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鼠猫瓶邪混合同人)花淡白柳深青》作者:展墨颜【11/07更新至十一章】

查看: 13|回复: 13

[耽溺于美] 【首发】《(鼠猫瓶邪混合同人)花淡白柳深青》作者:展墨颜【11/07更新至十一章】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4 21:10:26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鼠猫瓶邪混合同人)花淡白柳深青》作者:展墨颜
6 ~$ a# i# }' Q【授权】 " W& [& a  R6 n$ S
【文案】   `' B, }. U5 ~! K3 q0 P; P7 F
【字数】
5 b- c( g$ X  s【更新时间】(一周几次或者哪几天更新)4 X; ?6 m& A0 B5 ^
/ o! B& H* S9 @+ t6 n; L
第一章 (本章2006字,累计2006字)
" t6 S0 P' K: z+ w$ s8 H  , w% p5 `) b+ S  G0 c+ T* }" Q
2 M6 k) f6 Z% b  `' J
         吴邪张起灵胖子三个人静静地站着,连最贫嘴的胖子都不说话了默默站在盗洞口看着身前梨花飘落。眼前一望无尽的梨花海,微风轻抚落花。轻飘飘落到吴邪身前,吴邪伸手接住。和花瓣相触的一瞬间,浓重的悲伤铺天盖地。 ! Y) ^# B; ^5 q" @" b. \
        几人下到墓道,空旷的墓道回荡着脚步声步步惊心。吴邪心里全是刚才那席卷的悲伤。层层叠叠的机关,数之不尽,拆之不竭。张起灵冷着脸拆着机关。墓道墙壁上眼里的壁画尽展帝王奢华。 8 m7 f3 u" W7 t6 ~  H9 ?
       “天真啊,看你家小哥,这么多机关都难不倒,嫁他有保障啊。” - H2 ~# R# U$ r, o7 M5 V% F
       “死胖子,你闭嘴,什么我家小哥,一天到晚满嘴跑火车。”虽然吴邪心情不佳,但是出于对胖子吐槽的习惯还是马上反驳。
; ^! H5 P) n' F  n2 }* H) ~       “哎呦天真,你别不承认,我觉得那小哥对你绝对有意思。” " l# i  j% s% p$ w3 e5 R& ^
       “丫的,你个死胖子,小爷我可是纯爷们,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男的。”   R/ M7 |8 U% G3 S) P
       “天真,我可没说你喜欢小哥啊,你怎么自己就承认了呢?”
' H; N3 h. X+ d$ d       “胖子,你去死。” 5 I8 d3 q0 I- G. q8 [: @- Q$ t3 `
       拆着机关的张起灵一边听着吴邪和胖子的集体吐槽,一遍心中暗笑,羞涩嘴硬的吴邪最可爱了。心中如此所想,但是影帝的脸上一点都没表现出来,反而更冷了几分,拆着机关的手,也没停下来。后面两只吐槽的聒噪生物,感觉到闷王越来越冷的低气压,纷纷噤声。胖子跟着张起灵后面看他拆机关,吴邪就属于自娱自乐的那种人,无聊中看着观看起墓道的壁画来,却逐渐被吸引。 3 o1 U' S& }; z7 D  Z, F0 U. q9 p
       第一幅壁画上蓝衣男子风华绝代举世无双,下一幅画上,身着龙袍的男子,站在高楼上俯视蓝衣男子,眉宇温柔。吴邪慢慢走向前,打着郎眼手电,继续看着壁画。张起灵皱了皱眉,吴邪离自己太远了,于是站到吴邪前面,搜寻着机关,确保吴邪安全。又过了一幅画,蓝衣男子腾空而起,站到了龙袍男子面前。龙袍男子看样子非常开心。吴邪拉住胖子的胳膊。 " w, `- B( u- P$ B1 s
       “胖子你看,这蓝衣男子难不成就是展南侠?吴邪指着壁画上蓝衣男子说道。”
4 M. d9 w9 O: _3 u6 q0 q       “啊?展昭不是石老头杜撰出来的吗?”
2 _$ B. w+ X2 \; g       “嗯,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史书上,确实写过一个大侠帮助过包拯,至于是不是展昭,谁知道呢不过这壁画上画的不就和展昭献艺封御猫的场景很像啊” + s" t, X( H4 u
       言语间,继续前行,转过一个弯,壁画上出现一个白衣男子,张扬邪魅。“天哪,难道这是白玉堂?”这次是胖子惊呼出声。 % \9 a3 o9 h$ }4 @
      “嘿,算了,管他是谁呢?胖爷只喜欢冥器和花姑娘。”胖子再次吐槽。 + H; s, Y' s9 ]* V' ^# [
      “切,你就知道冥器。”吴邪和胖子又开始无意识的拌嘴,前面的闷哥已经淡定,站在吴邪身前默默保护。 * R' h$ ^' e0 N" y
      “没路了,张起灵说道。仔细观察着面前的汉白玉大门。 & G6 Q7 f, \# S9 h" C) n8 r6 T# d' C; \9 P
      “怎么会有没有路了?”吴邪问道。 - ?, J) K3 B7 B
      张起灵伸手在门上摸索,汉白玉大门把墓道封的严严实实。颀长的双指摸索到玉石门下方一个凹槽处,用力的按下。
8 G; J* W+ j  V- p; p      卡啦啦,一阵机关移动声,白玉石门在尘土飞扬中,缓缓落了下去,原来石门下面是空的,找准机关,石门就可以落下。
( g3 R; k5 c! S, D+ t     “幸好有小哥,不然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吴邪崇拜的看着张起灵,闷哥依旧是影帝脸,心中暗爽。吴邪崇拜的眼神太受用了。 & a* a" w+ V$ I4 L& k
      石门一开,尘土过后,里面竟然直接就是主墓室,两边分别是左右耳室。 % |. I$ G1 x; q5 `& ^8 J
      “哎呦,宋朝皇帝,胖爷来盗你的墓了。”胖子大嗓门的叫着直接冲耳室摸冥器去了。就剩下吴邪和张起灵,吴邪靠近棺椁顿时惊异。 1 d$ W, w; b! g& b, H( n
     “小哥,怎么只有龙棺没有凤棺?”张起灵看了一眼吴邪没回答。金丝楠木的龙棺正上方用金丝线悬挂着一口剑盒。上面花纹古朴雕刻的竟然是莲花。 : ^) i0 B( ~( `. T4 x& o
     “小哥,这把剑的主人应该是个君子吧。”虽然张起灵不会回答吴邪的问话,但是吴邪还是继续说着。 3 n# |% B, x; L; K* R
     “拿下来看看”突然的声音吓了吴邪一跳,古井无波的声线,低沉优雅。张起灵走到棺椁旁,抽出黑金古刀,一用腕力古刀被甩了出去。
/ J/ U. @. L4 ?# n$ c- j     “啪嗒”悬挂的剑盒落在了棺椁上。吴邪伸手去拿,却被张起灵拦住。
$ |9 k1 ?. n6 s2 L) u: y) ]9 E% B     “我来”吴邪默默的让开位置,黑金古刀挑开剑盒。剑盒里躺着一柄黑黝的长剑,带着红色的剑穗,剑柄上楷书刻着巨阙。
7 R7 ^* g4 W" d6 S( A      吴邪惊讶的问:“巨阙?真的是巨阙?南下佩剑?连续三个问句。”表示惊讶。吴邪直接伸手抓住了巨阙的剑柄。剑柄与手相触,顿时银光闪耀。张起灵只来得及抓住吴邪的另一只手,原地的吴邪和张起灵不见踪影。
0 \6 Q# A; U: s% u" `      听到吴邪的惊叫声,胖子急忙回到主墓室查看,却发现两个人都不见了。只看到龙棺上散落的宝剑和剑盒。胖子刚拿起宝剑,就听见右耳室里,剑鸣铮铮。胖子紧跑两步,进了右耳室。右耳室最显眼的供台上同样悬挂着一只剑盒。剑盒通体雪白,上面雕着的花纹是梨花。不过剑盒已经掉了一半,露出里面的宝剑,同样地通体雪白的剑身,雪白的剑穗,镶嵌着水蓝色的宝石,闪耀光芒。剑身在剑鞘里铮铮鸣叫,胖子带着巨阙靠近,白色的宝剑鸣动的越厉害。直到胖子把两把宝剑放在一起,胖子感觉自己手中的巨阙明显的震动了一下,随后两把剑都安静了下来,胖子看看四周再看看手里,扯着自己的登山包,把两把宝剑放进一个剑盒塞进了包里,转头开始跑。 , G( b' v8 s% A' X% U4 P3 v
       胖子刚才听到了机关启动声是门口那道石门,石门要关上了。不是胖子不关心革命战友,不关心天真和小哥。只是认为小哥带着自己媳妇怎么会有事,吴邪跟小哥在一起绝对没问题。 % h* v/ Q4 l$ I: D# o' F% ^2 a
      失踪的张起灵和吴邪在一片银光中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之前两人仿佛回到了那一片梨花海中。 本帖最后由 伊朵浮云 于 2012-5-17 10:41 编辑
/ e4 [# _0 G. W3 Z' e5 B" r# o% m, T" y; {& b5 J. p" @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 1 + 1 加油,谢谢你的文字

