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2/04/03出版】《终雨之城》作者:朱莉

查看: 3|回复: 3

[耽美预告] 【2012/04/03出版】《终雨之城》作者:朱莉   [复制链接]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签到天数: 86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0885 枚
威望
32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3864 点
帖子
602
精华
1

富翁勋章 出勤勋章

鲜花(371) 鸡蛋(6)
发表于 2012-3-29 20:09:10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月光之城159
书名:《终雨之城》(18限)
作者:朱莉
出版社:新月
出版日期:2012年四月03日周二


文案:

这个小镇有些秘密。
它的温馨或混乱、它的阴雨或放晴,
全部取决于一个人。
住在这里的人不会生病也不会受伤,
只是进来了就不能再出去,
除非以死亡做代价……

唐善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栋陌生的房子里,
一个陌生的男人告诉他,他是他的爱人,李元雨
告诉他,他在这个城市里已经住了好一段时间。
唐善不信,他明明不是同性恋,怎会爱上男人?
但李元雨对他如此温柔、细心呵护,
他看见阁楼上的画、想起罗宋汤温暖的香味……
日渐复苏的记忆证明男人爱着自己,自己也爱着他。
直到他发现失忆前的自己留给自己的留言──
告诉他,无论如何离开这一切……


试阅:

第一章

唐善作了个恶梦。
他倒抽口气,猛地从床上坐起。空气中潮湿的味道、窗外清脆的雨声,感觉渐渐鲜明起来……
原来这才是现实。
他环顾周遭,恍如隔世一般,房间里的景象陌生得他都认不得了,但仍隐约意识到这里就是他的房间—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矛盾感受。
整点一到,挂在正对面的布谷鸟钟响了起来,一连叫了八声,时间是八点整。他知道自己的生理时钟总是让他在八点整清醒,醒来的时间对了,但他却对布谷鸟钟一点印象都没有,一切是这么正常又不正常。
他将视线移到其他地方,继续打量。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家具除了他身下的床之外,只有书桌和椅子。
床边的窗户窗帘紧紧拉上,仅有微弱光线透入,室内显得阴暗且潮湿,在窗台上有个仙人掌盆栽。书桌上放着一本书,呈摊开状态,正中央搁着长条镀金的书签,似乎是看到一半。
他下床走到书桌旁,拿起书稍微翻阅一番,书名没什么印象,内容也不太清楚。这本书他真的看过吗?连续翻了几个段落,还是半点印象都没有,最后他翻回第一页,细细阅读起第一章。

