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让我们一起爱这个世界吧》作者:keitakoy【4月24日更新至语涵side】偏颓废。不喜勿点

查看: 11|回复: 11

[言情小筑] 【首发】《让我们一起爱这个世界吧》作者:keitakoy【4月24日更新至语涵side】偏颓废。不喜勿点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725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98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 点
帖子
180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20-4-23 19:12:14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keitakoy 于 2020-4-24 17:48 编辑 ; d8 p3 O7 s& _' ?% V/ a, U* Y2 {

( ^  W0 u2 |4 o* g0 L9 m陈语涵side6 @. P7 `2 ?3 `% R  m) c- v
语涵喝了酒,走上了天台。天台是她按照心情布置的模样,跟院子里的岁月静好相比,这里简直寒酸到不能见人,几个柱子搭起来的棚下,放着一张竹木床,上面还有一张毛毯。语涵讽刺的笑了,岁月静好个鬼,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她一点都不喜欢这样所谓的岁月的静好。她只想当个安静的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今天是那人的忌日。她一大早就收拾好自己,买了些祭祀用品,拖到了下午,才过去拜祭他 ,她在他的墓碑前说了好多,讲了好多她的近况,说她搬家了。说她跟邻居们的关系都很好。遇到都能说几句,有些邻居还会邀请她去他们家吃饭等等。越讲,语涵自己都觉得她真的过得很好。她本来想着那么晚,应该就不会碰到其他人了。没想到,还是碰上了。是他的家人。也是语涵最不想碰到的人。他们说,看到她现在活得那么好,他们也就安心了。不枉当时他救了她。是啊,她是要活得好一点,不然怎么对得起他。语涵无法忘记,在墓地里,他的母亲拉着她的双手说,“孩子,好好替他活着。”那一刻,语涵觉得自己的脖子被掐住了一般,喉咙干涩,呼吸停止。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笑着回应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心不断的下沉下沉下沉,像一个橘子从二楼掉下,完好无埙的外皮包裹下的是一片支离破碎的内在。
( M: z, @1 n1 ~' }
" b( [/ F9 T: g9 g6 V0 n贺宇辰side
7 V: g/ ^& X: h. x% w( X贺宇辰看着不远处天台上的女子,一脸颓废的坐在地上,靠着柱子。这次的她跟平时的她很不一样。之前的她都面无表情,周身布满黑颓,跟白天笑脸迎人,积极向上又岁月静好的模样完全不一样。贺宇辰其实是不喜欢她的,甚至有点讨厌她。白天对着人群,那么的明亮照人,对谁都笑脸迎人,身上充满了正面能量。跟他完全不一样。晚上到了天台,就一副世界与我何关的模样。对他更是无视。是的,无视。白天明明温柔的笑着送给他荞麦面,晚上在天台看到他,却无视过去了。第一次是这样,之后,只要他上来就会看到她,她也会看着他,但是她都无视他。几次过后,贺宇辰表示,他也无视她。无论是白天的她,还是黑夜的她。这个双面人。他不喜欢。
) G$ {# u0 n) n0 W  w1 n今晚的她跟之前都不一样,周身的黑暗似乎要把她给压垮,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喝酒,看着她手边的啤酒,只是一点啤酒,竟然能让人那么颓,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他不喝酒,但是他知道很多人喝多了都会发酒疯,但她好像就是静静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贺宇辰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跟之前的每一个晚上一样,静静的看着他,即使她在跟他对视过后,就无视他,但他还是忍不住的静静的看着他。他也不知道就这样盯着她是为了什么。想了想,这可能就是他不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吧。) Q; ?3 o9 \5 G& }: w: r% `4 v" W8 {