总评分: 金币 + 10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签到天数: 84 天

[LV.6]常住居民II

金币
14077 枚
威望
23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3132 点
帖子
1360
精华
0
鲜花(34)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5 20:44:21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附件?什么个意思??
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鲜花(34)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07:43 |显示全部楼层
亲 这是原创呢 要慢慢写 我还没整理TXT呢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09: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哥嫂落开封   s5 S7 g( m! ?7 k6 |. ^5 B3 ~; _8 @
猫。猫儿。。展小猫。。。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御前四品带刀侍卫展昭,腰挂巨阙身着官袍腰身笔挺薄唇紧闭,如老僧入定一如既往的无视身后白衣男子张扬的微笑调笑似的言语。
( e( p/ M* e$ z: g“白兄,你要是实在无聊,就回陷空岛看看卢夫人,或者去江宁酒坊看看婆婆。别在这挡着包大人上朝。” 6 @' K  w. m- J! y! E# S$ ^7 n6 u
“展小猫你。。。。”牙尖嘴利的白五爷就这么被温柔儒雅的展大人一句话堵住了嘴。这臭猫一句话出现了两个让自己没辙的人,白五爷大为头痛,自己确实好一阵子没回去看看了,这猫说的确实对。不过这一想到见奶娘和大嫂,自己这心里就直发怵。
5 ?# l# u, k2 ?& Y是谁说这猫是儒侠的,是谁说这猫温润有礼的。这都是谁说的?如果白五爷知道一定会让他尝尝画影剑的厉害。这猫明明就是表面正经,骚在骨子里。竟然有那么多的人被他迷惑,果然真英雄没有几人识得。 5 l) A& b# L- m4 w1 V7 r: h
白玉堂第二百五十次感叹展昭的腹黑个性,和汴京的老百姓不识真英雄的这个问题。正在白玉堂纠结着的时候,包大人黑着一张脸开封府里走了出来,径直进了轿子,准备上朝。 8 ]9 D* c$ T. C3 n' N+ @0 A3 F
啊,今天原来轮到张龙赵虎了陪包大人上朝了。王朝马汉留守开封府。不过小猫怎么总是忙碌着?又要送包大人上朝,又要进宫当值,又要寻街,又要抓贼,又要查案子。唔,其实猫儿小部分的案子是自己做出来的。比如哪家大臣家又丢了什么好酒,诸如此类数不胜数。看来自己给猫儿添了很多麻烦,怪不得急着赶自己走。
( ^* M0 @  p6 l, Y( `“呸呸呸,在胡思乱想什么,我英明神武的白五爷怎么会做错事,一定是那是忙碌猫管太多了。在白玉堂胡思乱想的时候,展昭陪着包大人的轿子已经走出不远了,白玉堂运起轻功急忙追赶。 ' C: N8 \3 h& ]6 L& c  [3 C& q( B
吴邪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迷茫了一秒,瞬间睁大了一秒,最后选择了闭上眼睛。因为这次小吴老板选择了空中飞人。
4 H+ F7 q/ H9 {6 v3 h: k破空声响起,展昭反射性回头,顿时一惊,丹田提气拔地而起。成功的接住了自由落体的小吴老板,以公主抱的形式。刚落地,展昭身后,巨大的落地声随之响起。 . Z, }) l# d) e; X' o
“放开他”跟着吴邪 一起掉下来的还有张起灵。不过吴邪是被人抱着下来的,张起灵则是利落的前空翻安全落地。站起身,看着还抱着吴邪的展昭,醋劲大发。拔出黑金古刀就冲了过去,还没近身,就被赶来的白玉堂拦住。
3 I/ f; B9 `  D“那个这位先生能不能先放我下来?”吴邪抱着展昭的脖子问道。吴邪看着展昭的古装,斟酌了一下还是叫先生吧,可能是掉在那个剧组里了。
+ W% P+ a, x+ \$ d' ^“先生,兄台那是什么意思?”展昭已经抱着吴邪询问。完全无视吴邪七尺男儿的重量。
& H, ^- T1 R. b. D- _  B“展小猫,你还不给我放下他。”耳边传来白玉堂的怒吼。
7 E  I9 Q1 s9 ?$ G+ a“哦”后知后觉的展大人,终于发现了自己还抱着这个从天而降的人。 , ~5 E0 x' P2 a3 P7 _2 L
“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开?”展大人终于了解过来,从天而降的男子是包大人上朝的时候出现形迹可疑。吴邪暗想这人的思维还真跳跃。展昭放下吴邪准备仔细问问,就听嗖的一声,随后是一声闷哼。 % C! t6 |& ~2 `8 P; }
“小哥你怎么样?”吴邪听到张起灵的声音。急忙跑到张起灵的身边,扶起他。 ' Y8 u; B; ]- e. c
“他用暗器”张起灵脚边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石子。吴邪肉痛的皱眉,这大神是谁啊,竟然用汉白玉做暗器,钱太多了烧的?
; Z  l7 P6 _: \吴邪这厢担心着张起灵的身体,没注意开封府的校尉把两人团团围住,白玉堂站到展昭身边。看着他,“臭猫,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扔地上,又不是女人,用得着怜香惜玉嘛!”白玉堂大声质问。
& d( b6 `" L+ h& [“展某明白了,如果下次是白兄,展某一定照做。”展昭一脸认真的回答。 6 L, i/ ^* v+ d3 Z
“你。。。”白玉堂再次无语。这猫也不知是真的迟钝还是闷骚啊。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GX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09:2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初进开封府
1 M5 ^# Q6 `, n# O包大人下了轿子,看着被校尉团团围住的人,两人注视着他的眼神,只有疑惑和淡漠,没有杀气。包大人一摆手,众校尉收起刀剑。 2 o8 y& R8 |' w# o# Y
“包包包拯?这是拍三侠五义?”吴邪还是看过三侠五义的而且最喜欢展昭。刚才只看到展昭白玉堂也没那么想,这次看到包拯顿时明白了。
1 s% R& \5 o8 M) I“那个怎么没看到摄像机?”吴邪大着胆子移到展昭身边。“兄台摄像机是什么?”展昭回答。 5 K1 Q* k! E5 ?, Z9 }