我感受到倾斜的时间,挥洒在艳阳之下,无形的雨,流畅的风,跟静止的你和我。

那是一本文艺气息浓厚的爱情小说,读完一个段落,他感到脑袋隐隐作痛。
他心想:自己要不是鬼迷心窍,就是神经接错才会选这本书来看。重点是,他对这本书太过陌生,像他从来不曾读过,偏偏它又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书桌上。
这些陌生突兀的不真实感快将他逼疯了—他需要到外头透透气。
走到房间唯一的门前,握住的圆形金属门把格外冰冷。
将门推开,走廊阴暗,光线照不进来,尽头是唯一有光亮的地方。他往有光的方向走去,渐渐听到人说话的声音。
听起来,似乎是两个人在对话。
离开阴暗的走廊,走下木质楼梯,他发现屋里的摆设透着一股温馨小家庭的气氛,大部分的家具都是木制的,角落墙边摆着半个人高的陶瓷矮人玩偶装饰,三三两两随意摆放,彼此相依笑得开心。
稍微打量了一下,最后在厨房找到了声音的主人。
厨房是开放式的,一靠近便能看到里头的人,一名红发少年坐在餐桌一旁,桌上的餐盘已经空了,还有喝到一半的果汁,少年对着另一方他看不见的人谈话。
「请问?」唐善打声招呼才走了进去,终于看到另一个人。对方背对着自己,他只看见那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
背影看起来像是个高 的长发美女,可偏偏他听到的声音是两个男人的对话。
「你终于醒了!我差点就要叫元雨把你那份早餐给我吃了!」红发少年见到他激动惊呼,表情遗憾夸大。
他们好像很熟,可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杰克,安静点,唐善刚睡醒,怕吵。」
「你说我的声音吵我的声音超好听好不好。」杰克想反抗又不敢造次般地喃喃碎念。
被称作元雨的男人将食物装盘摆到桌上,并对唐善微微一笑,拉开椅子,招手让他来坐。
唐善瞬间有些失神,全怪这长发男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中性般的阴柔,若不听声音,还真会以为对方是个美女。
「你要喝果汁还是牛奶?」元雨边询问,边走去开冰箱。
「……我想喝咖啡。」
「咖啡伤身,喝牛奶好不好?」说着拿出牛奶,帮他倒了一杯。
被拒绝的唐善倒也没有什么排斥感,坐上对方拉开的椅子,位置正对着杰克。他打量起杰克,在脑海中翻箱倒柜起来。
不管是漂亮的元雨还是红发的杰克,他真的一个都不认得。
「你用这么炙热的目光看着我,小心有人会吃醋喔!」杰克发现他的视线,大声嚷着,带着点挖苦的意味。
吃醋?吃什么醋?谁吃醋?为什么要吃醋?
唐善脑中浮现好几个问号,终于决定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跟他们讨论。「抱歉,我一直想不起来,我认识你们吗?我住在这里吗?我通通不记得了。」说完,看到杰克与元雨愣住的模样,心里不禁怪不好意思的。
「怎么又来啦!」第一反应过来的是杰克。他指着唐善,转头对元雨怪叫。
听他的说法,好像唐善并不是第一次失去记忆。
元雨苦笑一声,将牛奶摆到唐善手边,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离他很近,甚至还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忘了也没关系,你不要害怕。」
动作太自然、太亲密了。唐善却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好像这个人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这个人特别放心,不觉得他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危害。明明是不熟悉的人,自己却无条件地信任对方。
「等你用完早餐,我再带你四处逛逛吧,说不定会想起什么。」元雨笑着说。
心胸宽阔,毫不介意他失忆,还亲切地要带他出去……帮他做早餐、又这么宽容,真是个大好人。  

唐善感激的说:「谢谢你。你人真好。」
正在喝果汁的杰克一听,嘴里的果汁全都喷了出来,还咳了好几声。
「你是怎么了?」元雨念了句,拿抹布丢给杰克,让他自己清理桌子。
「都是因为……」杰克很无辜地想辩解,却被打断。