0 P8 I  E' i' ~* C6 |' g陈语涵side
* \0 J# j8 T* I4 k. k3 u语涵看着不远处一直看着她的邻居。啊啊,她知道他。刚搬来的时候,她就给邻居们送过荞麦面,那时候他也是像现在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时候他甚至没有伸手接过她的搬家礼,最后还是她把荞麦面放到围墙上,说,其实这个荞麦面挺好吃的。那时候的她是什么表情来着?啊,对了。笑容满面,眼睛都笑成月牙状般的笑容。当晚,她撤下了白天的伪装,上到了天台,躺在竹亭里的竹板床上,一只脚还搭在竹板床背上,怎么看怎么流氓的那种。就是这样的姿势才让她放松。白天太累了。她希望最起码晚上的时间,让她可以做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收回了搭在竹板床上的腿,仰躺转成侧躺,慢慢的屈起双腿,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腿的同时,也把毛毯裹住自己。头埋在双膝间。隔绝所有东西,这一刻,世界与她无关。; \$ N! h) D+ C* u
侧躺的时候,语涵看到了白天对她漠视的邻居,此时正在看着自己。语涵看着他,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两人都没有言语。如果是白天的她的话,她一定会笑着打招呼,还会寒暄两句。只是此时此地,她只想一个人。于是语涵也顺从自己的心意,无视。+ ]5 T' g/ c7 h' @1 [6 m9 V/ N: \0 o# p
语涵能察觉到那道目光一直看着自己,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想理会。# J; e5 r3 t" V: }; K
从那天以后,隔三差五的晚上都会在天台看到他。他们有时候会对视一会儿,然后双方都无视彼此的存在。语涵很喜欢这种状态,或者也可以说,她很喜欢能给到她这种状态的这个邻居。这样的状态下,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真是奇怪的安全感来源。可能因为,这世界上总算有一个人知道,其实她并不是那么的正面积极。所以她有种安心感吧。其实她很羡慕这位邻居,从第一次看到那位邻居开始,她就很羡慕他。他可以遵循自己的内心活的坦荡。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想接话就不想接话。你是谁,快点滚,第一天她都能从他那种面无表情的脸里读出这样的信息。怎么有人可以活的那么真实。真实的那么可爱。
+ S, N  f' |  E' j她啊。真的是超级羡慕他的。
( ]' I. P" N) a: w( d$ S  T语涵抬起头,看着他,扯出一抹不算笑容的笑容,说,哎,我好羡慕你。
4 M, L9 J" m! Z( T* x  j. }' E7 i3 n7 A8 H- z, w
贺宇辰side
! r2 i  X  n3 H  z) f. b贺宇辰从那天晚上之后,变得更加讨厌那个女人了。明明一直都无视他,却突然说羡慕他。说完就躺在地上环抱着自己,又继续跟之前一样无视他。贺宇辰只用了一秒就从震惊中抽离,看着她,觉得讽刺极了。这就是所谓的羡慕。羡慕他什么?羡慕他害怕人群?羡慕他每天躲在房间里自己唱歌给自己听?羡慕他不快乐?从小时候读书的时候开始,每个班主任给他的评语都是,要融入人群,快乐一点。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融入人群,那时候的他见到人都觉得害怕,害怕去学校,每天都要硬逼着自己去面对,快乐?怎么可能快乐?就算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跟人相处。
; E+ y  o6 \. t6 H# q$ q$ s而那个女人竟然羡慕他。明明她一副知己满天下,得到全部人的喜爱,乐于助人又来者不拒。每天都早起跑步,从一个人晨跑,到和隔壁的隔壁的男主人一起晨跑,每天都有说有笑,看着就是幸福满满,羡慕他什么?