吴邪抽抽嘴角,这个展昭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吴邪环顾四周,没有摄像机没有导演,没有工作人员。只有一大群穿着古装的老百姓。吴邪艰难地开口。“这是哪里,什么年号?”
- K9 h) L$ m* j6 Q“噫?你不知道?”展昭惊讶的看着吴邪。后者摇摇头。 , D3 q; [4 E  p  I( ]
“唔,这里是汴京城,现在是北宋年间,在位的是宋仁宗。”展昭话音未落,吴邪长大了嘴巴。连张起灵淡漠的眼里都闪过一丝惊讶。
6 L8 V( e0 |, a" k+ d“小子,功夫不错,等白爷爷回来再跟你切磋。”白玉堂对张起灵说。白玉堂默念还是粘着猫儿比较重要,虽然这小子功夫不错能跟自己过几招,不过还是没有猫儿厉害啊,自己的轻功就赶不上他。众人把包大人塞回轿子里,真的是塞,包大人的体型真的有点。。。太过河蟹,虽然看起来确实很威严。出来送包拯的公孙策,看着包拯带着展昭白玉堂走了,一挥手表示把二人收监,等包拯回来再审。众衙役一拥而上,不到一刻钟就在地上满地哼哼去了,就剩下王朝马汉还坐在地上。公孙策挑了挑细眉。“二位兄台,学生有礼了。学生刚才看到这位兄台被白护卫的飞蝗击中了,在下是大夫,可否让学生一瞧?”
1 v6 o* h5 S6 |' \4 ?9 U0 |% Q$ }吴邪刚想拒绝,却听到大夫二字眼前一亮。转眼仔细打量面前人,青缎子的长衫,儒生帽,腰里扎着一条白绸腰带,一身师爷的打扮。
. D* N- O' \, T4 j0 H5 {, A9 |" f0 K“先生,难道您是公孙先生?”一句话两个先生,绕的吴邪头晕。不得不说古代人说话真麻烦,文邹邹的。“哦?兄台认识学生?” - k" }' L2 m" {
“先生,别叫兄台了,叫我吴邪吧。”吴邪解释道。
1 d5 v9 \/ {: U- i7 i“哦哦,吴兄。”快请进。 % N% b; \# x; N" s3 A- O
听到吴兄两个字,吴邪顿时囧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的河蟹,切,小爷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河蟹。被吴邪拉近开封府的张起灵,看着吴邪的小动作,在背后勾了勾嘴角。吴邪你有胸没胸我都喜欢啊。
% \! M2 K. v3 i7 {. n两人跟着公孙策进了开封府,只不过从原来的收监,变成了住客房。 ! p4 i1 z. s& `- A& }" Y. S
公孙策带着两个人去了白玉堂的房间,谁让这房间一直都是空的,白玉堂每天晚上都去挤展护卫,这客房自然就空了下来。
. ^4 A" F# R* p: H: ?/ v& d# f, r5 j“吴兄,我再命人收拾一间客房,稍等。”公孙策捻着胡须道。 / r( u( E) P0 t( Z
“别麻烦了,我和小哥意见就好了。”吴邪连忙拦住公孙策。
' B; v# Q/ J! M8 w8 N6 r0 H“哦好”公孙策乐得悠闲,人家都不在乎两人谁睡一间了,自己还瞎忙什么呀。
( H: e& F; h  X7 {3 w+ S8 Z“那个,先生能不能给小哥他看看身体?”吴邪看看公孙策又看看张起灵。 ) G1 u: i, _# J8 s& A
“好,这位小哥刚才还没您尊姓大名。”公孙策拉过张起灵的手诊脉。张起灵看着吴邪期待的眼神,没抽回自己的手。 % {6 b+ A1 n( s3 U0 r
“啊,对了,他姓张。还有先生直接叫我名字吧,别再叫吴兄了,好麻烦。”其实都是两个字一点都不麻烦,不过吴兄这个词汇实在是让自己受不了。
0 I' v' g: f8 f% |7 k- {公孙策点头表示答应,过了一会放开张起灵的手。
$ q6 }3 W% M" _) [“这位张小哥,身体非常好,没有什么问题。吴兄。。吴邪。等大人他们回来,设宴款待你们,为我们今天的误会赔不是。” # k! C  j6 i8 D! N7 T, D2 O
吴邪点头表示同意,张起灵从头至尾一言未发。
4 [. c! K" y( I1 i公孙策开门离开了房间。
' m  {/ @0 b  a! k吴邪坐到张起灵对面,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抿了抿嘴唇。对面的张起灵也跟着舔了舔嘴唇。
, \6 z* }4 ]% Z“小哥,你渴了?”吴邪给张起灵又拿个了杯子,蓄满茶水,推到张起灵面前。张起灵皱眉,示意要吴邪喝过那杯。 3 u; a2 L/ _2 m
“小哥?那杯是我的。”吴邪话音未落,张起灵拿起吴邪那杯茶,就着吴邪在杯口上留下的唇印,把一杯茶都喝了进去。 : \8 q  g: }4 |5 R& y1 A0 }( I% q
看着张起灵喝完,吴邪才进入正题。
( ]; ]0 F" u3 w“小哥,我们怎么来的?”吴邪问 1 Q2 s" m/ ^) w# |  I' Q
“剑”张起灵回答 9 ~" Z( Y4 \/ g" T6 ?. A. [" R
“我们怎么回去?”
2 H8 e) q+ \. s; ]+ n! @/ W“剑”还是一个字回答。
1 g( s5 ?$ K; E( g- |“怎么弄到剑?”吴邪再问。
* Y& r4 X# S+ i“抢”依旧一个字。
& \* M. z- o8 {5 V: K1 Y( N“不会吧?展昭白玉堂都很厉害的,展昭还不知道,白玉堂就已经很厉害了。你跟他过招都没有占到便宜啊。”
) R: D" d: T: ?" O( {/ F( I) N9 E“等”张起灵回答。 9 q- A2 {0 z7 N! i$ _# k, |; P4 f1 J/ U  f8 R
“留在开封府等机会?”吴邪反问。 ( \: i# T' I4 m' c
“嗯”还是一个字! 7 t/ `! l! _9 \2 y6 [5 }% R3 Z  z5 Z
“算了,还是等他们回来吧。”吴邪用手托着脸嘟着嘴巴望着窗外。吴邪一个大男人做这样可爱的动作并不好看。不过在张起灵眼里胜过万千的美人。
/ z1 J9 p4 _# Z' U7 n/ i7 v过了一会有人前门。
) i+ i3 S# I. d! V# H+ w“二位爷,小人是包兴。能进来吗?” " n' m% \! S2 ]/ L) v0 h: P, z
吴邪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仆人,手里拿着两套衣服。 $ U; `5 X+ H# k: k- F0 e
“二位爷,这是公孙老爷叫小人送来的。二位的衣服太显眼,现做衣服又来不及,看二位爷的身量跟白大人展大人差不多,就把他们二位的衣服送过来了,让二位先穿着。”
, \" ~! C$ T& e' ?. B, D仆人解释完,就走了,留下张起灵和吴邪独处。 ) Q, C% b" F( H% s) G1 j1 z3 E! F( {
小哥换衣服吧。吴邪拿起白色那件递给张起灵。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20 GX