「管好你的嘴巴。」元雨冷冷道。
杰克噤声,不敢再吭一声。
唐善来回看着暗潮汹涌的两人,他当然看不出其中症结,最后目光停在杰克身上,因为他表情最丰富复杂,不甘心又有点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仍乖乖擦桌子。
「快吃吧,等会带你出去。」元雨提醒他快点用餐,语调温柔,却有点强势的感觉。
是错觉吗?为什么他总觉得元雨在回避某些事情。
唐善望向元雨,仔细观察对方,他视线是放肆的,却没被拒绝。元雨眼神里带有鼓励的回应,好像很享受被他盯着看似的,让他都不好意思了。
收回视线,他低头吃早餐。不可否认,他对元雨魔性的外表确实有点动心。但对方是男性,他也是男性,这样太不正常了。
在心里念了好几句我是正常人,把早餐咽下,再喝一大口牛奶,快速解决眼前的食物。
杰克哼了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唐善觉得奇怪,放下餐具,正式开口询问:「我能问个问题吗?」
「你说。」元雨和善地鼓励他说下去。
「请问你们跟我是什么关系?」朋友吗?可是感觉又不太像。他实在疑惑。
「先声明,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来蹭饭吃的闲人。」杰克立即将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这样啊。」唐善原本以为杰克和他是室友关系。他又问:「元先生是房东吧?我是这里的房客吗?」他睡在这里的房间,所以他猜想自己是房客。而元雨还特地准备早餐,大概是房东没错吧。
「这么说也行,暂时先这样吧。」
给这么个不明不白的答案,岂不是更让人困惑吗?而且,暂时先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啊!唐善觉得有种被耍着玩的感觉。
「另外,我姓李,名元雨,你可以叫我元雨。」李元雨更正唐善对他的错误称呼,又转头对杰克说:「你,得叫我李先生。」这是顺便纠正。
「嘿!再怎么说,我认识你可比他认识你来得早,怎么他可以喊你元雨,我却得叫你李先生!」杰克忿忿不平,瞪向无辜的唐善。
唐善似乎能看到他眼中不甘的火焰。
「因为唐善是唐善,而你不是唐善。」李元雨回答。
又是一个绕口令似的谜语。唐善听得不甚明白,杰克却像是听懂了,安静下来,不再追问。他明明是当事人,却一直状况外,让他有股很深的挫折感。
「我吃饱了,谢谢招待,非常好吃。请问盘子要一起收吗?」唐善转移话题,打算连同杰克的盘子一块收。
「让杰克收吧。走,我带你到外面逛逛,我们小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逛完大概得走上一整天。」
「一整天呐!」唐善忍不住惊呼出声。
「因为没有交通工具的关系,这里可没加油站,你只有骑单车跟走路的选择。」杰克边说边收走杯盘。
李元雨问唐善:「你不介意走路吧?」
「不介意。」
「那我们走吧。」李元雨起身,牵着他的手,一同离开餐桌。
因为他的动作太自然,唐善第一时间虽觉得不妥,却抽不回手,最后只能任由对方牵着。
李元雨拿了两个人的风衣,是防水材质,款式和颜色相当古典,身材高 的李元雨穿上相当合衬。
矮人一截的唐善开始担心自己穿起来会不会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但事实证明这只是他多余的担心。李元雨给他的大衣尺寸小一号,完全符合他的身高,如量身订作一般。
然后,不意外地,他在袖口找到自己姓名的绣字—这件合身的大衣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他现在好像比较能进入状况,不再那么恐惧旁徨,跟着李元雨的脚步一块走出房子。屋外的庭院照料得很好,草坪整齐干净,其中一块种植着可供食用的蔬菜,完整且漂亮,看得出主人的用心。
「刚才吃的生菜是你自己种的吗?」唐善随口问,心里不禁对李元雨产生敬佩。说起园艺,他也颇有心得,他以前住的地方—奇怪,他以前住哪?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
「庭院是我们一块整理的,但菜圃是你坚持要的,平常也是你负责栽培,我没帮上什么忙。」李元雨回应,语气似乎有些落寞。
换句话说,他钦佩的园艺手艺就是他自己。哈,多幽默。