) x* a. T5 n  q% I# U# I0 ^$ `第二天晚上,贺宇辰又上了天台,跟之前的每一天一样,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他以为她会跟他说些什么。他不知道如果她跟他讲话的话,他要给什么反应。然而做了一整天的心里预设,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在天台看着她,她却跟往常一样,什么都没说,只是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又再次环抱着她自己。就像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 \# e9 k: E$ K呵。他怎么就被这个女人一句话就乱了一天呢。对方明明就一点都无所谓。就像一句戏言。当真的他,真的是,
# P9 ?. v/ A  P逊毙了。
" F8 y' j3 Y0 r0 T; f- K/ D; O" x8 A. `7 d0 A3 G6 s: X6 `) G
陈语涵side
! P1 A! `5 u, s; e: X- R语涵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天台地上睡着了,起来的时候鼻子塞塞的,脑袋也有点晕晕的,感觉是受凉了。也对,虽然才刚入秋,但是晚上还是有点凉的,她就这样醉醉的在地上躺了一晚。想不感冒都难。语涵吸了吸鼻子,感觉还好,症状不算严重,吃个药出一身汗估计就能好了。她不能生病。要尽快好起来才行。% N! j* h- s+ |4 ~
语涵跟往常一样,仿佛自己没有在感冒。到了晚上,吃了药,上了天台,她立刻就看到了那个她羡慕的邻居。他们对视了一会,无声的做了个交流。她就往竹床上一躺,跟平时一样。
8 u3 T3 P# T4 `/ y' J第二天起来,语涵发现自己好多了。回到屋里准备晨跑,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他的母亲。语涵笑着迎接她,带着她周围逛了一下,陪伴了她一整天。临走时,她亲切的握着语涵的手说,孩子,看到你现在这样,我就安心了。你没有辜负他,他应该也会开心的。; d/ m! o' T) w( @# `: R
接下来的几天,语涵每天早上都会在门口看到他的母亲,语涵都热情的招待她,告诉她的日常,也给她看了她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她就坐在语涵那被月季围绕着的秋千下,笑着看语涵看顾那些花花草草。临走也总是欣慰的说些安心的话。  M, Q) Z, l" n
语涵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她只知道,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刻都是折磨,就像一把钝刀,一刀一刀的割在身上,不致命,却疼痛无比。
3 e; R8 Q: d2 ^: Q  V, T! G, V; L然而,今天她临走说却说,孩子,我跟你叔叔明天就要走了。看到你现在这样,我们也就安心了。孩子,好好活着。他在上面看着也会开心的。
  w( S$ T. ^2 L# `( X语涵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身影,只觉得自己全身力气都被抽离,她跌跌撞撞的回到屋里,爬上了天台,在竹床下面找到了医药箱,她打开医药箱,拿出一把刀子,往自己手臂上一划。
8 x, c1 P- V( e9 M' W6 Z# I: C1 R1 r! j( e- ~" `# Z, m+ P" A0 r" L6 y+ S
贺宇辰side
6 Z/ [7 T" n- b9 p/ {0 `这几天贺宇辰都告诉自己不要再上天台,不要再去看那个虚伪的女人。却总是忍不住半夜上去,就看一眼。贺宇辰觉得自己可能有病。白天他看着她跟一位像是她母亲的人说说笑笑,那个女人临走时都会亲切的拿起她的手,说些不知道什么。估计都是一些贴己话。
0 j2 q2 ~8 F& Z- V& `  j1 ~) x  U这天,贺宇辰在天台上看着那个女人又再次拉着她的手,贺宇辰只觉得讽刺。这个女人,羡慕他?真的是笑话。他竟然被她这样一句玩笑话弄得心神不宁,真是好笑。
) E5 l; i& W: L; ?4 t) n$ ]贺宇辰刚准备转头走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女人出现在天台,贺宇辰立刻止住了前进的脚步,转过身,等着她看他,她却像没有发现他一样。跑到了竹床拿找东西,然后就看到她找到了一个箱子,她从里面拿出一把小刀,往自己手臂上划。贺宇辰看着鲜红的血不断的冒出来。( b* Q- r/ [7 N1 c& N  L+ f$ @
“你在干什么!”
* |  Y) v& r( O# y这时,那个女人好像才发现贺宇辰一样,她喃喃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贺宇辰一个字都听不到,他立刻拿起之前就放在长梯子,架在两个天台之间,爬了过去。那时候他是想爬过去揍她的,没想到,现在真的派上用途了。只是是为了救她。/ _) `5 c3 V& ]& @7 ~9 ~
贺宇辰立刻按住她的伤口,止住出血的速度,正当他准备问有没有药箱的时候就发现旁边就放着一个药箱。里面凌乱的放着绷带止血剂。他冷着脸开始帮她包扎。没想到被她满手的伤痕给惊讶到。) ?! ?' p# p7 i) `# b3 N4 R
“痛…”
+ a& s! A' n: o2 S+ W贺宇辰没有接话,只放轻了力度。
. ^% _0 o! u8 m“为什么要救我?”