总评分: 金币 + 2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09:4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乍现情侣装
! d" z* X4 |, R3 P6 v6 Y0 h! _% X 2 `4 c* B" E, M4 U3 x
  吴邪拿着自己手里那件蓝色的衣衫,到屏风后面换衣服了。张起灵站起身,跟着吴邪一起走到屏风后。
' D4 H7 {3 j5 S  y3 N; u1 a+ Z' c( K9 v
: x0 c- U) R- f% H9 }" w  “小哥?你怎么跟进来?”吴邪惊讶的看着张起灵。 , ~9 E+ u) V+ d8 x$ Q, Q

7 i' @( k% `5 w0 c9 L, I& Z; @  “换衣服”张起灵煤有忿表情回答。 9 l8 f) V9 {7 x3 _  o1 F0 N

) q" ?+ S+ T3 @  “哦那换吧”吴邪解开自己的登山服,这登山服是原来下斗的时候穿的,满身的土满身灰。吴邪甩开登山服,开始脱掉裤子。张起灵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和吴邪的身体进行神交。吴邪感觉到火辣辣的视线,转过头,就看到和古代天花板交流感情的张起灵,不对不能说是天花板,古代没天花板,只有房梁。 ( X7 j, i0 s) ^
1 a1 `+ @  d( C9 I
  “错觉错觉一定是错觉“吴邪在心中自我安慰。小哥怎么会看自己都是男的有什么好看的。吴邪边想边脱,最后只剩一条河蟹,上面黄橙橙的小鸡,对着张起灵耀武扬威。
& j7 _: u6 t& _1 `% }
! N. s$ k+ r' Y% q$ w4 F  “噫?小哥你怎么不换?”吴邪看着张起灵坐在椅子上一点要换衣服的意思都没有。 ! P8 m3 u+ |! ^) M
( b- v7 y+ d. @# B/ B
  “哦”张起灵把视线从房梁上挪下来,看了眼吴邪,几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 s: L4 I+ ]' B2 m0 p( U! s3 n
! U0 m* d! P5 q; P9 j  噌的一声,吴邪满面通红,这丫的也脱得太快了,小爷还没反应过来。吴邪直视张起灵河蟹的身体,皮肤虽然河蟹,但是该有的一点都不少,完美的腹肌,宽阔的背肌,流畅的覆盖在颀长的身体上。
, b: \! C  b: e2 `- _2 L) x
: R& G! D4 ^) W8 N4 v  “切,小爷我也有锻炼,怎么就没有他身材好。”在吴邪自我吐槽的时候。张起灵已经把白玉堂的内衫连带外衫都穿上了,盘扣扎得平整。仿佛不是第一穿古装。 ' r& r% E' X# r, L3 [" C% s6 s

3 b& y' {8 m7 O9 j1 s* K  吴邪扯过展昭的衣服,开始往身上套。不过最后的盘扣怎么都扣不上,张起灵看着吴邪和一颗纽扣努力搏斗着。微微勾起嘴角,走到吴邪身边。
3 R! W5 N. B. h. f7 O" k
6 X6 R% c* N) I9 c4 T0 Y  “我来”张起灵整个人贴近吴邪,把吴邪的手拉开,仔细扣着扣子。
/ K; k1 u6 f. @+ g3 p3 u   x, s6 Y- }% u6 E% m/ ~- v7 e
  “噫?小哥你?”吴邪瞪大眼睛看着张起灵。 9 `5 C) M& D+ v3 S

/ d; X) d: ^: m; S  张起灵低着头,看着扣子,扣子下面就是吴邪淡麦色的身体。没有自己的河蟹,但是就是那么吸引自己的目光。
. X5 f+ ~" m( U- ?+ } & ]# |4 P& h; x. z/ J$ ]! f
  两三下扣子就已经扣完了。张起灵帮吴邪拉了拉衣服。
; h' e# `* ]# l7 Z2 k
7 U( r3 }6 ^) l/ B5 R  “唔,谢谢小哥”吴邪第一次看到张起灵穿古装的样子。拉着他左看右看,白色的苏绸,袖口前襟绣着浅蓝色的暗花,配上水纹的浅蓝腰带,吴邪感叹一声好一个浊世佳公子。
8 v! f4 J3 \$ L8 _2 W- [7 I $ S& S5 i1 X0 S6 e: E/ o+ G5 x. q
  再看自己身上同样蓝色的苏绸,依旧是袖口前襟处绣着暗蓝色的梨花,配上纯白色的腰带,腰带上拇指大的白玉,让不该小奸商本色的吴邪瞪大眼睛。上好玉石,精细的做工。无暇的玉璧上面雕刻着一只抱着酒坛的小老鼠。吴邪急忙拉起张起灵,摸到张起灵腰间。 * H- O( P  d  r/ w& J1 r; c