「抱歉,我没印象了。」唐善道歉,又问:「我在这里住很久了吗?」
「的确有段时日,但确切时间我也不记得了。」李元雨歉然一笑,轻巧地回避他的问题。
唐善不好追问下去,移开视线,开始打量附近的建筑物。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好像穿越时空,来到十九、二十世纪的交接时期,建筑风格杂乱无章,乡村小屋与高楼大厦并排、石砖与水泥墙交错出现,他从没看过这样的景象。
路上没有行人,静得像是空城一般,只有他与李元雨在灰色石砖道路上行走。雨雾蒙蒙,更远方的景物是白茫一片。
气氛吊诡!没人会喜欢这样毛骨悚然的氛围,至少唐善非常不喜欢。
「小心脚下。」
李元雨开口提醒,但唐善已被石砖给绊了一下,差点跌个狗吃屎,所幸被拉了一把,但也整个人都扑到李元雨身上。
李元雨轻笑出声,唐善贴紧着他的胸膛,能感受到他轻笑时的震动,尴尬得想钻个洞躲进去。
「谢谢。」唐善道声谢,让自己站稳,离开李元雨的怀抱。
唐善退开的瞬间,听见李元雨发出遗憾的叹息。而他的手仍搁在他腰间,没有收回的打算,扶着他走了一小段路。
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当作女士来对待。
「李先生,我想我能自己好好走。」唐善不习惯这样的行为,稍微加快脚步,想藉此摆脱腰间的手。
他的意图太明显,李元雨一察觉,立刻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向他致歉,「抱歉,老习惯又犯了。你别太介意,这只是我下意识的行为。」
「所以不论男女,你都会这样吗?」问句脱口而出,唐善都觉得自己反应太快,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生气的语气问话。
「当然不是。」李元雨反驳,「我只对我喜欢的对象这样。」
唐善一听,错愕地停下脚步,望向李元雨,对方神情复杂,带着埋怨的情绪看他。
「李先生,你喜欢的对象是指一般朋友之间的喜欢吗?」唐善打算问个清楚。他心里其实既排斥又有些害怕,偏偏忍不住好奇真相。虽然他不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是从哪里来的。
「你别叫我李先生,我听了难受。」李元雨苦笑,没回答他的问题,却纠正他的称呼。
一再被纠正称呼,唐善不耐地想:难道这是件很严重的问题吗?他就喜欢称呼他李先生不行吗?他可不觉得他们之间是能称呼彼此名字的关系。
等等!难道说……
「李先生,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请你老实告诉我。」
「元雨。请你这样称呼我。」李元雨坚持,但对他的问题却三缄其口。
唐善瞪着他许久,最后让步,「好吧,元雨,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你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李元雨没正面回答,却认可了唐善心中呼之欲出的答案。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又不是同性恋!」唐善暴跳如雷地坚决否认,情绪似乎有些崩溃地往后退开。
「你当然不是同性恋,你只是喜欢我而已。」李元雨伸手想拉回快偏离人行道的唐善,却被狠狠推开。
「别碰我!你这个骗子!你是不是看我失忆所以才这样耍我?我告诉你,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我明明喜欢女人,我喜欢跟女人做爱……」
唐善越退越远,人几乎要走到道路正中央。突然,一辆马车从浓雾中出现,马夫的大吼与马匹的嘶声大响,速度飞快的擦过唐善身侧。
差那么一点,他就要被马车辗过,他惊呆了!而且—见鬼的这里怎么会出现马车
突然,被冲过来的男人拉回人行道上,仍在惊愕中的他茫然回望对方,只见李元雨一脸愤怒。
「忘掉!」
忘掉什么?唐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满脸疑惑。
「我要你把跟女人做爱的事给忘掉!最好给我忘得一干二净!」李元雨因为忌妒而扭曲的脸显得狰狞,命令口气强势而霸道。
他怕这样的李元雨。「放开我……」唐善开始挣扎,却敌不过对方的力气。
奇怪,李元雨明明看起来纤瘦文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唐善被强迫制伏在地,脸贴着积水的石砖地,地上的湿土都沾到身上。
「你得发誓再也不会提起,我才会放过你。」
李元雨压在唐善背上,令他几乎不能呼吸,听见唐善发出痛苦的悲鸣也不肯放手。
他是真的生气了!
「快点发誓!」
「呜呜—」
「唐善,你不要逼我!」
「呜…我……发誓……」唐善痛得眼泪都被逼出来,迫于无奈,只得求饶。
李元雨这才善罢甘休,放开他,又万般温柔地将他扶起,搂着惊魂未定的唐善,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唐善神情放空,一眨眼,眼泪掉了下来。他其实并不想哭的,但他控制不了自己。好可怕,这样好可怕……
「乖,别怕,没事了。」李元雨安抚着他,用哄小孩的语气。
唐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任由他拍背搂腰。