! C, `( j0 ~4 W# X8 {8 g% p8 w! K贺宇辰就想破口大骂的时候,听到她继续说:" b% y8 t7 g- `% K2 e& A
“为什么救了我,他自己却走了?然后我却不得不背负他的生命好好的积极地活下去。活着已经好累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活着,更何况是好好地积极地活着。每个人都跟我说要积极地活着,却没有人告诉我,怎样才能好好的积极地活着。于是我开始模仿他的生活方式,过得一副积极向上岁月静好的模样。但其实,在被他救之前,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要去死,现在,我连死的念头都不敢有。你看看,我的手臂。”
8 k! l" a: G8 J6 F  L( x语涵拉起袖子,解开刚刚才包扎好的伤口,让贺宇辰看她手臂上的伤痕。一道一道布满整个手臂,新增的那道伤口更是触目惊心。语涵再次的拿起绷带,准备给自己包扎,却被贺宇辰拿了过去,开始帮语涵包扎。/ ^8 S3 y8 r! x  f* f. W' ~/ j
“每次我都只能不轻不重的划着,我不敢下死手,我怕死了就对不起他付出的生命。其实我很怕痛,每次划下去的时候,都好痛好痛。看到血一直往外流出来,我就开始自救。我不能死,我好怕痛,但我好难过。我难过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u, O) A- E' d. E5 F" ?- w
前几天是他的忌日,我去拜祭他了。我跟他说我活得很好。很快乐。认识很多人,跟邻居相处都相处的很好。但其实说出来的话,不要说我,他一定也不相信。然后我再回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家人。他们握着我的手说,要好好替他活着。那一刻,我真的想死。; m3 O2 E1 O: v' l
我每天晚上都在天台这里睡觉,是因为整个屋子都被我布置的很温馨。我只要看着就觉得好压抑,我没有办法待着这样的环境里。白天的时候还能勉强自己,到了晚上就不行了,整个屋子,包括院子,还有哪些花花草草,都在无声的嘲笑我,嘲笑我对它们毫无办法。; s( S0 x" }" `  y+ l% i( J* b
这几天,他母亲都来找我,来确认我是不是没有辜负他们儿子的生命,他们不是来确认我有没有好好活着,是来确认我有没有替他们儿子好好活着。0 K( p- W  P  a: W
所以你看,我不能死,我都准备的好好地,我不会死。但是,我真的好想死啊。”
6 J, H* W( O* }& Q" }, T* d贺宇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她旁边,看到她睡着之后,才抱起她往竹床上躺好,盖好被子,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下意识就环抱自己睡姿的人,心里默默的做了一个决定,然后转身沿着梯子爬回自己家。0 `% D1 F3 S- U9 S  `. H% f

/ E) e$ J; b8 N4 F$ z===未完待续===
( k- K3 O/ f$ B这是情绪下的产物,  [% y2 Z+ K9 y6 O0 U* q5 d
不接受任何指点。- R# e6 J" ]2 v- H" z% F! Y* f
. z, ~. j/ t0 `: o+ T1 N% U0 \/ ]0 z/ u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金币
81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81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4-23 21:52:4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725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98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 点
帖子
180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20-4-24 17:48:06 |显示全部楼层
陈语涵side
0 R% L$ V1 v1 d* Z/ s( q) l# \. Z语涵此刻站在隔壁邻居的客厅里,还没有缓过神,她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她昨晚自残了,睡着了,起来了,要去晨跑,看到昨晚的隔壁邻居,他把她拉过来了。然后他说,他说了什么?啊,他说,以后就待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9 b+ ^# k# J+ i2 y$ L) k语涵正准备要问个清楚。
! l( q6 F' p; H* ~) h$ P* T( U“不用笑。可以不用笑。”" W1 C( m1 g" }* ?% s
嘴角上扬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上扬。; |$ U" h& t  g% J  n7 _8 U
“说了不用笑。不想笑可以不用笑。”: N6 I3 F7 x- J
语涵看着邻居一脸认真严肃,渐渐的收起了笑容。
( e6 Q# S  \( _$ s“我不能待在这里。”
% `# K! x' q) X) M6 `& Q4 B/ y“你就待在这里。”
3 d; l6 o; V1 r( m6 A什么意思?她待在这里的话,那那座房子怎么办?他怎么办?