' Y9 z' S  _( K9 R  果然张起灵水蓝色的腰带上同样有一块极品白玉,上面雕的是一只翘着胡子生气的小猫。
8 P& k+ [8 v, @" H4 ^
1 H$ \& A& w4 K; l! f% ~# |# m6 ]  吴邪愣愣的看着张起灵。张起灵看着突然发愣的吴邪,也有很大的疑问,看着吴邪的眼里透露出询问。 6 w5 [! O6 k0 g7 n, W5 z

. {2 M8 n. _7 z, I2 Z1 u1 O5 ~) Y3 L  “小哥,你绝不觉得张两件衣服好像情侣装。”吴邪干笑着问。 : m& E0 O7 t! A0 m
. o8 ^- z! C" @: I6 n3 o$ {6 Z
  张起灵看看自己再看看吴邪,同意的点点头。 * ]( H) d9 C& i3 S! R9 K5 q$ S
, \9 A% m, ?0 K( t: j
  天哪,吴邪觉得自己快疯了。展昭白玉堂竟然穿情侣装。难道地球已经不是自己生存了嘛?小吴老板很恶搞的思考。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GX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09:5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护卫张少侠
8 a$ }( H: p/ w4 U: A
" z' |5 F, a6 {  ^, O- h  午时包大人下朝,带着展昭白玉堂回到开封府。吴邪张起灵身为客人,不可呆在房间里不出来。于是跟这种人,一起到前厅接众人回府。 5 m6 A9 x. i, F6 U5 G

- R, P6 ]( `; z  迎接二人就就是白玉堂的暴跳如雷。
; s7 Y4 n, J4 Q/ c, @0 q 1 H7 T' ?& U6 G: X  o9 k
  “谁是拿了白爷爷的衣服?”吴邪刚进门就听到白玉堂带着冰渣子似的言语。进了大厅,白玉堂看着吴邪和张起灵穿着自己给猫儿做的新衣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8 C; ~; k- r  ]( I# @% ]
: Z! M  W' V) }1 x4 K; E
  “玉堂别。。。。”展昭拉拉白玉堂的袖子。示意白玉堂态度好点,不就是两件衣服嘛。
1 @* y; u9 c- _; r. d; C6 {4 X' h1 C. [% k
( H* [5 H6 T% i3 ?$ d, F4 R8 |! J  “哼,看在你这猫的面子上,衣服的事白爷爷不计较了。不过晚上,哼哼。。。”白玉堂对着展昭一通耳语。虽听不清说什么,不过展昭通红的俊颜倒是非常明显。
; d, r6 H3 d9 ~( Q, }. d
9 W( h; ^5 q" ?2 U) |- B4 i+ ~  “猫儿怎么样?”白玉堂斜挑细眉,幸灾乐祸的看着展昭。 ! A0 V6 t) a2 v9 m6 j
6 d* ~; c! V: S
  “这。。。好吧展某答应了。”展昭红着俊脸点头答应。
% h% G* R6 d: g6 v/ W
  Q. F3 L. q- R$ {! u4 [6 T  额。。吴邪看着两人的互动顿时满头星星,再看两人的装扮又是一脸星星,展昭的打扮没问题。薄底官靴,绛红色的官袍。黑色乌纱帽,两边垂着两条红绫穗子。有问题的是白玉堂,外衫底色依旧是白色苏绸。不过和张起灵穿的那件不一样,这件是白底红花。和展昭官服一样的绛红色花纹。河蟹裸的宣誓占有欲啊,要是此处吴邪还不明白的话,他真的就不是现代人了,果然白玉堂对展昭有意思。 - a. f* q/ H  |" |$ I) K
$ w( U% b8 I8 i, p* W, |
  “咳,二位公子是从哪来的?”公孙策果断的打断四人的眼神交流。
3 a2 Z% P& L: U6 R8 s: s$ x& w
6 H* J- ^( X( G0 ~; c1 Q  “额。。我们从。。。反正就是很远的地方来的。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对开封府有威胁的。啊,我们是来协助开封府的。”
6 r" g+ L" }+ n9 [# H- s: Z
9 {3 p" Q9 g& X6 W$ v" v  “帮助开封府?”公孙策看着吴邪反问。 / g" {$ [* w  r) ^( C. Q

# _3 T( s# M' R9 s, F  “是啊是啊,那个先生,你今天早上看了到,这个小哥很厉害的。”他是想来帮助开封府的。”吴邪把张起灵拉到自己身边。用真诚的眼神看着公孙策,随便用手戳了戳张起灵的腰眼,示意他点头。 + D# U6 c8 U# @7 ?* E! W, Z( z8 P
7 _7 E3 x6 G$ C" \/ G1 ~
  张起灵这次很给面子的点头,自己未来老婆吩咐的事,能做尽量做。
4 z2 Q9 r8 r8 v& o3 |0 \; o: ~
3 c& g9 I  S* ^; U: S% A# _6 y  “哦,原来是这样。。大人您看如何?”公孙策看着包拯。 % v) c4 v- b5 c