「你要继续逛吗?我们还走不到三分之一呢。」李元雨询问他的意见。
可唐善已心生怯意,实在不愿再和对方独处。「我想回去了。」
李元雨也没说什么,小心扶起唐善,贴心地带着他一步一步往回走。等唐善渐渐恢复力气,想自己走时,已经错过拒绝的时机了。
两人回家时,杰克正准备离开,三人在门口相遇。
「天呐,你是摔倒还是被马车辗过?太惨了吧你!」杰克见到唐善的惨状,口无遮拦的惊呼。
「你已经要走了吗?」唐善脸色惨白,以眼神对杰克发出求救讯号:求求你别走,别丢下我跟他两个人独处。
杰克看看唐善,又看了看李元雨,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梭巡后,就说:「你们夫妻吵架别扯上我,我要先走了!」说完逃也似地走了。
如此一来,现在就只剩下李元雨和唐善。
李元雨将人带到客厅先安置好,卸下大衣搁到一边,随后以谦卑的姿态跪坐在唐善面前,双手放在他双膝上,卑鄙地暗自压制他的行动。
「唐善,别怕我。我最不愿意伤害你,我爱你,你得相信我。」
「但你刚刚就伤害我了。」
「那是意外……你不该在我面前提起跟其他人做爱的事情,男女都不行。刚才的事我很抱歉,都怪我实在太小心眼了。」李元雨诚意十足的道歉。
但对唐善来说,多有诚意都没用。
「浴室在哪?我想洗澡。」他转移话题,不愿继续讨论。他脑海里没有和李元雨相爱的印象,所以对方再深情都没用。
他不是同性恋,他对李元雨没感觉,以后也不会有感觉!唐善反覆提醒自己。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很清醒,却忘了,他第一次看见对方时确实心动了。
「我带你去。」李元雨很爽快地放开他,拉起他的手,牵着他到浴室去。
浴室在二楼,爬上楼梯,经过他的房间就到浴室了。
李元雨跟着他一块走进浴室。
唐善瞪着他,但李元雨无视他的目光,介绍起卫浴用品,「洗发精、沐浴乳、肥皂、洗脸用肥皂,毛巾在柜子里。」
只是介绍完了,他人却不走。
唐善退到浴室一角,全身警戒地盯着对方。浴室的门在李元雨身后,他现在是插翅难飞。
妈的!他会怎么蠢到提议洗澡呢?唐善这才有了危机意识。
「不能一起洗吗?我也全身湿透了。」李元雨使出哀兵政策,楚楚可怜的哀求。
「不要!」唐善不假思索,立刻拒绝。
李元雨表情受伤,深深叹了口气,「我明白了,我这就出去。」
没想到对方这么配合。唐善看着他打开门,跨出浴室前,还回头多看他一眼—那么哀怨,那么惋惜。
「我去准备你的换洗衣物。」语毕,男人真的离开,将门牢牢关上。
唐善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难以饶恕的坏事,很有罪恶感。可他把人都忘了,李元雨怎么能期待他会以情人的方式来对待他,更别提两个人都是同性。
不否认李元雨是个漂亮的出色男性,但是同性恋—同性恋耶!同性恋对他而言可是全新的领域啊!
唐善独自在浴室里郁闷好久,重新整理好情绪,才脱掉身上湿重的衣物。而一看见自己在半身镜里裸露的上身,他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的身体上布满青紫殷红的痕迹,那是多激烈的性事才能留下这么多吻痕。有些吻痕几乎快消失了,呈现浅黄的颜色。
这不是一、两天累积出来的战绩,怕是好一段时间纵欲的成果。
唐善不敢置信地脱下裤子,检查身上夸张且过多的吻痕,甚至难以启齿的部位也有。这要多么不厌其烦的反覆爱抚啃咬,才能这么彻底。
这是被人深深爱过的身体。
唐善双手抓紧肩膀,弯下腰来,无法好好站立。
他的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敲门声响起,李元雨在浴室门外对他说:「唐善,我把你的衣服拿来了,你要拿进去,还是我帮你放在外头的篮子里?」
「放……放在外面!」唐善喊着,语带惊慌。
他要怎么用这副身体和李元雨见面?他全身满是令人无法否认的、相爱的证据!


