力不如萧珦然强悍,用不得这般脆弱的东西当武器,可是这东西本身也是有价无市,不好搞到,只要能到坊市上一转手,便又是大把银子进账。9 r0 f+ U: x9 f0 o3 a
  J8 Q. q$ K6 ]3 x# j, c
  萧珦然哪里清楚她这般想法,只道萧悦想要赤手接招,突然就想起她从未练过什么护体的功法,气息一乱,那玉如意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半空里僵硬地转了个弯,直直地向下掉去。
2 x" @1 i' M- A7 o& |8 V
2 W& R# ?# R9 y  看见唾手可得的大把银子就这么飞走了,萧悦无不可惜地叹了口气,转念又想起下面正站了个满身煞气的萧珦然,三两步就爬上了房梁,对下面仍在怔愣着的修长人影回眸一笑:“师傅,徒儿这就去啦,就不劳您老远送了!”说罢,直接甩钩而出,哗啦一声撞破了屋顶,飞身离开了。* [- {: O; ^: \8 n
" b6 O# N/ v) X2 u3 c5 o; k7 j
满地瓦砾的大殿里,刚才还呆滞木讷的萧珦然此刻眼底寒冰封冻,冰冷的月光透过屋顶的空洞,大喇喇地照在他身上,蓝袍上的银线绣纹在月光下微微闪烁,他眼底那一抹深绿微微一颤,不像冰山绿树,倒似雪满荒野时一尾无处藏身的碧蛇。
/ o7 @% T9 L  z! F& T6 Y4 ?8 {   V5 L4 ~% S1 L4 b8 E5 C
  这漫山遍野的月光,就像白茫茫一场大雪落了,真干净。
2 I/ Z% N* c/ ~8 Y! H8 i) a- \2 X8 y5 o( B
正文·1885字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梅绽雪静初。 + 189 首发/写手团 1885*0.1=189

总评分: 金币 + 189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15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