  l# t/ h' ?8 z! k3 o  “啊哦,一起如公孙先生所言。”包大人明显的走神了。 . Z1 ~* P. K8 a  L
; m1 n/ i* g  l2 z1 t
  “大人,学生什么都没说。”公孙策眼角的青筋直跳。包黑炭你找抽吧,这么重要的时候给我走神,竟给我丢人。
& Z* f; v0 |8 P  ^# U
6 K1 Y; V: N2 m. q5 h4 a+ A3 x; d  “既然大人让学生做主,那就让张少侠留在府里当个护卫吧。”从张兄到张小哥,再到张少侠,再到张护卫。张起灵不到半天的时间,被起了N多的称呼。不过本人并没有什么表示。 6 d/ `# m8 ?7 K7 ?" J: i/ H$ B
4 s2 x: d. ^5 B
  包拯黑着脸走过来,“这位少校,本府看你一直都不说话。难道是不愿意留在开封府?包拯无表情的看着同样无表情的张起灵。两个人”深情“对视了一会。 ! v: B2 P7 y; {. H( s. j+ ~  v
3 b" J+ D; e3 K2 d7 ~
  “大人,他愿意。不过就是不爱说话而已,大人别见怪。”吴邪急忙解释。一边的白玉堂和展昭就被暂时性的忽略了。不过白玉堂乐得自在,一会摸摸展昭的腰,一会拉拉展昭的头发。自己玩的倒是开心,不过却苦了展昭,一遍你要听大人吩咐,一遍还要防着白玉堂偷袭。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GX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10: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人不可貌相 . ?# N' u" a. [4 ^6 I0 J
  经过一下午的鸡飞狗跳,终于夜幕降临。公孙策设宴款待二人,开封府众人聚集一堂,给张起灵和吴邪接风,欢迎二人正是入住开封府。
9 D0 i9 o3 c: x7 Y7 X, F  聚餐中张起灵一言不发,闷头开吃,吴邪只能无奈地挡酒。 6 c8 ]2 }) [2 N0 G! |4 S
  酒过三巡,桌子上的人大部分都在地上趴着的时候。桌子上还坐着的只剩下展昭白玉堂,吴邪张起灵,公孙策,还有王朝张龙。不过张龙抱着王朝的脖子,大叫虎子虎子,哥对不起你,看样子也醉得不轻。吴邪则抱着张起灵打酒嗝。 9 d& O; t: ]7 o: F5 G
  “小哥,我怎么好像看见两个你?不对,是三个。”
) w+ [3 A' }2 E1 Z% ]% P3 |  张起灵:“。。。。。。。。。。”
; p7 f6 S) k4 y4 l  “猫儿,猫儿,还好吗?”白玉堂拍拍展昭的脸。   {& v) j' L9 J" T0 @- j
  “唔?玉堂?”展昭睁开迷离的双眼。其实展昭早就醉了,这里最不胜酒力的就是他。要是不白玉堂抱着恐怕早就下桌底去了。
: }  K1 P0 @2 O$ E  仔细看白玉堂和张起灵一点醉意都没有,张起灵是滴酒未沾,白玉堂则是千杯不倒。两个怀里各自抱着一个人,看着对方的眼睛噼里啪啦的闪着花火。 & ]5 E) K% |" e; U/ K
  “你谁?竟敢对爷家猫动手,活腻了。”白玉堂用眼神示意张起灵。
; @* C7 u, c9 [9 J" `  “管好你自己的那只,少对吴邪动手动脚。”张起灵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 R0 z1 y3 V3 c* F$ ^1 \' Y
  “什么叫动手动脚?爷的猫要是不接着你那只,恐怕掉下来就得摔肉饼了。”白玉堂恶狠狠的瞪回去。 # R% X( ~1 o$ J  F& j7 b
  无视身边的王朝张龙,公孙策看着两个人用眼神拼杀。 0 N& t& R5 ?! D( C) r  p% \
  “都散了吧!回去休息去吧”张起灵抱着吴邪,白玉堂抱着展昭,同时起身,半拉半抱的把人弄到自己怀里。 - B5 g+ b* j* p( J2 l
  吴邪在张起灵怀里咕噜道:“小哥,你是不是从斗里出来没洗澡?”随便用手戳了戳张起灵的脖子。啊呜一口咬了上去,还舔了两口,觉得没什么味道,就松了口,还嘟囔说:“这鸡脖子怎么没什么味道。”
. i5 ]9 ~9 c- ~5 \( t3 K+ {0 L  “噗”饶是公孙策和白玉堂也没绷住,咧开嘴笑了。张起灵面子上挂不住,但是脸上一点都没表示出来。淡定的拉起吴邪,往白天给他们的那个客房走去。
  X, T  `6 j  r9 |  |$ z# r6 U" p  白玉堂揽着展昭的腰,跟要跟着出门。却被公孙先生拦住。 . ^5 `9 ~. L) z% z9 d: N* P
  “白护卫,人不可貌相,他们在你们隔壁。”公孙策嘱咐着白玉堂。
5 J$ N5 p. c: B, X# g. P  “是,我明白。”白玉堂抱着展昭出了门,跟在张起灵后面。不一会就超过了张起灵,看到张起灵两手空空的站在那发呆。 5 Q  K7 p9 c* ^. ?
  白玉堂哂笑一声:“嘿,人呢?” 8 o# K% G: H' ?$ a7 _' R7 b5 x
  张起灵没理白玉堂,继续盯着墙角发呆。白玉堂顺着张起灵的视线望过去。
  k+ @5 m4 l; y6 ?! k1 v  “呕。。。。。”小吴老板扶着墙根正吐呢。
( ?, A5 O; u. l- C! Y  白玉堂抱紧展昭。 7 w3 S$ ~+ r1 P9 X2 \% Q( }: n
  “唔,玉堂你松点,要勒死展某了。”展昭在白玉堂怀里扭动。不过一会就停了下来,靠着白玉堂的肩膀会周公去了。
8 N& n& H6 }" e0 ~/ n5 A8 g  白玉堂暗想,还是爷家猫好,喝醉了酒从来不吐不折腾人。
: c! J+ w: Q/ j0 a) _: D  其实这怪不得吴邪,吴邪在现代哪喝过这么多白酒,现代人都喝啤酒啊。所以也就怨不得吴邪喝醉了谁都不服,就扶墙。
. ?) I( N" N" J4 e: X" t& e  白玉堂抱着展昭一脚踹开展昭的房门。把展昭放到床上,把外商脱掉。白玉堂又打开窗子,看了看窗外。窗外已经没人,隔壁传来响声。看样子张起灵终于把吴邪弄进屋了。 3 B! J6 x4 [8 K/ F
  白玉堂坐到床边,细细描绘展昭的五官。明明是那么俊朗的眉目,却那么吸引自己。想当初自己跟这猫吵架的时候回了陷空岛,到了岛上软玉温香在怀,心里想的却还是这只臭猫。在和别的女子河蟹的时候,脑海里出现都是这猫愤怒的表情。顿时让自己没了兴致。这一来二去,自己是个什么心思,路人都要皆知了。可这木头猫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思虑间白玉堂的手摩挲着展昭的薄唇,刚喝过酒的嘴唇,鲜红河蟹。引人品尝。白玉堂俯下身。。。。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GX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10:3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杀手训练营 , N1 m/ L  X/ E/ z9 M  [
8 l* ^3 _3 Z& \. k
  白玉堂还未亲吻到展昭的薄唇,就听到隔壁,咣当一声巨响,随后就是瓷器噼里啪啦破碎了一地的声音。白玉堂嘴角抽了抽,这两位真是能人。当初自己和猫儿在屋里打架都没出那么大动静。不过就是把房顶开了个天窗而已。不过除了屋顶别的地方绝对一点都没坏。 * _; `3 H- y# ~. H3 r" }3 q3 v$ X2 H
, _! S$ w9 K9 N% {
  放下那四位不说,只说公孙策。看着那两对,一步三晃的走回房间。消失在自己视线里之后,公孙策很不客气的笑了。环顾四周满地都是醉酒的衙役。公孙策越过众人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大厅的“尸横遍野”。笑话让自己管他们?那真是笑话,自己只是一介文人,不是武夫,没有那么大力气搬动那么多人。再说又不是冷天,就在地上睡着吧。公孙策没有一点怜悯之心的走了。留下一群男人在地上打呼噜。 9 l0 s5 q# ?8 X' R, y. D
$ {  y* y$ q8 Y  y' ^
  夜过三更,整个开封府静了下来,客房里吴邪挂在张起灵身上睡的正香,张起灵则是搂着吴邪默默无语。刚才吴邪吐完就乖乖的睡觉了,唔,不对是睡觉之前还摔了一个茶壶,不过吴邪竟然说梦话,什么闷油瓶啦,破瓶子啦。估计是给自己起的外号。瓶子,这外号还不错。张起灵抱着吴邪默想。 4 F9 l% p, B. u2 b) u+ O
% f4 g2 Y5 r+ Y( T4 r% |; ]4 V
  隔壁房间里,白玉堂关上窗子,爬上了展昭的床。
: {7 y# \9 n6 o% x6 _2 K  Q 6 ]9 _9 r, @% h
  “猫儿,往里点,给爷留点地方。”白玉堂脱了外衫推推展昭。
' K/ A5 O: D7 T! I9 b9 A5 E' ?
2 O% i6 k  X( @) [; [% D- c3 L1 ?  “唔,知道了,臭老鼠。”展昭嘟囔着往里挪了挪,侧过身子给白玉堂留地方。其实展昭根本就没醒,完全是出于身体的习惯。白玉堂鼠占猫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展昭撵都撵不走,最后只能放任白玉堂随便。
( @, F3 @% Z# H+ w, {& `% b 3 C3 ^+ p" F+ k
  白玉堂把展昭抱进怀里,展昭缩缩脖子,在白玉堂肩膀上蹭蹭找个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过去。白玉堂搂着怀里的人,把下巴放在展昭的头顶,也跟着合上了眼睛。画影巨阙就放在展昭和白玉堂的头顶。
* A/ f. F0 k# F- ~% B- y4 z
  s/ f9 W4 |$ ]1 T) \5 {2 d* q  “嗖嗖嗖”几声五个黑衣人轻飘飘的落在开封府的屋顶,五个人踩着瓦片,运起轻功朝着五个方向同时跃出。其中一个黑衣人,踩着瓦片落到展昭和白玉堂的屋顶,床上的展昭眉宇一动,用头顶顶白玉堂的下巴。
5 J, d) M1 M# P6 C8 { 1 N* R  i+ P. p8 R
  白玉堂用下巴摩挲着展昭的头顶示意自己醒着。感觉展昭要起来,白玉堂用腿夹住展昭的身体,把他牢牢的压回自己的怀里。闲着的右手,河蟹着展昭的腰侧,白玉堂明显的感觉怀里的人敏感的抖了抖。 ( F8 a5 P; x! Q; _- U7 e" L/ p2 p