, x% [6 M, h  q0 R3 V“待在这里,做回你自己。”, N+ \9 Q4 h% e* K
语涵呆呆的看着搭在自己双肩上的双手,眼光沿着手臂移到了双手的主人脸上。- P9 S7 w' b4 Y9 V' t& ]  g; ~9 B
不可以的。不可以这样的。她不能做回自己的。她做回自己了,他怎么办?他的家人怎么办?她要好好的积极地活着的。她不能做回自己的。不行的。她不能辜负他的。
( b. U, b2 a1 D" D. w! u' Q4 K“你听好。我说待在这里就待着这里,房间在二楼右手边第一间。待会会有人送床和生活必需品过来,到时候你要跟我一起把床搬到你房间。”
; X7 j" B0 j4 y- _1 A“可是,我…”. z* m! r* p2 f  t3 s& `
“没有可是。你只能待着这里。”, h9 A" j2 `  W$ L  \0 H
* n( b' f! a& A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77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4-24 19:58: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支持写的很好哦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金币
6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9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3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4-26 09:07:10 |显示全部楼层

) E8 P8 g  G. w) a$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金币
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4-28 23:08: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 _)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725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398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 点
帖子
180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20-5-1 14:48:50 |显示全部楼层
贺宇辰side* i6 @8 _& }! p6 r
贺宇辰看着院子门口笑着谈话的两人,眼神暗了暗。陈语在这段时间住在这里,已经有点改善了。最起码现在她不是每天都要去晨跑,也不会每天端着个笑脸,最起码在他面前,她有比较恢复原状,虽然效果其微,但也总比每天在她那里好多了。现在她不用每天晚上都跑到天台那里去,会自觉地去次卧那里躺着。而她也在他强硬的态度下,不再想着要回去整理她那个岁月静好的院子和房子。倒是天台的竹棚移到了他家天台上。偶尔她还是会在那躺着,他都静静的陪着,跟她没搬过来一样,唯一有变化的,是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吧。
" T: w( f8 u/ n$ }. n2 r: x贺宇辰看看了手表,他们已经聊了十五分钟,他差不多要出去了。不然今晚估计她又开始难受了。明明不喜欢跟人接触,却还是要压抑自己,对每个人都那么友好,就算没有话题,她也会一脸笑意。不会让人觉得尴尬。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过她生无可恋的样子,他根本没办法相信,她们是同一个人。+ d  k# W6 A0 I' T8 g& g
贺宇辰想起之前那个心理医生的谈话,眼神冷了冷。她这样的状态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而且是隔一段时间就会加深催眠,可以庆幸的是,陈语她不玩网络,所以这个人必定是现实里跟她有接触的。可能不算频繁,他现在对她还不算了解,没有办法找出那个人,现在他首要做的就是隔绝以前跟她有交集的人物。& P$ l. ~' c, X% X' T) B- J
“陈语,回来。”贺宇辰看着那明显放松了的肩膀。" Y* F" _5 T3 \3 e" j5 M
“我说阿辰,你也不用看的那么紧吧。我才跟她聊了几分钟而已。”肖正笑嘻嘻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好友,真的是越长大越不可爱。
" g) T+ s# X! k" c8 F“那我先回去了。你回去小心。”语涵迫不及待的转身回去。9 g# }+ a# Z+ g: Z' x/ R3 ~. m, D
贺宇辰看着步伐匆匆的往自己走来的陈语,嘴角微乎其微的上扬。. [. ]  R! a; z
肖正看着这一幕,挑了挑眉。转身离开。- C+ {, g( @  `0 F
贺宇辰揉了揉语涵的头,“回去吧。”3 @% L& f- c! t0 }  E
贺宇辰依然能感受到陈语涵下意识绷紧的身体。但他依然故我。为的就是让她习惯。) S' ?+ [3 P% u
“嗯。”语涵轻轻的点了点头。. \1 m! Y/ M% |$ ^2 j, L3 x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5-9 19:48: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金币
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442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5-14 02:27: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0-5-22 20:15: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