第二章

花费近一小时的时间洗完澡,唐善情绪复杂,围着浴巾,小心翼翼地走出浴室,不幸中的大幸是李元雨并没有在门外守株待兔。
他环顾四周,再三确认李元雨不在附近,赶紧拿衣服往身上套,穿戴整齐后,他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整个人愣在原地,没有想法。
窗外雨声稍歇,屋内安静得恐怖,阴暗潮湿的走廊上气氛诡谲。
他看见自己房间的门半开,透着一点光。
他大起胆子,走去探看,就见李元雨正读着他桌上那本文艺爱情小说。
现在想来,也许李元雨就是那本书的主人。
唐善确认后,本想退出房间,因为他暂时还不想跟对方正面相对,可退后一步,却撞到身后的门板,发出不小的声响。
该死的!唐善暗自咒骂一句。
李元雨转头过来,发现他的存在。
「你洗好了啊。」李元雨和善一笑,也不笑他笨拙。
那抹温柔微笑让唐善瞬间看呆了。他从没看过这么美、这么魔性的男人。
唐善回过神来,惊觉自己的想法,吓得倒抽口气,别过脸、低下头,不敢再盯着对方的脸看。
李元雨发出极度无奈的苦笑,从椅子上站起身。
唐善紧张地皱紧眉头,瞪着李元雨的脚,眼看他步步逼近,只得拚命往外退,退到房间外头、背部撞到走廊的墙壁为止。
「我是梅杜莎吗?」对于他明显的逃避动作,李元雨不甚愉快地调侃一句。
而唐善依旧不言不语。
「你别怕,我只是想去浴室。换我洗了。」话说完,李元雨便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人一走,唐善松了口气,脱力跌坐在地。
雨终于停歇,雨声不再,换上的是不远处浴室的流水声。想到在浴室里头的李元雨可能赤身裸体,唐善咽了口口水,有些心跳加速。
他不能再待下去,太危险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脑袋,他竟下意识地幻想李元雨赤裸的画面……
他不想承认他对李元雨有欲望!
所以他逃跑了。
在不清楚东南西北的小镇、完全陌生的环境,一个人胡乱逃窜,没有目的也不知道可以往哪里去,他只是想逃离李元雨。
直到他跑累了、体力用尽,再也跑不动,他才缓下脚步。发现四周已经是全然不同的风景,他已跑出李元雨带他走过的地方—
彻底迷失自己。
仔细观察四周,一边是类似中心广场,一边是石砖楼梯。他处于下方,好奇于上头会是怎样的景象。
他正想往上走,却被叫住。
「唐善先生!真巧,在这里遇到你!」
穿着巡警制服的女警向他走来,边走边将不合身的裤子拉好,笑容开朗,似乎跟他相当熟识。
「你认识我?」
女警愣了一下,奇怪道:「我当然认识你,全镇有谁不认识你。你怎么了?怎么会问我这问题?」
「为什么全镇的人都认识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唐善反问。
「你是李先生的伴侣,镇上谁不知道你。啊……糟糕,你该不会又失忆了吧!」女警回答后才反应过来,中气十足且高八度的声音有些刺耳。
唐善耳朵隐隐作痛,抬手掩住一边耳朵,退开一步,跟她拉开距离。
「李先生怎么没跟你一起?」女警探头看向唐善身后,没有任何人。
「李先生是指李元雨吗?」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哪个李先生?奇怪,李先生怎么会放你一个人?没道理。」女警满是疑惑。
而唐善一点也不想解释。他追问:「李先生是很有名的人物吗?」
女警大笑出声,好像听到什么很荒唐的问题。
唐善尴尬不已。难道这是什么愚蠢的问题吗?
停下夸张的笑,女警回答,「李先生是镇上的管理人,类似镇长的职务。」
「类似镇长的职务?不算是镇长吗?」
「不能算是镇长,我们这里不归政府管辖,严格来说李先生就像是这里的国王喔。你的伴侣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女警摇头感叹,「要是我再年轻个十几岁,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爬上李先生的床。」
去爬吧,我也肯定不会介意,完全不会阻止你。唐善在内心呐喊。但这种不礼貌的话他还没胆说出口。
「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四处看看,你能陪陪我吗?」唐善提议。
「不行呐,我待会还得继续巡逻。不过我能找个镇上最闲的人来陪你。」女警立刻朝对讲机说话,「有谁在510区……去叫杰克过来603,唐善先生在这里。」
没多久,杰克就出现了,他臭着一张脸,一来就对女警大发牢骚。
「找我干么?我才刚要睡耶。」他没好气的说,又瞪唐善一眼。
女警豪气万分地出手敲了下他脑袋,「你这家伙!对唐善先生礼貌点!」
「你干么!很痛耶!」杰克抱头大喊,赶紧躲到唐善身后,将他当作挡箭牌。
「别以为你躲在唐善先生后面我就拿你没办法!」
「你还想怎样?女魔头!」
「你!」女警拿着警棍越过唐善,就往杰克身上招呼。
无辜的唐善夹在中间,连衣服都被杰克扯乱。
女警泄愤之后,拍拍唐善的肩说:「抱歉,让你看笑话了。杰克对镇里的大小事都很熟悉,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我要继续巡逻了。」
杰克确认她是真的离开后才放开唐善,却发现唐善的衬衫被他抓皱了一片,怎样也恢复不回来。他咒骂一声,费力地想把皱巴巴的衬衫拉平。
「完了、我完了。我会被李元雨给杀死。」
唐善转头,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杰克半颗头。
「你为什么不乖乖待在家?还跑到外头来,李元雨知道你跑出来吗?」杰克最后恼羞成怒的放弃,不想再管衬衫怎样。
唐善不合时宜的沉默。
察觉到气氛不对,杰克猜,「你没跟他说是不是?」
唐善转过身,一脸有口难言的模样。
「喔,你真的很麻烦!」杰克翻白眼,掏出手机就要拨号。
唐善连忙压住他的手,并抽走他的手机,动作俐落地切断通话。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签到天数: 152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金币
1409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12685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2-3-29 22:18:08 |显示全部楼层
這文題材很不錯阿,這種文挺有萌點(?
鲜花(4)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407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871 枚
威望
8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52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2-6-26 09:47:45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413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154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44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6-7 12:46:0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