: N+ S# k8 v" T0 I  屋顶的瓦片被拉开,三更天的月光透过空隙照了进来,洒下一片银光屋顶的黑衣人,看着床上相容而眠的人,不屑的撇了撇嘴。都道是鼠猫不和,却不知两个人都睡到一张床上去了,竟然还搂在一起。难道两人有断袖之好?黑衣人来不及多想,瓦片清响又多了一个黑衣人,未曾停留直接跳到了吴邪张起灵的房顶。同样抽出瓦片观看,出于视角问题。黑衣人看不清屋内的情况,两个黑衣人越过展昭白玉堂的房间直奔吴邪张起灵。 8 Q' k$ ~% O9 u+ Y
* s1 [4 r' I/ Z; \" a
  张起灵明亮的双眼,在黑夜中煜煜发亮。吴邪裹着被子挂在张起灵怀里睡的正香。张起灵从斗里练就出的感知能力,此刻派上了用场。在黑衣人落在屋顶的时候,张起灵就警觉起来,右手握紧黑金古刀,左手抱紧吴邪。 / L* p* l; V8 x6 ?& i) n
5 i9 q( q6 r6 n! J( ^7 S$ N
  “小哥,怎么了?”吴邪睡眼朦胧的问道。 ' j+ ^4 S; ~: l' L
8 p# ], f9 U9 H; L  W. E/ Z
  “吴邪,屋顶。”张起灵小声说道。
9 N& @$ h) H$ `7 i; V! t6 B , h, z& j9 @3 @6 y# b# [
  吴邪抹了抹脸,侧耳倾听。屋顶确实有人。两个人保持原来的姿势按兵不动。
2 I( X9 W% z' Y
7 N- E) S) n' p8 b& p  过了一会都醒着的四人同时听到。 4 t( z5 C5 d/ {9 G- U4 y( O
$ T9 L7 L, H0 f4 Y& y- w
  “找到包黑子的房间了,快走。”五个黑衣人再次聚集。 8 s% ]5 o; A9 n5 V

" U* C, _& R; ~( J8 I4 e  白玉堂展昭抄起宝剑,飞身到了院子里。
& Q9 K, I0 ?& C  Z1 i* } 0 G) c3 n9 o+ L
  “屋顶的朋友,下来陪白爷爷喝一杯怎么样?”白玉堂手执画影。玉面阎罗一样冷着脸站在院子里,看着屋顶上五人。 0 I8 Q+ e" S  z: A+ u

" b' H- c2 ~( L8 W4 e0 g  “吱嘎”隔壁的房门也开了。张起灵吴邪也一起站到了院子里。看着屋顶五个人。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GX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43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2861 点
帖子
3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11-7 08:10: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 A" n: r7 M# |8 i! W, f
' E8 v# j- K  T3 `- N4 Q* M; x1 T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三个人拔出武器向白玉堂迎了过去,刀剑相交,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剩下两人运起轻功,开始奔向包大人的房间。终于到了包大人门口,两个黑衣人闪身进入。拉开被子果然包黑不见了,屋外火把亮起。屋内烛光莹莹,屋内的圆桌上一蓝衣男子,正对着他们眯着眼睛微笑。两人仔细一看,正是展昭。 3 I% y3 `; t; K5 T6 d+ x

/ K& \# g9 O- ?3 [" [0 D& f  白菊花白莲花燕飞燕风?展昭含笑道出二人的名字。对面二人顿时一惊。
/ G' Q: R5 P2 R4 v9 @ 5 ]# D& S: w% |" w
  “展南侠,那白玉堂的怀抱可还舒服。”燕风扯下蒙面的黑布,恶意的笑道。燕飞看着自己兄弟扯下黑布,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带着,也扯下煤有讽。 ' x+ J. T9 `9 S% O# A6 [3 O, o

( U2 [" A% C, E- o8 R  “自然是舒服”展昭丝毫不受激将法影响,依旧笑的温柔。 5 g8 P8 h, h' O6 ~3 @) b- _9 V

6 w$ ~2 y5 e& o% [% P  燕飞燕风看激将法不管用,顿时两人同时拔剑,与展昭战在一处。 ) w- B3 ~, f0 x* G( F

0 i1 z* \! O8 S$ y( J0 L3 G  再说白玉堂冷着脸,放倒了两个人。刺啦最后一个黑衣人肩膀上挨了白玉堂一剑,鲜血滴答滴啦的往下流。那人一看自己受伤两个同伴被俘剩下的两个也没回来,恐怕凶多吉少,那人顿时一把迷香撒过去。白玉堂急忙闭气,等药物散尽,黑衣人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地血迹。
$ {) U, [3 b; T* m , H6 |* F1 S3 k5 M. R! B) |
  展昭那边燕飞燕风两人两剑与展昭对峙。僵持不下。不得不说燕飞燕风如果不是采花贼,两人的功夫真不错。竟能跟展昭平分秋色。
& N8 Z" m" w8 S! w# T$ S* m % W" \- w' d5 e
  白影飘动,白玉堂落在展昭身边,也加入了战局。燕飞燕风两个人对付展昭已经不轻松这次又加了个白玉堂。燕飞一个失手,手中长剑被展昭挑飞。长剑离手燕飞顿时慌了阵脚,急忙躲燕风身后。前方展昭与燕风缠斗,白玉堂继续找燕飞的麻烦,燕飞双拳难敌长剑。过了不到百招死在白玉堂的画影下,一剑封喉。 ) C4 d2 A6 A3 |- j% ^* y

' }4 v' @6 p, t! C8 f6 T  “哥”燕风看着燕飞死在白玉堂剑下。愤怒到了极点,憋的双目通红。展昭看准机会,一指点在燕风穴道上。之后又连封燕风几处大穴,才叫人来把燕风收监,最后命人把燕飞的尸体处理掉。
% D) a. M- ~6 t$ y, t7 \ ' K: a& v) p) x: Y* L
  吴邪和张起灵在窗外看的清楚,暗暗点头,开封府的人果然够厉害。原本在大堂醉倒一片的衙役个个神清气爽,一点醉酒的感觉都没有。 / q( x8 O3 v+ X& W7 V9 G
" v7 D  N. P1 s9 f7 e
  看样子众人都已习惯。
  b1 |5 }( C/ H - {/ u2 w5 Q) K3 I8 Z' g0 N- }
  开封府果然是杀手训练营。 3 C) N. w4 [6 C# B* K* ?: A

# z/ d; ]- ]- z- d  展昭白玉堂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径直走到两人面前。
, h! G, ^9 f+ X! I 8 ]) L+ {( _2 b
  “二位吓到了?”展昭依旧是温柔的笑着。
" k2 d( [4 c% ? & n4 M  e: m- Q( s6 H9 a
  “没有”吴邪连忙回答。
5 z& ~8 ]' U$ m7 K# P, }: }4 T
2 Y. N$ p) X0 @1 d: o$ O$ v' {  “猫儿,他现在也是护卫,不能就这么闲着吧。”白玉堂指指张起灵。 3 q* F- r4 p. H  g- Z, M! |
5 b% c- Y$ g7 p
  “张少侠,下次我帮你安排吧。”展昭对着张起灵一抱拳。
  K8 T1 a1 A7 ]' j& F# z
" o$ M: }% ?+ m2 |  张起灵煤有忿表情的点头,展昭笑笑拉着白玉堂离开了。 / a/ G7 B' h6 |6 |2 H7 \- Z/ }" W

. A6 s: i; Y6 c' Y, Q; K; Y  张起灵吴邪亦跟着回到房间,四人各自回房终于一觉到天亮,
  {, T. n5 d: }  x
. h* J# J; t) H8 k3 n$ m0 Y  第二天清晨鸡鸣声此起彼伏。 9 n- \" K" g! X& Q# g! q

- ]) p6 d6 U1 L, \0 D' D3 \' W  吴邪:“哪来的闹钟,这么讨厌,响一次就得了呗。”吴邪从床上爬起来,挠挠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摸摸了身边,恩肉肉的软软的还是暖和的。吴邪顿时一惊,直接从床榻上蹦到地上。古代不比现代,床都比较高,而且床下还有脚踏。吴邪往下窜的时候正好绊到了脚踏上。 2 p8 c9 Q3 v7 }- ~, }# _: b

& n9 D+ ~: X- G- o% a% e. A  “咣当”吴邪跌坐在地,额头撞到了圆桌,圆桌上新摆的茶壶,再次报销。 # Y5 d1 t: X1 A. l( n
! i7 U" s0 `5 [0 }0 _# s* D
  得了。。又碎了一个。展昭白玉堂默默感叹。隔壁二位和茶壶有仇?
  o. ^) z( ^$ p7 c# d" H) n! z4 O 8 V5 m2 r1 z! j& {* |
  展昭翻个身背对白玉堂,白玉堂伸手揽住展昭,展昭掰了两下没弄开,就随他去了。两人一起会周公去了。 1 @$ z  ~7 ^. o4 V' n6 {% I, o# P
9 n5 a( N: R* S' j
  张起灵看着一早就开始激情表演的吴邪,心里嘿嘿之乐。吴邪揉着脑袋上的大包和扭到的脚。转头哀怨的看着张起灵,对张起灵“见死不救”的举动表示控诉。 , C; f" D& L2 [; f) X7 l' h# Z  P$ }
1 Q1 G8 O3 y* W) g. x3 o
  吴邪从地上站起来,做到床边。 . ^3 B# O+ Z5 t$ V' C2 P, u
% D. C0 O. Q# R) A9 P4 A
  “小哥,那个我怎么会。。。。”趴在你身上几个字吴邪没敢说。太丢人了。
9 Y, g" |; {! Z3 _ 2 Q: B# `- O# J& t
  “吴邪,睡相差。”张起灵下了最后结论。
. E8 Z0 O$ d$ V
/ z- [/ o, f- a2 {* c  门外脚步声,连成一片。停到了吴邪张起灵门前。
. I5 T! a: L$ {; R
1 a: [5 a9 G9 p2 p& S9 K  “张护卫,今天就陪包大人上朝,你收拾一下吧。”公孙策的声音传来。
* {" d* f/ H! ?, [! f- \7 \5 ^
7 z! J$ k. z8 {; v  吴邪心中暗骂,怪不得说是公孙狐狸,一天都不让人休息。昨天还折腾到那么晚。吴邪戳戳张起灵,小哥起床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张起灵默默看着吴邪,直到把吴邪看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时候,才移开视线,开始穿衣服。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王枉 + 10 GX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非人亦非鬼,一曲桃花水。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